|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祖宗嫁到 > 第399章 你太吵了
  上朝面圣?

  许多朝臣心中疑惑的很,难道说圣上已经把乱贼剿灭了?

  在军士强硬的催促下,这些朝臣们只得穿上了朝服,去皇宫的路上还带上了自家的护卫家丁,虽然知道下人不是这些军士的对手,但起码心里头也能有点安抚。

  这一路上,朝臣们就发现大街上一个百姓都没有,除了甲胄上带着血迹还在巡逻的军士之外,就剩下他们这些赶着去皇宫的。

  大街上的气氛变得十分肃杀。

  当到了皇宫之后,朝臣们心中更加惴惴不安,这三步一岗,全副武装的军士,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进了太极殿,朝臣们见到同僚,松了一口气,赶紧走到自己相熟之人身边,低声询问。

  大殿中除了满脸煞气的将士之外,朝臣们没有见到齐成帝,也没有见到两位皇子。

  见将士没有管他们,朝臣们难掩心安,可他们同样也不清楚昨晚外头发生什么事,只能焦灼的等着齐成帝来上朝。

  陆陆续续的,朝臣们已经到齐了。

  等了又等,正当朝臣们越发焦躁之时,终于有人从后殿徐徐走来。

  但当看到走出来的两人之时,朝臣们皆是一愣。

  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们两。

  特别是看到竟然有女子出现在太极殿,暗中皱眉不满的人更多。

  纪伏寿和池齐光依然穿了一身甲胄,特别是纪伏寿身上的银甲,还有暗红色的血迹。

  但她没有带头盔,且她那张脸和身材,一看就是个女子,绝不会有人认错。

  纵然是有军士在一旁神色冰冷的驻守着,还是有朝臣开了口质问。

  中书令王钰沉着脸,开口问道,“尔等何人?圣上呢?”

  纪伏寿和池齐光来到御案之后,池齐光落后纪伏寿一步,且还让纪伏寿站在了正中间。

  此时听到王钰的问话,纪伏寿神色淡淡的,“昨夜里三皇子大逆不道,带两万私兵杀进宫门,把宫里的宿卫和北衙禁军全部杀死,伪造传位圣旨之后,便把圣上杀害了。”

  朝臣们一脸震惊,没想到三皇子如此心狠手辣,竟然做出了弑杀君父的事。

  王钰眸中却划过一抹狐疑之色,看着纪伏寿和池齐光,问道:“那三皇子呢?”

  纪伏寿直直的看着他,直言不讳的说道,“死了。”

  朝臣们又是一阵喧哗,齐成帝死了,三皇子也死了?

  王钰又问道,“三皇子因何而死?”

  纪伏寿眉目不动,“被我杀死的。”

  朝臣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越发大了,皱眉对着纪伏寿,尚书令这一回也出声了,“为何要杀三皇子?”

  纪伏寿反问道,“弑杀君父之人难道不该杀?”

  一时朝臣们哑口无言。

  王钰眯了眯眼,“既然三皇子弑杀圣上,罪大恶极而死也是应该,圣上驾鹤西去,那么我等很应该现在就去请四皇子来主持朝政才是。”

  纪伏寿双手撑在御案之上,微微俯身,突然笑了笑,“哦,不用去请四皇子过来主持了。”

  王钰神色一变,“难不成四皇子也死了?”

  这一下子,朝臣们看着纪伏寿和池齐光的眼神就很不对劲了。

  纪伏寿迎着这些眼神,从容的说道,“昨夜三皇子派人去包围了四皇子府,为了把自己登上帝位的拦路石搬开,三皇子把四皇子也杀了。”

  池齐光说要去处置四皇子,等他重新回到宫中见纪伏寿,便告知纪伏寿四皇子已经被他杀了,对大齐皇室,池齐光从来不会心软。

  四皇子身为齐成帝的子嗣,不死将会是纪伏寿登基的最大阻碍,池齐光自然不会让她烦恼这事,有三皇子逼宫在前,将四皇子的死全都推到三皇子头上,最好不过。

  这一下,朝臣们的脸色当真是变了。齐成帝死了,大皇子疯了,二皇子死了,结果现在三皇子和四皇子也死了?

  纵然纪伏寿将所有罪过都推到三皇子头上,朝臣们也不信。

  “你们到底是何人?想要做什么?”王钰的心中渐渐弥漫着一种不详的感觉,一个让人震惊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

  纪伏寿直起身子,池齐光这一会儿动了动手,将御案之后的龙椅往后拉了拉,然后朝臣们就眼睁睁的看着纪伏寿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之上。

  “大胆!谁许你坐在上头的?”

  “混账!你一个女子出现在太极殿已经是荒唐至极,竟然还敢亵渎龙椅!”

  “你赶紧下来,龙椅岂是你能玷污的!”

  满殿的朝臣,对纪伏寿厉声呵斥,满脸沉怒的横眉冷对。

  纪伏寿充耳不闻,任凭这些人对她指手画脚。

  池齐光却不满的皱眉,拿起价值千金的镇纸往殿中一扔,“啪啦”的声音响起,这些怒骂声突然戛然而止。

  殿中静了下来,池齐光开口道,“我出身英国公府,这位是我的内人,河东纪家现任族长。”

  听闻他的话,朝臣们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位就是素来很少见人,传说中身子骨不好,命不久矣的池齐光。

  但看他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又哪里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再一深想,看今日之局面,有朝臣心中想到:难道英国公一直以来都在骗人,就是为了做今日这种以下犯上的事?

  纪伏寿接着他的话,淡淡的说道,“大齐从今日始,覆灭了。”

  朝臣们哗然,她这话已经昭然若揭了。

  当下就有御史出来,愤怒的指着纪伏寿,破口大骂,“尔等乱臣贼子,休想以下犯上!”

  “砰砰砰”

  一阵整齐的撞地声响起,吓得这个御史愣住,就见一直在殿中像个雕塑一样站着的军士齐齐拿着手上的长枪敲击地面,目光冷冷的看着御史。

  见自己被吓住,御史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紫胀,带着一抹恼羞成怒,更加跳脚的骂着纪伏寿,口沫横飞。

  他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是仗着纪伏寿不敢杀他。历来要做开国皇帝的人,都要向朝臣表现自己的仁慈,且杀一个谏言的御史,可是要被骂昏君的。

  纪伏寿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猛地站起身,一脚将身前的御案踢了个翻滚。

  “砰砰砰”

  “你太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