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如千千所言,我们在石柱后面看到了一个中年女人。只是,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不由地吓了一跳。如果这个世界有丑得不忍直视的女人,那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排得上号。她脸上全是刀痕,皮肉外翻,鼻子和上嘴唇连在了一起,眼睛没有眼皮

  ,耳朵只剩下了一只,也不知是不是被人毁容了。

  看到此种情况,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媚娘长得如此之漂亮,这个丑得无法直视的女人会是她母亲吗?

  不像,一点都不像。但不管像不像,我也得上前确认,毕竟千千锁定的就是她的生命气息。于是,我朝前走了两步,来到中年女人前面,问道:“请问,你是杨……”

  哪知,我的话还没说完,中年女人突然抬起头,用她那双没有眼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随后声音颤抖地吐出了两个字:“媚儿?”

  听到中年女人喊出来的两个字,我愣在那儿,登时没有反应过来。要知道,媚娘名叫杨媚儿,中年女人口中的媚儿,叫的就是媚娘。显然,中年女人盯着看的不是我,而是我后背的媚娘,她认出了媚娘。至此,如果我不是木头的话,就应该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中年女

  人就是我们苦苦寻觅的媚娘母亲。

  我不是木头,一愣之下,当即便反应了过来。

  “请问你是媚娘的母亲,杨阿姨吗?”我打招呼道。

  然而,中年女子仿佛根本就没听到我说话,她径直站起身,冲到我身前,一把捧起媚娘的脸庞,老泪纵横:“媚儿,果然是我的媚儿,想不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我的媚儿……”看到此等情形,我已经可以确定,眼前的中年女人就是媚娘的母亲,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只有一个母亲见到自己的女儿才会如此之老泪纵横。我站在那里,没有打扰媚娘的母亲,而是任凭她捧着媚娘的脸

  ,任凭她喃喃自语,直到她情绪平复下来。

  金四爷他们见此情况,也从后边走上来,站在了我身后不远处。

  良久,媚娘的母亲才恢复过来,她擦干眼泪,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我:“你是谁?媚儿为何会吃假死药?为何会遭受如此严重的毒雾阵反噬?”

  一连三个问题,后两个问题精准地点到了媚娘症状背后的原因。

  如果不是熟悉毒雾阵和假死药的人,绝无可能一切就中。

  这个世界,除了媚娘的母亲,还有谁能做得到?

  “你是媚娘的母亲杨阿姨吗?”我一时兴奋,顾不得介绍自己,问道。

  “我是杨钰,你是谁?和我女儿是什么关系?为何会背着我女儿?”中年女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果然是媚娘的母亲。

  “我叫龙九,是媚娘的……”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纠结了一下,自己和媚娘是什么关系,坦率地讲,我也说不清,不过我很快便恢复了过来,“是媚娘的朋友,终于找到你了,杨阿姨。”

  “你们来鬼门囚牢就是为了找我?”杨钰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同时也朝我身后的洪胖子他们扫了几眼。“是的,杨阿姨,我们来鬼门囚牢就是为了找你。”我一边说一边招手让洪胖子帮忙把媚娘从我后背放下来,“在神斧人门的时候,我们被人面巨虫追杀,媚娘为了救我们,在紧要关头施展出毒雾阵,结果被

  毒雾阵反噬,身受重伤。后经人指点,得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杨阿姨你能救媚娘,于是我们便找了过来。”

  “你们为什么来劈龙岭?”杨钰突然话锋一转,冷冷问道。从这句话的语气中,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制造藤家惨案的那个毒娘子。

  “我来劈龙岭是为了救人,同时找我三爷爷。”我如实道。

  “龙三爷是你什么人?”杨钰冷声问道。

  “我是龙三爷的孙子。”我道。

  “你就是那个三百年一出的左眼龙?”杨钰的声音稍稍缓和了一些,不再那么冰冷。

  “是的,我左眼瞳孔里有条龙。”我点了点头。“时间过得真快,二十五年过去了,连新一代的瞳孔龙影都长大了。”杨钰走到媚娘身前,轻轻地抚摸着媚娘的头发,喃喃自语,“龙三爷没有说谎,你果然来了,只是,你不该来这里,你们都不该来这里。

  ”

  “杨阿姨,你知道我会来劈龙岭?”杨钰显然知道当年之事,我忙问道。“二十五年前,你三爷爷策划劈龙岭事件时,曾说过一句话:不管遭受什么样的痛苦,都请坚持住,二十五年后,新一代的瞳孔龙影会来解救大家。”讲到这里,杨钰猛地抬起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不

  过我估计,龙三爷只说对了开头,却说不中结尾。龙九,你连人面巨虫都敌不过,拿什么来解救大家?更何况,你竟然来到这里,难道你不知道鬼门囚牢只能进不能出吗?”

  “杨阿姨,进入囚牢前,我就听说了囚牢只能进不能出。”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进来?”“媚娘为了救我,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放弃。”我顿了顿,朗声道,“作为一个男人,如果因为害怕丢命而错失救治媚娘的机会,那他就不配做一个男人。所以,就算不能出去,我也要来。更何况,事在人为

  ,我相信自己能从这囚牢里走出去。”

  “有志气,有担当,看来媚儿没有认错你。”杨钰眼中露出了一丝赞许,“龙九,媚儿随我,性子烈,主见强,常常碰得头破血流,以后你得帮我好好照顾她。”

  “杨阿姨,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媚娘的。”我一边说一边心道不好,杨钰这话,感觉像是在托孤。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龙九,待会给媚儿破解毒雾阵反噬后,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杨钰道。

  “杨阿姨,不管什么事,你都尽管吩咐。”我道。“破解毒雾阵反噬后,在媚儿醒来之前,我要你结束我的生命,然后用化骨水把我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