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联军就向正面战场的华夏军发动了攻势,仍旧是那种不惜伤亡的打法,联军黑压压一片几乎铺满了大河沿岸,士卒开始抢修浮桥,希望能够渡河,而弓箭手和玩家们在一旁掩护,种种技能爆发出来,光影迷蒙,硝烟四起!

  “挡住!不要跟敌人硬拼,我们只需要不让对手将浮桥搭建起来就可以,弓箭手退出敌方射程,听我命令!”

  “放!”

  傅尘一声令下,大军随后而动,无尽的箭雨腾空,半截浮桥上的敌军纷纷中箭,惨叫着跌入到水中,瞬间就已经被大水冲走了,不见踪影。

  没有人可怜他们,双方的士卒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这种场面在几天来司空见惯,他们不会因此而分神,否则下一个死亡的就会是自己!

  “哨骑巡逻河岸,有任何情况都赶紧前来回报,特别注意下哪边的防线比较薄弱,及时派兵支援,万不可有所疏漏!”

  傅尘的命令滴水不漏,他是一个天才的统帅,只不过张凡在的时候很难有他发挥的时候而已,如今张凡亲自率军前往边寨支援,他一样可以将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扼杀了敌人无数次的攻击。

  傲霜斗雪就立在他的身旁,手中羽扇轻摇,眼中闪动着睿智的光芒,很难想象这是多么强大的一个组合,前世双皇联手,还有谁能够抵挡?

  摆在他们面前的情势是严峻的,因为敌人不管是兵力还是玩家数量都要远胜于己方,这是压倒性的优势,一旦发生正面大战的话己方很容易被击溃,而这样的防守等同于消耗战,其中没有多少可以操作的空间,所以这两人的才华仍旧是没有发挥出来,有所保留。

  傲霜斗雪往战局中看了一眼,缓缓道:“敌人的攻势为何如此猛烈,难道又有什么变故发生?”

  今天的联军确实不同于往昔,战斗起来更加的疯狂,傅尘的眼神微微一动,道:“只有三个可能!一是大帅在边寨挫败了敌军,导致他们不得不加紧攻势,换回局面!”

  “二是乌压那厮成功截取了敌人的粮草,联军快要弹尽粮绝,所以选择狗急跳墙!”

  “三就是他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借此作为掩护,想要迷惑并限制住我们!”

  对于张凡这两人自然是放心的,这个男人曾经创下无数奇迹,让人心服口服,有他在的话边寨定然无虞,这一点根本不用的怀疑,而说到乌压,两人都有些失笑,其实一直活跃在联军背后粮道上的“马匪”就是乌压和张凡调拨给他的一千五百骑兵,正是他们成了战神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张凡当初让乌压带走了一千五百骑兵,两千步卒和120个真龙勇士,一是为了他让带领骑兵肆虐敌军后方,二也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不管正面战场的结果会如何,留下一点火星或许真的能够燃起燎原大火!

  “不失败就无法胜利”,这需要有心人去解读,究竟是何解?

  关于这一点也就龙魂战队参与讨论的众人知晓,他们没有透露给任何一个人,此时自然也不会谈起,傅尘和傲霜斗雪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浓浓的担忧和悲壮,最后摇头一叹,望向远方。

  战斗永远是最考验人的,在这种时刻可容不得多想,两人很快将心绪平定了下来,而此时远方忽然有哨探匆忙跑来:“不好了傅将军,敌人有一支兵马在上游修建大坝,想要截停河水,乘机横渡!”

  傅尘的面容微微一凝,开口喝道:“让双子星带一万五千精兵前往那里,多配弓弩,务必不能让敌人得逞!”

  自有传令官去传递将令,傅尘看了一眼傲霜斗雪,道:“看来联军这次是铁了心要尽快解决战斗了,他们已经集体出动,势在必得!”

  经过这几天来的战斗,华夏正面战场的兵力已经不足四十万,看上去好像极多,但却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因为大河实在太宽广了,每一个地方都要派兵看守,这样下来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兵马可以调动,让双子星带走一万五千人马已经是极限,再多的话防御线就会出问题,一旦被人突破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最多再有两天的时间,我们的兵力就无法守护全境,终究被会敌人找到机会,那时候可就被动了!”

  傲霜斗雪皱眉沉思着,忽然他微微一顿,开口道:“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联军的兵力有压倒性的优势,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而那时我们将极为被动,依我看不如主动一点,或许会有奇效!”

  “主动一点?你是说……”傅尘心里一惊,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默然无语,思考着计划的可行性。

  “是的!”傲霜斗雪点头:“既然一切都无可避免,或许我们可以主动卖对方一个破绽,让敌人的先头部队渡过大河,再设计将其歼灭,至少这样我们可以掌握主动权,站在有利位置!”

  “这太疯狂了,容我想想!”傅尘并没有否决,他不是那种墨守成规不懂变通的人,战斗总是免不了要做出取舍,一切只是看值不值而已!

  傲霜斗雪轻叹,他何尝想如此,不过华夏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本来实力就处在劣势,一旦被敌人率先发难,那可真就全盘皆输了,这样做或许还能有一战的机会!

  思索半晌,傅尘也沉重的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一定要计划完全,一旦被敌人瞧出破绽,那我们可就真的是引狼入室,会成为千古罪人!”

  华夏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他们耗费了无尽的心血,自然不想就此落幕,退出争夺的舞台。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傲霜斗雪面容冷肃,然而还不等他将话说完,又有哨探前来禀报,言称长河下游有敌军强势突进,正在渡河!

  “什么?”两人的眼睛瞬间收缩,上下游同时发难,敌人到底想干什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