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的消息像病毒扩散一样的快。大街小巷,街头巷尾,人们一旦聚拢在一起,聊不上三句就开始对此议论纷纷。

  到了下午的下班时间,岸本正义直接就走了。他身为老板,从来不以身作则的秉承日式加班文化,而是到点就要下班。

  不但如此,他也不遵循日本工薪族男人下班之后,不会马上回家的传统,而是会去居酒屋里面喝得醉醺醺的才回家。这对于有钱的男人而言,最好的消遣地方莫过于银座的俱乐部了。

  岸本正义一到家,屁股还没有来得及坐下,酒井理惠就神情紧张道:“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暴跌。”

  “能不能有点新鲜的话题?今天,我两只耳朵都听起茧子了。”岸本正义着实快要无语道。

  “你就不担心吗?”酒井理惠疑惑不解的盯着他在看道。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真正应该去担心的是美国政府,是华尔街。再说,光凭我一己之力就能够把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止跌拉升吗?”岸本正义坐了下来,背靠在沙发靠背上面道。

  “这应该对你公司的相关业务会发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吧!”酒井理惠坐到了他的一侧,关心道。

  “负面影响自然是有的。不过,那都只是账面上的一些损失。我只要不抛售相关互联网公司的股票,那么它们在今后总是会再涨上去。”岸本正义平静道。

  “万一它们破产清算了呢?”酒井理惠反倒是忧心忡忡道。

  “不会的。我投资的那些互联网公司都是非常的优质。困难只是暂时的。它总会过去。风雨之后,还会见到彩虹。”岸本正义慢悠悠道。

  酒井理惠有意把身躯凑近了去看他。自己好生的把他从头到脚的看了又看。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一切都会是真的。

  外面的人一个个都像是如临大敌一样。且不说互联网公司的相关从业人员,即便是和互联网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人,也是大为紧张。

  他们一怕公司会进行裁员,二怕经济再次陷入亚洲金融风暴那样的困境。到时候,一旦失业,工作就不会好找。可是,日常的开销却不会因为这些而变得没有了。

  “今晚,我们吃什么菜?”岸本正义关心晚餐都要比关心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更加上心道。

  “吃,吃,你就知道吃。你知道不,很多人就快没有饭吃了?我看你这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会对你公司的人进行一个大裁员,继而才好以最快的速度平衡公司财务损益表。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大裁员可是会把人给逼入到绝境当中去。你又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很不道德的。”

  酒井理惠不无想到了自己听他人长吁短叹信用卡到期要还,房贷要还,车贷等等都要还。

  一旦市面上再次出现经济不景气的情况,那又会是一年半载的不会完全结束。苦日子又得一天天地挨,一天天地受着各种身心煎熬。

  岸本正义愣了一下,差一点没有回过味儿来。他突然有一种错觉,搞得好似她是自己的员工一样。或者说是搞得,她就是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人。

  “无论是我公司,还是其它公司裁员与否,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又没有说过会减少你的花销。”岸本正义摊开双手,耷拉下脑袋,哭笑不得道。

  酒井理惠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头了。她依旧是嘴硬的不会主动承认道:“我是在替身处社会底层的国民向你这一个财阀发出心底的呼声。”

  “你这是要想成为一个社会活动家了?你反对我,那就是在反对你自己。我们本就是在一个锅里面盛饭吃。

  你打算是要把自己家的锅给砸碎了?我看,要不然这样,先从减少你的开销上面入手可好?”岸本正义忍不住发笑道。

  “不干,坚决不干。”酒井理惠简明扼要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道。

  “你这就是属于最为典型革别人的命就来劲。真要革到自己的命上面,那就是双重标准。

  个人开销减少就势必会负面影响到生活质量。这是连你都懂的道理,那么大家都懂。”岸本正义漫不经心道。

  “你真要对自己公司的人进行一个大裁员了?我觉得,你不能够搞一刀切。这对于养家糊口的人,还是要宽容一些。”酒井理惠要他一个确切的答复道。

  “我觉得孝之这一个人事部长应该让贤,你来当我公司的人事部长。干脆我让贤,你来当会长好了。

  我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会对公司内部进行一个裁员。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瞎说个没完没了。”岸本正义直言道。

  “我是在关心你。”酒井理惠强词夺理道。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不需要。”岸本正义嘴巴上面是这么说。不过,被她这么一搅,倒也提醒了自己需要稳定人心。

  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这一个消息是尽人皆知。自己公司里面的员工们当中也不无会出现担心裁员的情况,毕竟是属于一项常态化操作。

  他觉得,确实应该让会长秘书室出具书面的形式告之硬金集团上上下下人员知道,公司不会进行一个裁员,是才好让他们一个个地安心工作。

  除此之外,让财务部放出风去,公司的现金流量很稳健,完全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增加员工对公司的信心。

  “你这一个人怎么不识好歹?我不关心,你说我冷漠。我关心,你又说我多管闲事。”酒井理惠不高兴道。

  岸本正义明白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方式方法不太对。这也就说通了为什么有些男人失业了,也不敢对家里面的人说出实情就在于此。

  所以,他们仍旧每天早早地起来,像平日上班一样去到公园等地方瞎混时间,到了晚上再回去。

  至于吃饭,也不敢在外面吃,就是担心以后的情况会更糟。于是,他们就去寻找那一些免费派发食物的网点。

  这宁可排队去领取免费食物,也不要自己掏钱。再不然,就是早晚两顿在家里面多吃一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