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新家也建好了,已经在一个星期前就搬了进去,是偏江南风格的原木建筑,还有个一米高的矮墙圈了个大大的院子,院里铺了石子路跟草地,、花朵,还在矮墙边种了一圈的蔷薇。

  房子一共三层,一楼是客厅、会客室、餐厅、厨房、卫生间跟两间客房,二楼则是小客厅,两间书房,娱乐室跟四间带卫生间的卧室。而三楼一半是露台,剩下的则是周瞐的地盘,一间小客厅,外加一间连带书房、更衣室和卫生间的卧室。

  三楼的客厅阳台上,周瞐刻意定制了一个大的水缸,跟普通的不同,这水缸的底下还有一个小小的孔,用一根水管连接着一直到一楼廊檐下的一口大石缸里。

  这是周瞐准备拿来装从空间里弄出来的莲花的,虽然现在桃花村的灵气已经不用再被师兄吸收了,但到底是被抽取了这么多年,加上她在这周围也布了个聚灵阵,可到底还是有影响的。

  聚灵阵只是锁住桃花村本身的灵气不往外溢,却不会也不能将其他地方的灵气抽取过来,真要这么做了,估计其他地方也就要多了个以前的桃花村了,她虽然不是个好人,但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却也不会干的。

  那么就只能再另外找办法了,刚好空间里的莲花就有这么个滋生灵气的功效,而用来养莲花的水更是灵气浓郁,这样每天一滴一滴的收集起来,大概两天就会有一大缸,拿来改善土地,浇灌作物是再好不过了。

  就是需要大量的有灵气的外物支持而已,比如玉石,正好这东西她最多了。

  房子除了一楼一米的底座是石子加水泥的外,剩下的都是用山上弄来的红松木,加工干燥然后刷上防虫、防水漆跟清漆,房子整体美观坚固。

  至于其他的,现在也就员工宿舍建了一半,其他的都还没动,倒是地里之前种的花已经有一大半能够拿去卖了,尤其是好种易养活的多肉,长得更是叶片肥厚、形状漂亮,一拿到市区的店里去卖,很快就被不少的多肉爱好者抢着买,一时间倒是让花店的名声传了出去。

  其他的地倒是没这么急,现在重要的是把地全部给圈起来,毕竟桃花山背后跟西面是属于夏幽山脉的,那边少有人迹,而且以往就有过野物下山觅食的时候,不过就是距离村子里有一条河挡着。

  而河上也就只有一座木桥,几年前就已经费了,河对岸的地跟山基本都荒废了,也没有人过去,野物之类的也不过来,最多也就在桃花山旁边的几座山寻找食物。

  但现在桃花山附近的几座山都已经被周瞐给买了下来,这完全问题自然是要重视的了,因此周瞐才会在第一时间就让周爸找人把所有的山拿铁丝网给圈起来,沿着边边种上一圈的铁线藤。到了

  田地这边则是用三米高的石墙,墙顶上插上碎玻璃,墙边上都攀爬着各色的爬藤蔷薇。大门是四米宽的黑色雕花镂空大门,旁边石墙上还用行楷刻着大大的‘周庄’二字,俨然一座古代的大型山庄。

  ——好久不见的分割线出来鸟——

  搬新家那天,周爸没有打算大办,一来是他现在可以说是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整天除了监督那围墙的功能,就是打理市区的花店,要么就是地里的花苗。

  尤其是那几盆牡丹跟兰花,现在都还不是开花的季节,而这几种都是名贵品种,其娇嫩可想而知,就算有周瞐这个作弊器在,周爸也不敢掉以轻心,势必要好好打起精神来呵护。

  另一方面说实话,周爸较好的朋友确实没几个,除了李天然跟方宇润,剩下的也就一般的交情,搬家那天也就请了这两家人,加上桃花村的不少村民。

  哦,对了,周家的那些人没来,周大姑跟大姑父是刚好在外地,没赶回来,就直接给了红包。

  而其他的周家人本来听到周爸要搬家了还一脸惊讶,正盘算着小心思呢,结果周爸一说新家的地方在桃花村,便个个都找其他借口推脱。

  笑话,谁不知道桃花村在他们镇里,不,应该说在整个沅青市那都是出了名的荒凉、穷苦的。

  本来还以为周爸腿好了,这两年经济也不错了,居然还买得起房了,想着能不能占点便宜呢,谁知道居然是在这么个比老家都不如的偏僻山村。

  这老三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欠了什么外债,才要卖了镇上的房子,搬到这穷山村里来的吧。

  这么一想,周家的那一群人顿时个个的就都歇了要来暖房的心思了,恨不得断绝关系才好呢,这万一要是被借钱了怎么办?

  虽然他们也听到了最近有人在桃花村大肆购买土地的事情,但是却从来不认为这人会是他们家老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老三家不可能有那么多钱,最多也就花个几万块钱买块地,建个房子,重点菜而已。

  而几千万,按照老三家两口子的那点工资,加上还有三个小孩,打死他们都不相信他们家会有,就算中彩票,最多也就不过五百万而已,不可能有那么多。

  这么一来,虽然周爸对周家那些人会有点难过,搬新家那天心情也不是很好,但周瞐却觉得再好不过了,因为如果让那群人知道了的话,估计比血蛭还要难甩脱了。

  而她又不经常在家,按照周爸跟周妈两人的性子,在还没有碰到他们底线的时候,这两人是不会跟那群人撕破脸的。

  所以现在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那群人看不起,甚至是躲避他们一家人,刚好能省了不少的麻烦,至于以后嘛,那就以后再说,最起码要等到他们家庄园跟酒坊正式站稳之后。

  那时周爸跟周妈的眼界已经拓宽,做事应该也会果决不少,再不济那时的她也差不多该下山了,只要这几年没事,其他的等她下了山,腾出手来的时候,那就不是那群人来不来招惹她,而是她放不放过那群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