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是啊,珠珠还,什么都不懂,而且白无常的职责之一,不就是渡化这些鬼嘛。”历来黑白无常都是白无常渡魂,黑无常负责诛魂。虽说都是无常,却又有不同的职责。

  白晓冉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散去了身形,往儿童医院跑去。

  她是鬼,查起资料来方便一些,如果安言不是魂体受了伤的话,其实两个人一起找会更方便一些。

  “珠珠,想不想去堆雪人?”安言撤了隔音结界,摸了摸珠珠的脑袋。

  “可以吗?”珠珠放下手里的拼图,眼中有些期待。她还没玩过雪呢。时候她的身体很不好,妈妈总是说珠珠身体不好,不能去玩雪,不能跑步,就连走路,也是没走几步就被抱了起来,就怕她又犯病了,所以长这么大,她还真没去玩过。

  “当然可以啦。”安言笑了笑,一边和珠珠玩着拼图,一边聊着天,一时间倒是有种温馨的气氛,在房间中蔓延。

  等天亮了,安言就换了身衣服,拉着珠珠的手走出了门,找了个没人的死角,安言就在珠珠身上用了显形符,他还打算将珠珠光明正大带回家呢。

  “哥哥哥哥,珠珠可以推雪人了!”珠珠灿烂的脸团吧了一个的雪球,开心的笑着。

  安言拿了一旁的铲子,听到珠珠的话笑了笑,由着她在一边玩,自己铲起了雪。

  “咦,言言,哪儿来的孩儿啊?”林阳才从一边的菜地里拔了菜回来,就见珠珠在院子里推雪人玩,不由有些奇怪的问了问。

  “哦,她叫珠珠,是我同学的妹妹,让我帮着带一下,晚上来接。”安言回了一声。

  林阳点了点头,将手里刚拔的青菜递给安言,让他拿到厨房去让赵翠给炒了,正好早上配粥吃,自己走过去,和珠珠玩了起来。

  安言将菜拿进了厨房,和外婆聊了两句,就转身回屋收拾起了衣服,他明天就得回学校上课了,今天得回家去,要不然明天再回去会来不及。

  “言言,吃饭了。”赵翠喊了一声,外面的林阳就带着珠珠走了进来。

  “呀,好可爱的孩子啊。怎么我从来没见过?”赵翠见林阳带着珠珠进来,就揉了揉珠珠的脸,慈祥的问道。

  “奶奶好,我叫珠珠,今年四岁了。”珠珠拉着林阳的手,乖乖的说道。

  “真乖。”赵翠笑眯了眼,乖巧懂事的孩子都会招人喜欢的。

  “是言言朋友的妹妹,让帮着带一天。”林阳见赵翠疑惑的眼神,就说了一声。

  赵翠点了点头,又去盛了碗粥。

  “珠珠啊,玩的开心吗?”安言从楼上下来,见珠珠开心的笑脸,心情就更好了一些。

  “开心,爷爷推的雪人可大啦。”珠珠比了比高度,“比珠珠还高。”

  “来吃早饭了,珠珠用粥碗稍微捂捂手,看这手凉的。”赵翠牵起珠珠的手带着她往餐桌上走,一边道。

  安言有些汗颜,他都忘了鬼的温度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就算用了显形符,让珠珠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实际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好在这会儿正是冬天,刚才又玩了雪,这才遮掩了了过去。

  “外婆,我来喂吧,你先吃。”安言接过赵翠喂珠珠吃的碗,手里的引魂符和显形符一起用上,这才让赵翠没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用了引魂符的东西就算是鬼魂专用了,常人是看不到的,但是用上了显形符,常人就能够看到了,不过却是触摸不到的。

  “哎呀,你自己先吃,一会儿粥就凉掉了,还是我来喂吧。”赵翠说着就想接过碗。

  “奶奶,珠珠会自己吃粥粥,不用喂的。”珠珠说着,就拿起了勺子,自己吃了起来。

  “珠珠真乖,都会自己吃饭饭啦!”赵翠见珠珠这么乖,更是喜欢了,现在哪家的孩儿不是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在家都是混世魔王,都要人喂着吃饭的。

  安言又拿了个肉包放到了珠珠的手里。

  “外婆,我吃完早饭就回去了。”安言解决掉一个肉包子之后,又拿了一个。

  “这么早就回去了啊,要不吃完午饭再回去吧?”赵翠有些舍不得,安言平时学业忙,也就暑假寒假的时候会过来住一段时间,这次一回去,又得半年见不着了。

  “不行啦,我中午都和晓晓说好了,总不能放她鸽子吧?晓晓绝对会杀了我的。”安言苦着脸道。

  赵翠似是想到林晓晓时候揪着安言打的场景,笑的咧开了嘴,“你们两个啊,真是从的冤家。

  行啦行啦,外婆也不留你了,记得放假的时候回来看看就行。”

  安言见赵翠松口了,笑着应了一声,等珠珠吃完了早饭,安言就将她的碗一起拿进了厨房,将显形符的力量撤掉之后,就将自己的碗给顺手洗掉了,省的一会儿赵翠又要想东想西的了。

  等时间差不多了,陈德海就将车开到了安言家门口。

  “陈叔,这么早呀?”安言愣了愣,这九点都才刚过呢,就算和林晓晓约好了一起吃午饭,可是这个时间段是不是太早了些?

  陈德海憨厚的笑了笑,“姐说他在书店等着言少爷。”

  “行吧,那您稍微等我一会儿,我去楼上拿行李。”说完,安言又转头朝外面推雪人玩的珠珠叫了一声。

  拎着行李箱才出了门,陈德海就接了过去,放进了后备箱。

  “珠珠,上车。”安言将门打开,示意珠珠上去。

  孩儿麻溜的爬了上去,东摸摸西摸摸的,充满了好奇,她还没坐过四个轮子的汽车呢,以前她问妈妈,为什么这个车子是四个轮子的,妈妈说那是汽车,坐在里面可暖和了,等以后把珠珠的病治好了,我们也买一辆。可是她的病现在治好了,妈妈却不见了。

  这么想着珠珠的情绪就低落了起来。

  “怎么了?不开心?”安言见珠珠难得的安静,有些奇怪的摸了摸她的羊角辫,这辫子还是赵翠看不过去给扎的,别说,还是挺好看的。

  阅读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