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我知道了。”孟行之直接挂断电话,对高跃进说:“这个孟繁怎么也变得这么不懂事了?”

  “不!”高跃进摇头,“我相信孟繁,你别担心。”还反过来安慰起了孟行之。

  两个老搭档相视一眼,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现在当了父亲才知道,当初自己参军时父母的担忧啊!”

  “是啊!养儿方知父母恩。”

  “对了,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大事?”

  提到这个高跃进神色一变,压低声音说:“刚刚接到消息,沈铭逃走了。”

  “可以啊!不愧是出身自北方第一沈,在那种地方居然还能逃出来。”

  “谁都没想到沈铭居然还能逃出来,简直不可思议。”就在众人都已经把让他遗忘的时候,一个废人居然还能掀起风浪,果然是不简单。

  “听人猜测说是沈铭逃出来的事情不简单,没准是针对沈家来的。”高跃进朝着孟行之挑眉,暗示的意味非常明显。

  “他们猜测的人该不会是我吧?”

  “是不是你,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孟行之表情沉重,“没错,云波的事情我心里肯定是记着,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可沈铭还真的不是我做的,你也知道军部事情这么多,我暂时还没这个精力。”

  “真不是你?”进来之前高跃进都有几分相信是孟行之做的,因为这招实在是太妙了,一般人想不出看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沈家内斗。

  一个沈铭就可以成为一把锋利的刀,让沈家付出代价。

  “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干的好。”孟行之解气的说:“早就说了坏事不能做,做人做事不能太霸道,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沈铭跟沈豫已经成为死敌,沈家毫无留情的把沈铭关起来。甚至为了保护沈豫的名声连公开和审判都没有,不恨死沈家才怪。”

  “就知道你听说了会这么说。”高跃进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沈家现正在追杀沈铭呢!也许他会让你失望。”

  “不一定。”孟行之摸着下巴,别有深意的说:“他能逃出来,就肯定不会被抓到。”

  俩人又说了写工作上的事情,高跃进这个政委会议非常多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有三个人来找了。匆匆离开后,孟行之却陷入了沉默。

  他没做,可不代表孟繁不做。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帮儿子一把。

  “这就是雷神?”王益的话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每个看顾云波的眼神都不同。

  孟繁目光幽深的好似能把人的神魂都吸进去。

  徐启刚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来再想什么。

  秦雪是错愕,警惕已经审视。

  蒋少伯半天都回不了神。

  只有王益最单纯,心中怎么想的嘴上就是怎么问的。他不相信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敢单枪八匹马杀到南疆出海口码头,能在西花厅嚣张的说要当老大的居然是个看起来就很小的姑娘?

  不是他眼瞎,就是国安的人太牛逼,牛逼的让人宁愿相信是自己眼瞎也不想认同眼前的人就是雷神。

  顾云波面色不变,闪电般的出手众人也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王益已经被她制服在地。“你们是首长没教导你见到上级应该有的尊重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