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南宋求长生 > 第29章、南下嘉兴
  第29章、南下嘉兴

  “陆叔,这个《碧海潮生曲》,就是像《狮吼功》一样的音波功,曲子我们可以单独记一下就可以了,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将内力运用到音波里,使得音波具有特殊的能力,或杀人或救人,全靠运用之妙。”李书成说道,“就先讲讲这个吧。”

  音波功,是内力通过特殊的经脉到达声带,再以特殊的方法发出。不是随便一个人张开大嘴巴大喊大叫就成的,不然,狮吼功和碧海潮生曲就没哟这么大的名声了。

  至于奇门遁甲,感觉只是一种按照特殊方式排列的机关暗器等等集合的阵法,有其特殊性和合理性,但好像并不是像神话传说里面的阵法一样神奇,没有特别的现象,比如改变什么磁场之类的。是不是因为没有学到精髓还是使用的材料达不到标准,就不得而知了。

  没过两天,陆冠英和程瑶迦回来了。

  “冠英啊,成亲怎么也得摆个酒席吧。”李书成笑道,“我跟陆叔都商量过了,选个日子大家乐呵乐呵。”

  “书成哥,我们成亲,你们乐呵乐呵,这个,不太好吧?”陆冠英说道。到底是谁成亲啊?该乐呵的不应该是他们成亲的两人吗?

  “瑶迦妹妹,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怎么不得有一个正式的仪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留个美好的回忆。”江明月笑道,“简简单单地就把自己嫁了,太对不起自己了吧。好好举行一个仪式,以后老得走不动路了,回想起来,也会不会觉得遗憾。”

  “明月姐,只要我们在一起好好过日子,有没有个仪式,也没什么。”程瑶迦有点害羞的说着,看了看陆冠英,“这事冠英拿主意就是,我怎么都行。”嘴上这么说,肯定不是心里话。谁愿意草草把自己嫁了?

  “冠英啊,这个婚宴是肯定得办了。”李书成笑道,“别说什么江湖中人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其实只要是女人,没有谁不在意。另外,我们现在准确来说还不算江湖中人,连半个也算不上,看看身边的人,包括没几个钱的村民都会办一个力所能及的婚宴,你又怎么省得了。”

  在归云庄留了几天,回到家里,李书成和江明月开始实践奇门遁甲。就算没有那些神秘的效果,奇门遁甲的机关暗器也很好,最起码能够保护自家门户。

  “书成,你去港口那边走一趟。”晚上吃饭的时候,李瑜跟李书成说道。

  “去华亭?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李书成问道。

  “没什么事,跟往常一样,就是去看看。”李瑜说道,“他们在那边为常年不回家,忙商行的事情,得去看望一下,表表心意不是。”也就是拉拢人心,防止这里的事情不受控制。

  李书成想了想,老爹李瑜也六十了,也该退下来休息了:“行,以后出远门就我去,你老就别再奔波了。”

  “那是当然。”李瑜说道,“你爹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当然得你来做了,我就在家颐养天年。至于管理商行海贸这些事情,这两年月儿做得非常好,以后也不用我操心了。”

  “行,明天我就去一趟。”李书成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江明月说道,“港口那边我还没去过,在家里翻账本没有亲自去看看来得真实。”

  李书成想了一下,说道:“行。”西毒欧阳锋作为金国请来的高手,不能长时间呆在大宋,应该已经回金国了,而且就算遇上,凭两人联手未必就怕了欧阳锋。

  郭靖现在已经不只是能在铁尸梅超风手下支撑几百招了,就连铁掌水上漂手下,郭靖也能支撑一两百招。李书成虽然没有郭靖那样的运气,武功进步一日千里,但是最近又有所进步,再加上江明月,两人多年练武切磋,联手之下,比之郭靖只高不低。这样一来,就算不能战胜欧阳锋,逃跑应该是不难的。

  第二天出门之后,李书成带着往东南走。

  “我们要去的是华亭,怎么往南走?”江明月问道。去华亭巡查港口的商行,是要往东走,而不是南下。

  “我们这次去巡查港口商行,时间并不急,可以到处走走看看。”李书成说道,“冠英不是说前段时间在嘉兴发生了不少事吗?他知道的也不多,我们这次就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去嘉兴?”江明月说道,“冠英说西毒欧阳锋在嘉兴出现过,我们去会不会再遇到?”李书成早就跟她说过西毒欧阳锋,这个人武功绝顶、阴险毒辣,是李书成所说的最厉害的坏蛋。

  “西毒欧阳锋,应该不会再留在那里了。”李书成说道,“他难道没事,整天待在那里啊。”

  苏州到嘉兴不远,快马奔驰半天即到,坐马车慢慢走,两天多点也就到了。

  进了城门,李书成去打听了一下,说道:“醉仙楼在南湖边,我们这就过去。”

  马车来到地方,下了车李书成抬头望去,但见飞檐华栋,果然好一座齐楚阁儿。店中直立着一块大木牌,写着“太白遗风”四字,楼头有“醉仙楼”三个金字闪闪生光。

  看了看李书成说道:“嗯,就是这里了。明月,咱们进去。”

  刚进楼,往楼上走去,一个酒保迎上来道:“客官请在楼下用酒,今日楼上有人包下了。”

  “楼下,我可不习惯在楼下。在楼上才能观风景,好酒好菜还得有好心情,这样才能尽兴。”李书成笑着,摸出一锭大银子,丢给酒保,说道,“把好久好菜送上来。”

  “这……”酒保接着银子,想拦也拦不住,李书成伸手轻轻一排,酒保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李书成带着江明月上了二楼。

  上楼就见一个道士坐在酒楼上,李书成说道:“咦,这不是丘道长吗?你一个人喝酒吃饭,包酒楼干什么啊。”

  “哦,是你啊。”丘处机见是李书成,挥手对酒保说道,“他们我认识,你去上些酒菜。”

  “要你们酒楼拿手的菜,最好的酒,差的我咽不下去。”李书成对酒保说了一句,转而跟丘处机说道,“丘道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江明月。明月,这位是全真七子中的长春子丘处机丘道长。”

  “见过丘道长。”江明月见礼。

  丘处机摆手说道:“我包下这里是为了等江南六怪前来赴约,不过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做个见证也好。”

  “哦,丘道长你说的是比武的事情吧?”李书成想了想说道,“其实这都不用比了,杨康那小子根本比不上郭靖。据我所知,郭靖那小子这段时间武功大进,之前在归云庄在梅超风手下支撑了数百招不败,可不是杨康可比的。”

  “郭靖这么强?”丘处机很是惊讶地问道。

  正说着,楼梯口一阵响动,几人转头一看,却正是郭靖。

  郭靖上前拜倒,有些哽咽地叫了一句“丘道长”。

  丘处机站起来伸手扶起郭靖,说道:“你早到了一天,可好得很,我也早到了一天。我想明儿要跟彭连虎、沙通天他们动手,早一日到来,好跟你六位师父先饮酒叙旧。你六位师父都到了么?我已给他们定下了酒席。”

  李书成和江明月也向郭靖拱了拱手,然后就听丘处机絮絮叨叨地说着这次比武的原因和江南七怪之事,李书成和江明月也就安静地坐下听着。

  等到丘处机清醒过来,发现郭靖泪如雨下,奇道:“咦,干么这么伤心?”

  郭靖抢上一步,拜伏在地,哭道:“我……我……我五位恩师都已不在人世了。”

  丘处机大吃一惊,喝问:“什么?”

  郭靖哭道:“除了大师父,其余五位师父都……都不在了。”江南七怪是郭靖的师父,现在只有大师父还活着,郭靖自然伤心欲绝。

  郭靖的话直把丘处机听得犹如焦雷轰顶,半晌做声不得。脑子里想着江南七怪,猛然转身捧起铜缸,高声叫道:“故人已逝,要你这劳什子作甚?”双臂运劲,猛力往外摔去。扑通一声大响,水花高溅,铜缸跌入了湖中。

  然后转身,抓着郭靖手臂,问道:“怎么死的?快说!”

  郭靖正要答话,突然眼角瞥处,见一人悄没声的走上楼头,一身青衣,神情潇洒,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

  郭靖见到黄药师,一招“亢龙有悔”全力而出,声势猛恶惊人。李书成一见郭靖动作,顺着放眼一看,一个身影微侧,左手推出,将他掌势卸在一旁,正是黄药师。

  郭靖却收势不住,只听得喀喇喇几声响,就见郭靖身子穿过板壁,向楼下直堕而落。

  李书成也去不管他,以郭靖的身手,这点高度摔下去根本伤不了他,转而对黄药师拱手笑道:“黄前辈,这才几天,又见面了。前辈安好。”

  “你小子怎么在这里?”黄药师问道。

  “哦,冠英去宝应回来,说起之前在这边发生的事。我父亲派我去华亭巡查港口的商行,反正事情也不急,我们就先来来看看。”李书成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