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们认为那个白衣少年是不是快要变成石像的时候。

  他这他忽然转身看着所有的人低声说道“我需要对他们进行解剖。

  但是这个地方显然不可以,所以你们想让我帮上你们的忙的话,就尽快找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

  这么许多具尸体,我要逐一将他们的肚子刨开。

  郭建平他们表面上的这些黑色纹路,就去判断他们是怎么死的,我觉得会很难。

  所以我需要看看他们的胃里或者是肚子里有什么东西。”

  萧安你可喜出望外的盯着他说道“可以。”

  没有任何的犹豫,萧安又想了想便再次看向了李倩楠和孟灏川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是什么了。

  只见他们同时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们向来没有那么大的恐惧感。

  所以当下一个,他们几个人就把那些尸体全部都移到了孟灏川和李倩楠住的那个院子里去了。

  由于房间的光线太过灰暗,而且还有些阴森。

  加上他们还要在房间里居住,所以他们没有把那些尸体全部都抬到房间里去。

  而是直接将它们放在了院子里,又在院子里用床单一些东西搭了几个小棚子。

  那个白衣少年就直接进去,并且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他。

  他们三个人就负责守住这个院子,不让外人过来打扰他就可以了。

  李倩楠看了一眼很平静的那个账子,然后又疑惑的问道“这个人的医术怎么样呀?

  不是说医术高超的人都是那种上了年纪胡子白花花的那样的人吗?

  可是他看上去那么年轻,恐怕还没有我年纪大吧?

  他的医术真的可以吗?”

  萧安笑了笑,说道“相信我。

  他真的很厉害,他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大夫。

  不过他到底叫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只是平日里大家都唤他一声白大夫。

  不过当年我小的时候,我记得我发了一场极大的高烧。

  那次高烧我烧的几乎是不省人事,把我父亲吓坏了。

  最后还是我父亲抱着我求到了白大夫的门前,这才求得白大夫替我看病。

  当然等那以后我养病期间就住在她那里了。我记得隐隐约约有一次,我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

  曾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少年。

  他们两个人坐在桌子上,慢悠悠的品着茶期间那个黑衣少年还管白大夫叫了一句小白。

  至于后面说了什么话,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毕竟我还小,而且还生着病,烧的迷迷糊糊的。

  只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黑色衣服的少年了。

  我们这里的人没有人知道白大夫的过去。

  听我父亲曾经说起过,他原本有时不属于我们这里的人的。

  说实在的我们这里其实从来都不收纳外人的。

  但是因为当时白大夫。好像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大夫。

  一边是我们这里的人都不经常生病,可是也并不是说对所有的人都不生病,就像当时的我一样,如果没有白大夫的话,可能就没办法活到现在了。

  所以大家因为需求才留下了他,但是对于她的过去,她都是灰莫如深的。”

  而且他向来都是我行我素,从不因为别人的任何面子感情或者是威胁施压去妥协自己的思想。

  所以也没有人能从他的嘴里撬出他以前的过往。”

  萧安这么一说,竟然越发勾起了李倩楠好奇心来了。

  毕竟八卦是它的天性,尤其是探知别人的过去是他的乐趣之一。

  只见她立刻满脸兴奋的说道“那她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呀?

  你快都告诉我,都告诉我,照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是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那个黑衣男子,是不是也长得和他这样的小白脸是一个样子的啊?”

  李倩楠这么一说,萧安或许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可是一旁的孟灏川却早就看穿了她的意思。

  只见孟灏川看着一旁不知所以得萧安说道“他的意思是那个黑衣男子和这个白公子……

  会不会是断袖之谊?”

  孟灏川话刚一说出口就你的一旁的萧安,刚刚送进嘴巴里的茶水里可就喷了出来。

  然后就见她手足无措地一边擦着胸口上的水渍,一边又擦着嘴上的睡渍说道“李姑娘,你你你……

  你堂堂一个姑娘家怎可以生出这样的念头来呢?

  好不知羞的。”

  孟灏川无奈的看了一眼李倩楠,继而又无奈的说道“不必吃惊,她向来就是如此不拘小节的人。

  有些话,你左耳朵听了右耳朵飞了便可以了。”

  萧安干笑了两声,然后不失礼貌的说道“李姑娘……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不过你们的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你,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小。

  那么小的我怎么可能会懂得那么多的事情呢?

  而且他们的对话我也没有全部都听劝,只简单的听取了一个称呼而已。

  所以我也总不能因为一个称呼而脑补出一出什么大戏吧?”

  李倩楠略微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要是筱安的话……

  她肯定会和我一起八卦的。”

  玩这些话,他的眼睛里仅略微这上了一层落寞的神色。

  “什么?”

  萧安下意识的答应了这么一句,李倩楠他意识到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是音同字不同。

  于是这又急忙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

  我就是瞎说的而已,刚才的事你别往心里去呀。”

  萧安没有再说话,可是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忽然又想起了一一声非常冷漠的声音。

  “但背后议论他人,你们觉得是君子所为吗?”

  我们立刻下意识的转身便看到白大夫此刻竟然就站在他们的身后。

  不知道他在这里只到底站了多久,对于他们刚才的那些对话他又听去了多少。

  直接三个人,立刻心虚的往后退了两步。

  然后就见那个白大夫有继续说道“下不为例。

  如果再有一次让我听当你们在背后议论我的话,那么……”

  他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却不想一旁的李倩楠立刻跑过去一脸谄媚的说道“不会了,不会了。

  下不为例,这次真的是下不为例。

  先生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们一般计较。”

  那个白大夫没有再搭理他,而是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些人的身体里的肝脏……

  照我这么说也说不明白,你们不妨亲自进去看一下。”

  于是他们几个人立刻跑进了那个帐篷里。

  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恶臭味。

  那种味道真的是让他们觉得毕生难忘的那种。

  他们捏着自己的鼻子,艰难的走进帐篷里面。

  就见到七八具尸体横躺在地上,他们的肚子都全部被抛开了。

  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全部都黏连在一起的内脏。

  萧安下意识的转身抱住了孟灏川,然后身体瑟缩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害了他们?难不成真的就是那个……”

  白大夫就在这个时候却立刻说道“这不是什么鬼祟所为?

  是一种很罕见的残灵所为,据我推测。

  伤害他们的残灵,应该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控制?

  所以才会如此的凶性毕露,但是我不清楚的是,到底是有多么厉害的残灵竟然可以伤人到如此地步。

  你们可能还没有发现,他们死的时间不长。

  按道理来说,我对他们的尸体进行解刨的话,他们的伤口应该是流血的。

  但是你们看看他们的四周围有什么不一样的。”

  孟灏川这才稍微安抚了一下萧安,继而说道“没有血。

  所有人的伤口都没有血。”

  白大夫这才满意的点着头说道“没错。

  没有血,这些人都是被抽干的身上的血之后身体在发生异变的。

  这也就是说。那个排名其实是以西施新鲜的血液来维持自己的形态的。”

  孟灏川也点着头,然后一群人这才又走出了帐篷。

  几个人坐在院子里,都陷入到了沉默状态。

  有些事情大家不说,心里似乎也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最终还是孟灏川先开口说道“萧安,我们进你们家以后。

  第一天晚上听到了那样的声音,我猜想你父亲一定安排我们住在这里的初衷,应该就是想利用那种声音把我们吓跑的。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我们不仅没有被吓跑,而且第二天还是一副不受干扰的情形。

  于是第二天晚上你派过来给我们打扫院子的那些家丁就死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我们再次决定在院子里等着那个东西来。

  使出人意料的是,那个东西却并没有出现在我们的院子里。

  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出现在了你父亲的住所。

  并且杀死了你父亲住所里的所有的人。

  当然你父亲并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他也受了颇重的伤。

  你还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受的伤的。

  于是我们请来了白带,他为我们检查出了很有可能是什么东西伤害了那些人。

  我们回到最初的起点上,你提出要调查福利那个东西的时候。

  反对最强烈的也是你的父亲,萧安,话说到了这里,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吧?

  而你调查这件事情的初衷,也是为了想要调查清楚那个东西为什么会存在在你的家里?

  但是你却瞒着你父亲在调查这件事情,其实你也是怕这件事情深入调查以后会发现你父亲也是其中的一个。

  可是我觉得到了这一步,很多事情似乎大家心里也都有了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了。”

  萧安抿了抿唇,然后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

  我父亲曾经告诉过我。这种声音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所以我我觉得那可能是我们家里上一辈人知道的秘密,他……说不定是真的不知道呢?

  亦或者是我们家的仙人命令后人不得将这件事情抛露出去。

  并且不能对付这个东西,也说不准呀。”

  孟灏川看了一眼萧安,然后又轻笑着说道“你这么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反正这件事情还在调查阶段,等最后有了结果再下定论也不迟。

  但是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任何的可能性都是值得深思的。”

  萧安点着头,然后看着所有的人,忽然起身,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继而说道“那么这件事情就拜托各位了。

  萧安再此先谢过了。”

  李倩楠急忙将他扶了起来,然后说道“我们原本就是留在这里替你插这件事情的。

  我们做事向来都是有始有终的,所以你不必如此客套。

  而且其实我们自己的心理也是对于这件事情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心的。”

  白大夫在一旁却幽幽地说道“我只是被你们请来验这些尸体的。

  如今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你们想做什么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该回去了。”

  这人果然是我行我素,说完这些话就立刻转身拿起身后的木箱子便要离开。

  萧安立刻上前,卑微的看着他说道“白先生,我能不能求求你留下来?

  如今我父亲病重在榻,而且扬言要闭关不见任何客人。

  所以你留下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我没有别的希望,就希望您能留下来帮助我们。

  毕竟刚才您提的那个什么残灵,我感觉你应该非常懂这方面的事情。”

  那个白大夫脸色瞬间一暗,似乎想起了什么十分不愉快的事情似的。

  紧接着一甩衣袖,然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以帮你们。

  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暗地里打听我的私事。

  这是我的底线。”

  所有的人当即点头如捣蒜一般的利索。

  于是他们连夜又把那些尸体全部都火化了之后。

  这才又散了,白大夫则留下来同李倩楠和孟灏川他们一起住在这个院子里。

  这天夜里整个萧府的大宅里,都是十分的安静的。

  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过,你没有任何怪异的声音再出来过。

  总之直到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也没有再发生任何的奇怪的事情。

  出于谨慎起见,没有仔细的把整个大宅里的角落全部都看了一遍。

  在反复确定没有人死去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下人却忽然慌里慌张的跑到萧安得面前说道“小姐……小姐,后院的兔舍……”

  后院的兔舍,是萧安从小就十分喜欢去的地方。

  对于他小时候没有什么玩伴,只有那些小兔子可以陪他玩。

  见他神色立刻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便从他的心上涌了上来。

  于是下一刻就见他什么也不说,便直接朝着后院儿跑去。

  其他的人也立刻都跟了上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