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正文卷第243章白衣少年李倩楠哪里还顾得上去观察那些尸体是什么状态的。

  之前他拿着手里的黄金鹅卵石,走到萧安的面前说道“这些不会全都是黄金做的吧”

  萧安不以为意的点着头说道“是啊

  这是我们家先祖建的房子,据我父亲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所以这个房子是用黄金做的是有什么奇怪的吗”

  李倩楠我是礼貌地干笑了两声,然后又环视了一下这座不出都泛着金光的院子。

  继而又忍不住说道“倒也并不是哪里奇怪。

  我只是想知道在你们这边是不是该这样的房子都是很寻常呀。”

  萧安疑惑地盯着李倩楠,略加思索了了一下说道“这个我倒没有注意过,不过你为什么会对这个房子这么感兴趣呀

  我问你有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你又说没有,可是你关注的点却一直是在这个房子上。”

  李倩楠愣了愣,当即有些尴尬的看着萧安,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一旁的孟灏川颇为无奈的看着李倩楠叹了一口气,然后这才说道“他并不是对这个房子感兴趣。

  他只是对这个黄金制作出来的东西感兴趣。

  不瞒你说,在我们那边黄金是非常昂贵的东西。

  别说是用它盖房子了,就是把它做成普通的模型也是价值不菲的。

  所以他这才问了一下你,当然,他问这个问题的初衷也纯属是因为好奇心而已。

  所以你不必多心。”

  萧安这才放下刚才升起来的戒备之心,然后才又笑着说道“原来如此

  如果我们是来调查这些人的声音的。房子的事我觉得还是暂时先放在一边比较好。”

  李倩楠没有再说什么,孟灏川却忽然又说道“你看,他们的脖颈上也同样拥有一个小红点。

  他们是死在同一种利器之下的,所以我敢断定。

  这应该是同一拨人所为。”

  “你为什么会认定是人为的呢你难道就不认为是当夜里发生的那种诡异的声音所为的”

  萧安看着那些尸体,有些痛心的问着。

  孟灏川不语,李倩楠却也上前打量了那些尸体。

  却见她忽然皱起了眉头,看着那些尸体说道“不对。

  他们的死因好像还有别的原因在里面。”

  孟灏川那他的话也立刻抬起头来看着他。

  李倩楠便将其中我在尸体最上边的一个尸体给翻了过来。

  然后就见他们的胸口处竟然有一道类似于藤蔓一样四处延伸的黑色纹路。

  而且那些纹路一直从他们的口部位延伸至了整个上半身。

  但是看他们的臀部以下以及肩膀以外,双臂之间却没有任何的异样。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细心的人去观察这些尸体的话。

  仅凭着他们这样趴着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发现这些纹路。

  孟灏川立刻弯身将那个人的上衣给拔了下来。

  然后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纹路,几乎已经看不到原本光滑的肌肤了。

  这样的场景令他们三个人当时都愣在了那里。

  又其是萧安,他甚至都已经忍不住吐了起来。

  孟灏川愣了愣,这样的场景和死法,说实话他也真的是第一次遇见。

  不一定是之前他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倩楠在一旁喃喃的说道“这个时候如果有是一个仵作就好了。”

  听到李倩楠这么一说,站在一旁刚刚吐完的萧安便立刻说道“仵作我们这里也有的。

  只不过他平时鲜少在家,所以我们未必能够把他请来。”

  李倩楠当即眼放金光的说道“不去请怎么知道请不来呀

  我们总不能还什么都没有事,就自己先说放弃了吧。”

  于是他们三个就立刻结伴出了府,直奔那个仵作家里去了。

  你们几个人穿梭在整条繁华的大街上,当时已来了无数人的观望。

  毕竟他们三个人的颜值还是很抗打的。

  正所谓翩翩佳人,却也不过如此。

  他们三个人穿过了三条小巷,终于来到了一个比较荒芜的院子门前。

  然后就见萧安干笑着说道“我们这里就只有这么一个行医的人。

  但是我们这里的人又鲜少生病,所以其实他的生意一直都不好。”

  萧安这么一解释,其实就是在变相的告诉他们这个医生,他很穷。

  所以才会住这么破败不堪的院子,他们两个人正要上前去敲门。

  却再次听到萧安说道“不过他的性格怪癖了一些。

  一会儿还是让我来应付他吧,你们两个人尽量就不要说话了。

  我怕你们会说错什么,惹得她不高兴我们就没办法求他了。”

  李倩楠央央的退了回来,然后又小声嘀咕道“原来是一个挺难搞的老头儿啊”

  萧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这才上前敲响了大门。

  这个院门本来就已经破败不堪了,如今被他这一调更是吱呀吱呀的作响。

  好像下一刻,整个院门都会塌了一样,这个时候他们仿佛听到了院子里面又有一声开门的声音。

  那种声音同样也是发出了那种吱呀吱呀的声音。

  否则他们也不可能隔着一整个院子就能听到里面的人开房门的声音。

  果然不多时,随着一阵悠然自若的脚步声的靠近。

  他们面前的这单院门也被缓缓的打开了。

  只是院门打开以后,两方人第一次谋面的时候。

  却使得李倩楠和孟灏川都为之一惊,只见来人一身白衣。

  手里握着一柄长扇,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步入凡尘的仙子一样。

  只见萧安弯身一辑,然后这才又说道“先生,今日前来,实在是叨扰了。

  但事急从权还望先生不要怪罪。”

  那个白衣少年看了一下萧安,竟然有没有打算去将她扶起来。

  反而只自顾自的转身轻描淡写的说道“有什么急事呀

  来找我的人还同来都没有听说有什么急事的。

  当然,这里门庭冷落下来,也不会有几个人来找我。

  你且倒是说说看,到底是有什么急事”

  萧安急忙跟上去说道“实不相瞒。

  先生可能有所不知,最近我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所以我想请先生回府帮忙。”

  “家里出了事情就想办法解决事情便是。

  我只是个医者,不是个解决问题的专人。”

  白衣男子依旧是淡然无味的连头都没有回的说着这些与他无关的话。

  萧安愣了愣,还未来得及说话,却听得一旁的李倩楠却不干了。

  他向来都是一个急脾气,正所谓怼天怼地怼自己,似乎没有什么人是她怼不得的。

  于是就听他说道“你这风凉话,我可是听不下去。

  我们好心好意诚心诚意的来邀请你,你不把我们的诚意放在心上也就罢了。

  还如此说别人家的事情,他们家死了,上下七八条人命。

  你竟然可以说的如此云淡风轻的,枉你自称医者。”

  可是李倩楠这话一说出口,以后在场的四个人竟然都没有在说话。

  不然其余的三个人是为了等那个白衣少年开口的。

  当李倩楠刚刚说完那些话的时候,一旁的萧安就已经有些无奈的拽住了他的手。

  意思就是要他不可以再继续说下去了。

  就连一旁的孟灏川竟然也是这个意思。

  李倩楠不明白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的态度降得这么低。

  但他看来他们的确是来求人家帮忙的,也应该放低姿态,拿出十足十的诚意的。

  但是他们前者已经做到了这些,后者就应该体会到他们的用心。

  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很明显,后者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的用心放在心上。

  甚至还同时在他们的心上发了一把盐。

  这个时候去见那个白衣男子,忽然笑了起来。

  然后转身,目光如鹰一般犀利的盯着李倩楠说道“我只说了这么两句,你却要骂我这么多句。

  试问我与姑娘到底有何愁何怨呢这件事情说起来到底和我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

  你们来请我帮忙,你并非是我强行求着你们来的。

  你们付出了诚意,难不成我就一定要回报你们的诚意吗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你们拿着十足十的诚意来了,我就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了”

  他们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白衣少年竟然会如此的能说会道。

  这么一番话下来,他们竟也一时无言以对。

  李倩楠吃瘪的看着对方,一旁的萧安心急如焚的急忙上前解释道“他并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他也是着急,还望先生千万不要叫他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先生一直以一颗玲珑之心对待世人,所以还望先生这次也不要见死不救才是。

  萧安先在此谢过先生了。”

  白衣男子的眼帘低了又低看着在他面前玩生的萧安。

  沉思了良久,这才说道“稍等我片刻。”

  说完就见这白衣男子转身重新又回到了他的房间。

  他们三个人在院子里又枯等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

  然后就见到这个白衣男子身后拎了一个木箱就走了过来。

  二话不说的就直接约过了他们往门外走去。

  萧安急忙笑着跟了上去,他们两个人也不敢耽搁,也立刻随之而去。

  于是一行人又穿过几条无人的街巷,从萧府的后门悄悄地浅回了府里。

  当然他们之所以会走后门,也是出于保密的原因。

  因为他们查这件事情,萧安的父亲并不知情的。

  而且萧安也打算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不告诉他父亲的。

  所以除此之外他们也只能走后门了,如果走前门光明正大的进来的话,就很难,不会被他人察觉。

  毕竟这白衣少年郎还是一个医者,晚上他们福利又死了人,明眼人一看到他也就知道他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了。

  他们穿过后门又穿过一条废弃的小院子,然后又拐了几个弯儿,这菜又兜兜转转地来到了他父亲的院子。

  待他确定院子里没有其他人以后,这才将几个人又放了进去。

  为了确保安全,等所有人都进去以后,他又立刻将整个医院门都给关死了。

  几个人费力的将所有的尸体都移到了发廊下边。

  那处罚狼的一角是属于整个视线的死角。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这个院子里的哪一个角落看雪,都不会发现这个角落的。

  这是之前萧安无意中发现的地方,然后那个白衣少年就打开他的木箱,开始慢慢的检查起了那些尸体。

  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些尸体胸前的黑色纹路的时候,也是大为吃惊。

  也是你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因素,然后什么也没有再看下去,继而立刻起身盯着萧安问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萧安愣了愣,讷讷的说道“不知道。”

  一旁的李倩楠再次忍不住说道“对呀

  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所以他就请你过来查看一下呀。

  如果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肯定也不会去请你的呀。”

  白衣少年似乎是对于李倩楠的话,并不为之所动。

  甚至还有意要自动屏蔽他的声音似的,然后就听到他又继续问道“毕竟你们府里没有出现其他的异样吗

  或者是他们死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萧安明显并不愿意把那些诡异的声音的事情说出来。

  毕竟这是他们家里世代的秘密,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他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可是他请人家来帮忙,人家这么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况且如果这件事情不说的很完整的话,他似乎很有可能立刻就会甩袖而去。

  以这个白衣少年以往怪癖的性情来说真的是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萧安最后是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然后这才有说道“我们的府里是一直有一种很诡异的声音出现。

  这种声音从我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害过人,似乎只是晚上出来一下,然后白天就会消失,仅仅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就在最近,我们的府里,竟然开始死人了。

  其实易连着两天做了,已经七八个了。

  我一心想要查明这里面的缘由,可是我父亲却并不同意。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带你走后门的原因。

  所以先生,这件事情还望拜托你一定要帮忙。

  否则我害怕我害怕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萧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总是小心翼翼的。

  他不知道将这些事情说给外人听,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但是如今这样的形势在他看来说与不说似乎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白衣少年听了这些以后,立刻再次陷入了沉思。

  而且这次他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大家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敢去打扰他。

  谁知他这么一站就站了将近两炷香的时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