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猬正文卷第242章别有洞天就在他们两个人陷入到了一种白口莫辩的境地的时候。

  萧老爷立刻板着脸,似乎大有一股趁热打铁的意思的说道“他们两个人给我带下去。

  给我仔细的看好了,这件事情还没有真想大白之前,绝对不能让他们逃了。”

  听了这话,李倩楠的脸色更加不好了起来,之前他立刻慌乱之间就看向了萧安。

  却只听得萧安这个时候忽然低声喃喃自语的说道“那个东西竟然开始杀人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那也是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但是足够可以让他们听得清楚。

  一旁的萧老爷便立刻借着她这句话说道“还不都是你把他们引进来的。

  如今出了这档的事儿,平白死了多多少无辜的性命。

  父亲早就告诫过你,可是你偏不听,如今你可看明白了”

  萧安忽然抬起头来,直视她的父亲说道“父亲,我说过我相信他们。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妖魔鬼祟是不伤害人性命的。

  他没有伤害我们,说不定却在别处伤害了别人。

  只不过我们没有看到罢了,退一万步讲。

  他们两个人就住在那个院子里,一旦出现任何的问题,他们肯定首当其冲,立刻就会被怀疑。

  他们也并不是痴傻之辈,定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毕竟我们可以想到的,他们定然也是可以想到的,那么既然是这个样子了,他们还要坚持这么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父亲我不同意你把他们关起来,我把他们带进来,那他们就是我的客人。

  我必须要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所以还请父亲宽容女儿。”

  萧老爷还没来得及说话,萧安就已经拉着李倩楠和孟灏川离开了现场。

  等他们三个人重新回到那个院子时候,孟灏川这才低声说道“那些人死的实在蹊跷的紧。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个很细小的红点。

  就好像是被一根针刺中了之后出现的那种小红点似的。

  原本我并不把那个当作是一回事,但是后来我站在那里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其他的尸体。

  却发现其她的尸体也是那个样子的,就不容得我不去怀疑了。”

  萧安的眉头一皱,看着孟灏川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们可能是被别人暗中杀害的,我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种武器。

  就是一种沁了毒药的银针,这种银针十分的特别。

  特别之处倒并不是因为他们本身含着毒。

  而是因为这些银针只要一旦摄入人体之内,就会立刻融化和着镇上的剧毒。

  随着人身上的血液流通四经八脉,最后使人暴毙而亡。

  就算是专业的尸检也没有办法查出任何的子因和症状。”

  萧安愣了愣,二话不说又跑了出去,他们两个人自然是知道她去的哪里的。

  李倩楠看着缓缓消失的背影说道“不过刚才真的好险。

  如果不是萧安为我们求情的话,估摸着我们现在已经被关进那个暗无天日里的地牢去了。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她刚才看到那些尸体的反应”

  李倩楠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当然重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

  竟忽然就听到孟灏川忽然抓住她的手臂,目光十分犀利的盯着不远处的院门。

  李倩楠正要张口发问,却忽然见孟灏川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紧接着下一刻就见孟灏川又忽然对着她做了一个继续说话的动作。

  李倩楠当即就心领神会了下来,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短,就只点默契还是有的。

  紧接着就听到李倩楠再次说道“他刚才看到那些尸体的反应,幸亏比较机智。

  要不然我们两个人也没办法从萧老爷的手底下脱身啊

  说起来我倒也不怕被他们抓去,可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要平白遭受那牢狱之灾呢

  你说是吧”

  李倩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和刚才不一样了起来。

  刚才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明显语气里透着一份严谨。

  是现在说的这些话,语气里明显的轻松了很多。

  孟灏川一边缓缓的往门口的地方靠近,然后用一边轻声附和道“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

  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就一定不能被人平白的冤枉了去。”

  他刚说完这些话,然后就见他你可一个疾跑就打开了院门。

  果然就看到一个黑影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不过对方的动作十分的快速,他没有来得及去抓住他。

  李倩楠还想要再追上去,却被孟灏川给抓了回来。

  就见李倩楠一脸茫然的看着孟灏川问道“干嘛你没看到有人偷听我们说话呀

  不把他抓回来,难不成还要放虎归山说不定我们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呢”

  孟灏川却不以为意的摇着头说道“这个人的行动速度非常的快速。

  即便你刚才追上去,也已经找不到他的踪迹了。

  很显然,他应该是那种训练有素的人,在我看来他们就是那种被人安定的训练出来专门收集情报的存在者。

  我和他刚才只是站在门外什么也没有做,除了是偷听我们的谈话,我想不出有第二个可能性了。”

  李倩楠有些诧异的看着孟灏川,但是脚步也确实是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追上去了。

  他们两个人又走回了这个院子,然后二人站在院子里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却发现也的确是什么都没有的。

  李倩楠努着嘴说道“这事儿也太邪乎了。

  想查什么本就无从下手啊还有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就出现了这种命案。

  那接下来如果我们真的着手去查到了一些什么事情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灏川,你说我们帮他查这些东西,会不会也算是扰乱空间秩序呀

  我们两个人在这里难道不是应该什么都不做吗

  当老老实实的吃瓜群众,然后看着事情的发展,最后看着盛有灵魂碎片的人死去抽离灵魂碎片不就可以了吗”

  孟灏川转身看着逐渐高升的太阳说道“那你告诉我灵魂碎片在哪里

  如果你告诉我灵魂碎片等位置的话,我一定终止这件事情。”

  孟灏川这么反将一军,李倩楠当即就怔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才是目前最糟糕的情形,他们来到这里的日子也不短了,可是依旧查不出任何有关灵魂碎片的事情。

  也就是说,在他们没有感应到灵魂碎片的具体位置的时候,他们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十分被动的。

  不管是做与不做,都无法判定他们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孟灏川又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况且我们只是在帮助别人查真相而已,没有动用我们自身的灵力去帮助他们。

  只要没有动用术法,只单纯的依靠我们自己的本事,应该也不算是扰乱空间秩序。

  况且她真的长得太像筱安了,不瞒你说。

  有时候我甚至都在想,如果这一次出来的是流笙就好了。”

  李倩楠明白孟灏川的意思,要说这世界上还有谁比他们更加迫切的想要让筱安活过来。

  那么肯定也只有顾流笙了,只见她抿了抿唇说道“那也没有办法呀。

  谁知道这里会有一个就连长相都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呢”

  孟灏川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进了屋子。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带出这个院子。

  当然也没有人会愿意来这个院子里找他们。

  直到夜里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这才坐到了院子里。

  没错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他们两个人决定要亲眼见证一下这个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只是奇怪的是,他们两个人坐在院子里,一整个晚上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

  也没有半点事情发生过,就连之前被提到每天夜里都会出现的那种诡异的声音也没有出现过。

  李倩楠打着哈欠,没有精神的看着孟灏川说道“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坐在这里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那东西根本就不敢出现了呢”

  孟灏川没有说话,起身看着即将升起来的太阳,然后默默的回了房间。

  这还真不是他不想去搭理李倩楠,相反她也是熬了一整夜,连眼皮子都没有眨过。

  中间李倩楠好歹还闭着眼睛偷了一会儿懒。

  他可是全程神经都紧绷着的,如今天已经亮了,他整个人也就松懈了下来。

  可是如此一来,他的睡意也就如同洪水一般涌了上来。

  哪里还有精神去动脑筋想那些事情

  李倩楠也立刻起身,然后抻了抻懒腰,然后又连续打了几个哈欠。

  然后这才又说道“天大地大,睡一觉最大。”

  说完他也跟着回了房间,于是他们两个人趁着大白天,天气恰好晴朗,纷纷都去会周公去了。

  就在他们两个人正睡得香甜的时候,却忽然被一阵猛烈的晃动给摇醒了。

  然后他们两个人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萧安和她的婢女分别站在了他们的房间里。

  萧安见孟灏川醒了正要说话,却见她的婢女竟然如同身负洪荒之力似的。

  直接将还半睡半醒的李倩楠拉了过来,然后邀功似的说道“小姐我把她给拖过来了。”

  萧安哪还有功夫计较这个,只见他立刻神色异常的说道“又死人了。”

  听到这四个字,他们两个原本还混沌的睡意,忽然就变得清醒起来。

  只见孟灏川立刻跳了起来,然后问道“什么意思啊

  怎么又死人了呢昨天晚上那种声音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怎么可能又会死人”

  萧安听了他这番话,当即也是十分诧异的反问道“你说你晚上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李倩楠也立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道“对啊

  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人一晚上都没睡,就一直在坐在院子里,本想等着他出现,可是没想到我们枯坐了一整个晚上都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发生过。”

  萧安却神色惊骇的说道“出现了。

  昨天晚上出事了,只不过那种声音出现的地方是

  是我父亲的院子,昨天夜里,我父亲院子里的几个守卫全部都死了。

  就连我父亲他也受了一些轻伤,可我问他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连他身上的伤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来的。”

  萧安在阐述这些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一些哽咽。

  他做这一切的目的说白了就是想要保护他们这个家。

  可是现如今原本平静的萧府,却因为他的缘故生生的死了如此多的人。

  他的心情其实是十分的复杂的,当然他也只是把这些事情的错误都归咎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从始至终他也没有半点丝毫去怀疑过孟灏川和李倩楠他们两个人。

  李倩楠连忙摆着手说道“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做呀。

  正如你们所见,我们熬到了白天之后,实在困得不行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萧安微微一笑,然后看着李倩楠说道“我真的没有质问你们的意思。

  只是发生了这件事情,我一时之间乱了阵脚。就是下意识的小乐告诉你们一声,让你们帮我拿个主意。”

  孟灏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便低声说道“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去看一下现场”

  萧安立刻点着头说道“我也是正有此意。

  你们放心,我已经让我父亲搬到别的院子住去了,我说我担心他的安危,所以他也不会不去顺从我的意思。”

  于是三个人就来到了萧老爷住的院子,到一进这个院子,他们两个人就被这个院子的装修给震惊的瞠目结舌了起来。

  他们从进府到现在,一次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所以也根本就不知道原来这萧府竟然还别有洞天。

  这个院子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可是院子里的所有的装修。

  大到屋顶书架,小到瓦砾石子,竟然全部都是那种金光闪闪的样子。

  推开院门以后,他们差点儿闪瞎了自己的眼睛。

  没有错,这里全部都是以黄金制作而成的。

  李倩楠特意从地上捡了一枚黄金的鹅卵石形状的石子,放在嘴巴里使劲的咬了一下。

  然后这才低低的嘟囔着“竟然全部都是真的”

  萧安显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变化,只是一味的在前面引路。

  等他们三个人来到院子中间的时候,就看到了吃惊的一幕。

  因为他们入眼所见的那些尸体,竟然和昨天白天他们发现的那些尸体的状态一模一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