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哥你怎么打人啊?”

  沈北军手脚并用的从地下爬起来。

  站在地下晃了下身子。

  好疼啊。

  好像身上和散了架似的。

  他就没被人这样打过!

  这个沈南川!

  只是,他一抬眼,看到沈南川那如同寒潭般深不见底的眸子时。

  全身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一腔的怒气被他硬生生给压下去。

  他抖着唇,开口的话都跟着结巴了起来,“哥,你得给我个说法,我可是你亲弟啊。”

  “你怎么能这样?”

  “哥,爹娘不在家,你就这样对我吗?”

  沈北军没底气。

  最后,还是结巴着把沈爸爸沈妈妈给搬了出来。

  孙晓红的脸也黑了。

  她瞪了眼顾海琼夫妻两人,两步走到了沈北军的跟前。

  “摔到哪了,让我看看……”

  “媳妇我,我真的没事,不疼的,这会儿就不疼了。”

  沈北军感动啊。

  自家媳妇这一关心自己,嗯,他觉得身上哪哪都不疼了!

  媳妇果然还是心疼自己的!

  这么一想,沈北军是精神抖擞啊。

  连刚才被沈南川踹的那一脚而在心头涌起来的郁闷和戾气都不知不觉的散了不少!

  孙晓红瞪了他一眼,“没出息。”

  “他打你,你不会打他啊。”

  “你们都是一样的人,他凭啥打你?”

  “你个没出息的,你说说你,我嫁你有什么用?”

  “跟着你当乌龟王八蛋!”

  “没用。”

  “媳妇你别骂了,哥他们都在瞧着呢。”

  让他反驳孙晓红的话?

  他没这个想法。

  让他去反扛沈南川,甚至是如同孙晓红说的那样。

  还手?

  打死他,他也不敢呐!

  最后,他只能苦笑着低声哄孙晓红,“没事的,他是咱哥,是为了我好……”

  “你……我懒得理你。”

  “最好让你打死你得了,我也好带着孩子改嫁!”

  气呼呼的瞪了眼沈北军,她咚咚咚的跑回了屋子。

  对于他们夫妻两人相处的方式。

  以及沈北军是不是被自己媳妇欺负,沈南川不管。

  他也懒得管。

  只是看着站在那里没敢动的沈北军。

  沈南川冷笑两声,“爹是怎么受伤的我已经都问清楚了,你呢,最好祈祷爹没事,不然的话,我就把你这双手双脚给打断,让你一辈子出不了这个屋门,家门儿!”

  “哥,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都是爹,他自己听了人家几句闲话,一时气不过才闹起来的……”

  沈北军觉得自己还冤枉呢。

  他看着沈南川,满脸的委屈,“哥,外头那些人他们就是嫉妒我能娶到晓红,还有那些女人,一个个的都是八婆,乱嚼舌头根子,她们分明就是看不得咱们家好过嘛,就故意在外头造谣生非的,亏的爹竟然还真的信了那些话,哥,你给我评评理儿,因为外头那些谣言和人家闹起来,他自己成了这样,怪我吗?”

  这一刻,沈南川终于承认,这个弟弟,废了!

  他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想!

  转身朝着外头走。

  身后,沈小玲一脸的迟疑,“哥,大哥,我把西边的屋子收拾好了……”

  “不用,我和你哥去县城的招待所住。”

  反正,沈爸爸也是在县城医院的。

  顾海琼抱着沈一一站了起来,“你哥也就是回来看看,本来就没想着在家住。”

  “你呢?”

  “啊,我……”

  沈小玲被顾海琼这话给惊了一下。

  不住家里头?

  难怪她之前还说,那么多的行李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合着,嫂子放在县城旅馆了吧?

  眼角余光看了眼不远处紧闭着房门的东厢房,她咬了下唇,

  “嫂子,大哥,我和你们一块去县城。”

  “我,我还能帮着给爹送送饭什么的。”

  沈南川嗯了一声,算是听到了她的话。

  不过,走之前顾海琼却是带着孩子还有沈南川回了趟娘家。

  两个村子离的不远。

  以前的时侯顾海琼不想回家,更不想和顾家的人接触。

  那是她心里头有着个结。

  现在过去那么长的时间,虽然吧,她还是不能真心没有半点芥蒂的去接受她爹,还有家里头的这几个人。

  可是她却不能不承认,这是她出生的地方。

  这里有着她小时侯的一切欢笑或是泪水。

  见证了她的出生!

  近村情怯。

  眼看着就要看到前头的村子路口。

  顾海琼的脚步反倒是迟疑了下来,她甚至扭头看向沈南川,“要不,要不咱们还是去城里头吧?”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突然回去。

  她爹那些人会怎么样。

  还有,她也不想让自己去承受顾家那些人朝着她投来的异样眼神。

  就如同自己以前在家里头的那些日子。

  好像,她们才是一家人。

  而自己则是那个一脚迈入她们家,乱入且打扰了她们一家的那一个!

  这样子的感觉让顾海琼很难过。

  “怎么了?”

  沈南川并不晓得自家媳妇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但是,顾海琼脸上的迟疑以及怅然和涩楚却不是做假的。

  他的眉头拧起来。

  握着她的手,一本正经的看着顾海琼,“不想笑就不要笑,同样的,不想回家就不回。”

  “反正,岳父大人他好好的。”

  自家媳妇和她爹的关系不好他是有所猜测。

  可是和家里头另外的几个人。

  关系好还是坏。

  沈南川可是半点不在意。

  在他眼里头,那些都不能完全算是顾海琼的亲人吧?

  哪里有亲人把她给一纸卖掉的?

  是,自家媳妇这不叫卖。

  这叫出嫁。

  嫁到了他沈家去……

  哪怕心里头再不想承认,沈南川还是满腔觉得,自家媳妇啊,她完全值得更好的!

  当然,现在自己发现了她的好。

  那肯定就不能再给别的男人机会了嘛。

  媳妇,是他的!

  孩子,也是他的!

  孩儿他娘,还是他的!

  顾海琼低眸就看到他紧紧握着自己的大手。

  两只手牢牢的缠在一起。

  十指交缠。

  满满的暖。

  她嘴角轻轻扯了下,勾起一抹的笑意。

  抬起眼,她朝着沈南川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嗯,就进去看看,不停,看两眼就走。”

  “好。”

  沈南川看着顾海琼并没有多想什么。

  跟在她的后头。

  万事,有他呢。

  隔了两世。

  再次重新站在自己打小出生的村子路口。

  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

  她张了张嘴,心头有些闷闷的。

  不过好在,现在的她即不是没重生前的顾海琼。

  也不是上一世的顾海琼。

  顾海琼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一点点的平复下来。

  歪着头看了眼沈南川,“咱们走吧?”

  “嗯。”

  顿了下,沈南川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加上一句,“不想去就不去。”

  “好,我知道了。”

  她笑嘻嘻的,伸手捏捏沈南川怀里头的沈一一,

  “看到了吗,这就是妈妈出生的地方哦,妈妈小的时侯就在这里生活,长大的。”

  “一直到嫁给你爸爸呢。”

  沈一一被她爸整个抱在怀里。

  小小的身子缩在棉大衣中。

  只露出一个小脸儿。

  咕噜噜的大眼灵动的转着。

  看着眼前一切都觉得是那样的新鲜,好奇。

  这会儿她听她妈的话之后,小脸上更加不解了,“什么是嫁呀,还有,妈妈你在这里生活,那我呢,一一也在这里吗?还有爸爸,爸爸也和咱们一起吗?”

  她这满是稚嫩气息的话说的顾海琼两口子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顾海琼更是好笑的点头,“是啊,妈妈带着你,带着你爸这里一块生活呢。”

  “那,你什么时侯带着我去的大院啊,是我和爸爸还有妈妈一起去的吗?”

  “是一起。”

  顾海琼忍俊不禁,笑声银铃似的传出去。

  就是跟在两人身后的沈小玲,听了这话也不禁好笑起来。

  不过,自家嫂子没有去纠正侄女的话。

  她肯定也不会上前的。

  就这样,一行人朝着村子里头走进去。

  路上偶尔遇到那么几个人。

  顾海琼也一一笑着打招呼,什么叔伯婶子大爷大娘的一路叫过去。

  直到她们一行人走的没影。

  这些和顾海琼打招呼的人才有那记忆好的反应了过来。

  “哎哟妈呀,这过去的不是顾老三家的大丫头吗?”

  “哎,你这一说还真的有点像。”

  “什么有点像啊,就是那丫头好不好?”

  “这丫头好几年没回来了吧,我都以为她和家里头断了呢。”

  “你知道个啥,人家是跟着男人去了军队,听说是去享福了呢。”

  大家七嘴八舌的。

  等到这边顾海琼一行人走进顾家。

  整个顾家村的人已经一传十,十传百的把顾海琼带着男人孩子回家的消息风一般传了出去。

  不过是转眼功夫。

  大半的村人都知晓了这个消息!

  顾家简陋的院门前。

  顾海琼伸手轻轻推了一下,没动。

  看的后头的沈南川真想把前头的自家媳妇给拽开。

  然后他自己去推。

  真是的,有那样推门的吗?

  手放在门上。

  好像触电一样唰的缩回来?

  能推的动一下那门才叫个怪!

  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头想想,就那么抱着沈一一和沈小玲站在不远处。

  倒是沈一一。

  小脸上写满了不解和好奇,“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呢?”

  “哦,你妈妈在那里推门呢,不过那门太重,她一下子没推动。”

  “啊,那妈妈不是很累吗?”

  “爸爸你放我下来,我去帮妈妈推啊。”

  “爸爸你放我下来。”

  沈一一在沈南川怀里头拧着身子,一个劲儿的要往地下跑。

  却被沈南川给拒绝。

  “不行,下头太冷,而且地面太干,都裂了,又滑,不好走。”

  万一摔一下。

  再把手啥的摔破了。

  他家媳妇得多心疼?

  “你们是谁啊,找谁的?”

  身后,一道带着几分迟疑的声音响起来。

  带着几分的苍老。

  顾海琼听着这个声音,身子唰的一僵。

  这声音……

  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

  好半响。

  她深吸了口气,一点点的转身。

  抬眼朝着站在不远处,一脸疑惑的老人眼眸带笑的看了过去。

  “爹,是我。”

  “大,大丫?”

  顾爸爸是真的被惊到了。

  接着就是高兴。

  “你怎么说回就回了啊,也不往家里头说一声,我和,我好去接你啊。”

  知道自家这个女儿和他后娶的媳妇合不来。

  他把话说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眼神在顾海琼的身上扫过,顾爸爸满是高兴的看向了沈南川怀里头的沈一一,“这是你和南川的孩子吧,好,好孩子,长的真好看。哎呀,瞧爹高兴的,这别站在这里说话呀,走走,南川,大丫赶紧带着孩子进家说话去。”

  “还有这姑娘是……?”

  “这是我小姑子。”

  顾海琼这会儿的心思也放开了来。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这是她家!

  她回自己家,见自己老爹还有啥好担心的?

  大不了……

  大不了她们一家几口走人呗。

  坦然了。

  语气和神情也都自然和正常了起来。

  她帮沈小玲和顾爸爸做了介绍,不过却没有和顾爸爸一块进家去。

  在这个家里头。

  她唯一想要看到的也就是顾爸爸一个人。

  所以,那个家,她也没啥好进的。

  塞给顾爸爸五十块钱。

  她坚持要走,“我公公还在县城医院呢,我们得赶紧过去……”

  “这这是你们才到家吧?”

  “那边没人吗?”

  “你们两个这不是瞎胡闹吗,孩子也得吃饭啊,我让你阿姨给你们弄点吃的,也让孩子暖和暖和……”

  听着这话。

  顾海琼的眼圈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她以为,她爹不会想到这些,不会关心她的……

  她笑着摇摇头,“爹你放心吧,我们之前在镇子上吃过东西的,还有这丫头可不冷,穿的厚着呢。”说完之后她看着沈一一,“一一,叫姥爷。”

  “姥爷。”

  虽然不懂自家妈妈让她喊的这个称呼。

  但是,沈一一小嘴甜呀。

  而且,在她妈面前可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的。

  眉眼一弯,露出小脸蛋上的一个小酒窝,“姥爷好,我不饿,也不冷的。”

  “真的吃过了?”

  “吃过了的。”

  沈南川一脸的平静。

  哪怕是对着自家老丈人呢,也没有露出半点笑模样。

  不过这样子的沈南川倒是让顾爸爸瞧的顺眼,放心。

  踏实啊。

  比起那些动不动就笑,油嘴滑舌的可是要老实可靠多了!

  “爹,我们就先走了,回头要是有空,我再回家来看您。”

  “好好……”

  顾爸爸连着点了好几个头,说了好几声好。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

  “大丫,南川你们等会儿。”

  “爹?”

  “我去你们六叔家看看去,他家的驴车应该闲在家的,爹送你们去镇上。”

  多冷的天啊。

  这去镇上走也得走半个小时呢。

  大人也就算了。

  还带着个孩子……

  “不用了,爹我们很快就能赶到镇上的。”

  顾海琼有些感动,她拒绝着。

  顾爸爸却是坚持。

  转身要走的时侯,院子里头走出一位五十岁出头的女人。

  没看清,或者是没认出顾海琼。

  不禁老远就传来带着疑惑的声音,“老顾你在那里做什么呢,这是谁家的亲戚呀,是不是错了门儿?”

  “爹,你进去吧,我们走了。”

  顾海琼不想和这个女人见面。

  哪怕,她现在回想,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没什么真的坏心。

  不过就是人之常情的自私罢了。

  可是,有些伤害受了就是受了。

  她忘不了。

  对方也收不回去。

  她不会恨,但是,心里头有怨。

  顾海琼头也不回的走人。

  沈南川自然是转身大步跟着她走。

  沈小玲最后跟上。

  “老顾,这是谁啊,哎,你怎么,你去哪呀?”

  “我有事,你等我回来和你说。”

  顾爸爸来不及再多说,赶紧去借驴车。

  等到他这里套好。

  再把车子赶出村子里头去。

  走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才追上顾海琼一家人。

  “大丫,南川你们都上车,这上头我铺了褥子,把孩子抱上来暖和些。”

  顾海琼回头,看着驾车的顾爸爸苍老的脸,以及那鬓角两侧和半头的白发。

  心头很是有些不是滋味儿。

  她爸,这也是六十岁的人了啊。

  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能回个几回?

  “嫂子……”

  沈小玲轻轻拽了下顾海琼,问她要不要上车。

  “大丫,上来吧?”

  顾爸爸的语气里头多了抹祈求,以及微颤声音里头的期待。

  她心头一痛。

  想也不想的点头,“好,那就谢谢爹。”

  沈一一坐在车子上高兴的不得了。

  这丫头好奇呀。

  看着坐在前头赶车的顾爸爸,她竟然一点点的挪过去。

  想要伸手去摸驴屁股。

  刚好这个时侯车子一个不稳,颠了两下。

  沈一一朝着车子的下头就栽了下去。

  “一一。”顾海琼魂儿都要吓没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