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与无常蛋疼滴二三事征文 > 213 记住我原有的模样
  “你这个疯女人,是不是要死了!”孟婆竭尽全力痛喊了一声,顿时,力气一下子被抽空而瘫软中。

  我冲着一旁看戏的小白挤了挤眼睛,示意他赶紧过来,捏捏我的胳膊。

  感觉到痛意之后,更是纳闷了。那张皮居然扯不下来,按说不是这样才对。

  “丫头,你该不会是想着那张皮是贴上去的吧?”谢必安笑着看向痛得连连抽着气的孟婆,转头看向我。

  “可不是嘛。”我双手交叉环住自己的腰,再一次一步一步走向孟婆,弯下身子,盯着那张脸,看了许久。“不行,我得再试试。”

  孟婆一听,吓得立马伸出手盖住自己的脸,甚是担心,全身都在颤抖。我心一软,就不好下手了。

  “孟婆你自己说说,那个坏老头子怎么易容的,今儿找他又是干什么?”

  她假装自己哑巴,只会颤抖不会说话,若是我不吓唬的话,恐怕一晚上都不吭声。

  “当时他给我打了麻醉,我整个人都是昏迷的,哪知道啊?”

  话说得不多,口气倒是不小。

  “嗯,继续说。”

  “说什么?”

  我顺势往她坐上的椅子踢了踢,“装糊涂是不是很好玩?”

  估计是担心被我扯脸了,一害怕,她忽然坐直,带着椅子慢慢的往后挪动,停到了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斜睨我,小声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不需要对你们一一汇报。”

  谢必安一直保持着臀部靠在桌上,一手托着另外一只手,右拳顶着下巴的动作。悠悠然看向我,笑了笑,侧过上半身,道:

  “我们都知道你孟婆没有妹妹,现如今你还要嘴硬,继续对我们撒谎,你觉不觉这你这是在玩火?”

  平日里的小白,笑嘻嘻而阳光带着逗比,此刻,居然露出了令人害怕的一面。

  我扬起头,为增加气氛,阴笑了几声,道:“你若是想的话,我们随时随地满足你。怎么样?”

  “你们……”孟婆的脸恍然一下,变得犹如一张老旧的宣纸,白中带着蜡黄。“你们可千万不要乱来,我,我说。”不断哽咽着口水,“是,你们说得对。那个老头子跟我说过,换来脸已经做了修改,所以我就去找他算账了。”

  我和小白对看了一眼,上前后,我说:“换脸的对象,你可知道她是谁?”

  “当然了,我孟婆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

  那是当然,随随便便起来根本就不是人。这句话我没说,浪费我的口舌。

  “说!”谢必安站直了,走到我身边说道。

  “她好像叫做琴儿,也是倒霉,转世投胎了几次,结果都还是年纪轻轻就死掉了,到头来,回到这里还是过着苦日。后来,我走在街上看见,对那张脸就心动了。”

  “等等,孟婆你该不会是转性了吧?”我惊呼。谢必安掩着嘴笑,而范无救伸手推了推我,示意我要严肃。

  ”才不是,我,彻彻底底的女人!”孟婆立即反驳,随后继续道:“见她家穷,我又需要一张脸。就找上了她。一开始她不同意,后来,我一次次加了价钱,她就同意了。”

  “那张脸和之前给你看的照片是一样的吗?”范无救忽然问一句。

  我和小白惊诧了一会儿,同时看向孟婆。

  顿时,她做出了一副思考状,半晌后摇头:“不是。”

  “你再仔细想想!”我一着急,拍着桌子。

  孟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记得清清楚楚,两张脸的确不一样,我骗你们干什么。”

  倒也是,难不成有两个琴儿?

  范无救接着问:“当时你认识一个叫做罗伯特的外籍人吗?”

  “不认识,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么一说,我似乎明白了。

  小白看着我也是明白的表情。不过,还是大黑聪明。

  “还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那个老头子一直以来都是住在哪里干那活计的么?”我说。

  “嗯,不错。”孟婆忽然想起什么似乎,结巴道:“他易容之后的脸,是不可能在恢复以前的样子。这话也是告诉你们,别打我这张脸的注意,还有,我是花了大价钱的,她心甘情愿换给我的,你们可不要告我状。”

  这话,我们没有接。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算计和预防。

  既然这事孟婆没有错,我们也犯不着留在我们家里看守了。

  不过,转念一想,若是没有喝孟婆汤就不能够过柜鬼门关,或许,那个无脸女,我们有机会见上一面。

  一问,果然,也是多亏了孟婆这些天忙不过来。再加上,她似乎很担心我们散播她换脸的事实,我们随口一说,她便是答应了。

  见到无脸女是在次日,早上六点半。

  我们几乎是一宿都没有阖上眼睛,随时注意外面的动静,一听到敲门声,便是前去开门。

  无脸女,抛开那张没有五官的脸以外,看上去倒是清清秀秀,婀娜多姿。

  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主题。

  “你是琴儿?”

  她只听声音就能够准确的冲着我点点头。

  “嗯嗯。关于你前世的事情你记得吗?”

  她迟疑了半晌,稍微点点头。

  这样正合我们意。

  谢必安开口说:“罗伯特是你什么人?”

  “是我前前前世的丈夫!”

  我又松了口气,道:“你想见见罗伯特吗?”

  她没有说话,只摇着头。

  “有些事情我们想要找你确认。你和孟婆是不是交换脸了?是你自己同意的吗?”

  “嗯,是我自己答应的。”

  “恕我直言,罗伯特和我们认识,他特别想念你,交给我们一张照片,不过,孟婆却告诉我们,那张脸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原样。所以,这样一来,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她立马背过身,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们没有逼你回答的意思,只不过,罗伯特苏醒的时间不长了,若是能够安排你们见上一面,对你们两个都好,你说呢?”

  “对不起。”

  “哈?不是,你不用抱歉。”我轻步走上前几步,她立马察觉到,警惕起身后,给我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你是不想见罗伯特吗?”我站在原地不动。

  “这不是想不想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有,我和罗伯特的事情,感谢你们为我们着想,就让他记住我之前的样子。算我拜托你们好不好?”说完,她的双脚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这里的准备。

  她都哀求我们了,我又能够说什么,说不?不会的。

  喝过了孟婆汤,她便是进入了鬼门关,去了一个属于她的地方。

  当我为两人惋惜的时候,夜叉回来告诉我们,罗伯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沉睡提前了十八个小时。

  “这又是怎么回事?”范无救语速很快,不过吐字清晰。

  夜叉抹额,沉思片刻,抬眸说道:“似乎还是因为离开太久了,树林内其他的妖气又太重,侵蚀了他,能够恢复的话,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说完,见我看着他,不耐烦说:

  “那片树林现在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就连你的那些破花破草也是。”

  “喂,你心情不好,我们心情就很好吗?”我立即怼回去,余光看见小白瞅着我,站起来,“我去看看青阳伤口怎么样了?”

  回到小木屋,青阳正坐着张望,一见到我就眉飞色舞的。

  “娘亲,你去哪儿了?”

  “出去办事了。老实和我说,伤口还痛不痛?”

  青阳嘟着嘴,身子都瘦了一圈,一摸小爪子,肉感变成了骨感。

  “痛,只动一下下就好痛好痛。”

  “这样抱着你还痛吗?”

  “不痛,嘻嘻。”青阳傻乎乎地笑。

  “邹舟,你放下青阳出来一会儿,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直接抱着青阳出门,走到小白身边,他见到青阳脸上白一阵青一阵,不过叹口气后,还是说话了。

  “你和夜叉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反问。

  他翻着白眼,说:“你们两个这些天走的倒是挺近的,你说怎么回事?”

  “小白叔。”我笑着。

  “别叫得这么亲热,赶紧说。”

  “你闻,是不是一股醋味?”

  谢必安侧过身,冲着我用鼻子哼哼,“快说,别跟我打马虎眼。”

  “根本就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让我说什么。现在才发现你原来心眼是这么小的啊。”我假装生气,龇牙道。

  “我心眼大着呢,只是你们两个之间有秘密,这个我是感觉到的,你当我白痴啊。”

  小白一副吃醋又嘴硬,而且还生气的滑稽脸,看着我直接笑喷。

  “喂喂喂,小白叔,你是男子汉,大气点嘛。”

  “喂喂喂,你们两个就是这样喊来喊去的,别在我们面前提起这个字,说,你赶紧交代。”谢必安鼻孔都放大了。

  “小白叔,我们现在是主仆的关系,没啥的,真的,你要相信我。”

  盯----

  “你的眼睛在告诉我,事情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小白叔你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机智勇敢又幽默,还长了一张帅气的脸蛋儿,以前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好喜欢你哦。”话,还没有说话,,某人冷酷、无情无义的打断我的话。

  “你都已经拍到马蹄子上去了。”吹了一声口哨,“别逼我采取特别行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