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水丞相转头问着身边的男人,他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太子这么生气,恐怕事情有些严重吧。

  太子一怒之下,直接拍桌子,把水丞相吓了一跳,他已经不敢再问了。

  只希望二女儿能赶紧的抚平太子的怒火才好。

  “你故意伤害自己的姐姐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不从实招来,小心本太子将你压入大牢。”

  一听到是这个结果,水青幽自己也吓了一跳,坐在柜台那里,微微的愣住,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眼睛已经湿润。

  可是这个时候承认也无疑是要将自己往死路上逼,于是只能咬紧牙关,绝口不回答回答这件事情。

  而且她在放那条狗的时候,明明检查了周围根本就没有人,所以她敢保证,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的。

  “臣女不知道太子所说何事?”

  “你以为太子府的人都是瞎子吗?太子府的人可明确看见,你直接的将狗放出来,引导它去咬你姐姐,你经常出入太子府,猎豹对你熟悉,所以你就这样引诱他对吗?”

  水青幽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难道这件事情真的被人发现了吗?

  可是当时明明没有人,还反复确定了几遍,难道真的是自己不留心,被人看见了也不知道!

  “太子凭空造白的冤枉我,这就不好了,他是我的姐姐,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不承认,好,你说本太子冤枉你,那本太子就叫证人来。来人,将证人带进来。”

  说着,从外面就走过来,太子妃的一个婢女,她回头看着这个人,确实有些眼熟,应该就是太子府的人。

  “回禀太子,奴婢昨天确实看见,二小姐打开了猎豹的笼子,并且引导她去咬大小姐的。”

  水青幽又听到这话,彻底的愣住了,原来真的是被看见了。

  水丞相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太子:“不可能,小女一向温和,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丞相难道怀疑是本太子府的人在撒谎吗?”太子厉声道。

  “老臣不敢,老臣只是按照自己对女儿的理解回答而已。”

  “那我告诉你,水澜渊现在还在昏迷,身上浑身都是伤,全部都是拜你的二女儿所赐,是本太子府的人亲自看见你这位善良的二女儿对自己的亲姐姐下毒手。”

  水青幽现在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件事情,当时只是因为太过于嫉妒了,才会不假思索的想要害死她,可是她没有想到她没有死,还会惹来这么多的事情,如果当时水澜渊死了,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臣女之所以会这么做,都是因为臣女爱慕着太子。所以臣女不忍心让你被那个克星所害,她如果嫁给太子,一定会克死太子的。”

  “胡说八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敢强词夺理,来人呢,将她押入天牢,连自己姐妹都不放过的女人,不配留在这个世上。”

  水青幽没有想到太子的态度竟然会这么僵硬,听到她要将自己压入天牢还会出死,他瞬间吓得脸都白了,跪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希望父亲可以为她求情,毕竟她是父亲最爱的女儿,她知道他一定不舍得让自己死。

  “太子,我想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等事情查清楚再定清幽的罪也不迟。”水丞相还在为自己的二女儿说话。要她看着二女儿被关入大牢,而见死不救,他是做不到的。

  “这种女人留着何用,带下去。”太子态度僵硬,根本就不听别人的劝告儿,这个时候想死也,上前准备将她拖走。

  水青幽顿时像发疯一样大喊着声嘶力竭:“太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这是为了你好。”

  但是太子将头转向一旁,根本就不想看他,也听不进去她所说的每一个字。

  “等等太子!”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句声音,没有过多久,就看见一脸苍白的陆颜清,在徒弟的搀扶下从外面进来。

  一走进来就跪在水青幽旁边,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的人。

  “求太子还是放过舍妹年纪小,肯定是对我这个姐姐有什么误会才会如此做的。”

  太子见她来了,又是怜惜又是惊讶:“这个女人如此害你,你怎么还能替他求情呢?”

  “再怎么样,她都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能忍心让我的妹妹因为我而坐大牢呢?臣女一直生活在山上,与妹妹关系并不好,所以妹妹肯定是有些误会,才会做出如此事情,还请太子宽宏大量。”

  太子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替自己的妹妹求情,看她脸色苍白身上,透过衣衫和纱布,伤口渗出的血液都清晰可见。

  他看起来又有些心疼,更加的觉得水青幽可恨。

  “不行,本太子绝对不饶过他。”

  可是陆颜清是下定决心要求这个钱的,她重重地给太子磕了一个头,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舍妹年纪小,又是家里最宠爱的孩子,肯定,在教育上有些疏忽,还请太子宽宏大量,给她一次机会,我想她肯定不是有心伤害我的。”

  水丞相看着这个女儿,也是一脸的错愕,明明受伤的是她,她竟然还会为自己的妹妹求情,他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宽慰,不愧是他的女儿,关键时候确实有些用处。

  她见太子不说话,于是又接着说:“澜渊知道太子是心疼我,所以才会来,这里兴师问罪,只是她是我的妹妹,血浓于水,我不能弃他与不顾。”

  太子真是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心疼是疼他的伤,生气是她太过于善良。

  “好,本太子就暂时饶了她,不过还是要惩罚,那就罚你禁足一个月,直到你和庸王为止,不仅如此还要发你抄写经书一百卷。”

  “多谢太子。”陆颜清磕头道谢,可是那个水青幽可是一点都不开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