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抄家灭族
  1123抄家灭族

  高季辅厉喝过后,成家家仆明显气势为之一滞,杀官造反?这四个字太可怕了,他们这些家仆想都不敢想,一时间有些犹疑,成恒见状大怒,一刀劈翻一个不知所措的家仆,怒喝道:“你们都是我成家家奴,不想死的就跟我杀”。

  成恒也是个狠角色,年不过三十,但是多在海边打拼,三教九流无所不识,现在见得父亲被杀了,心中那股子狠劲儿也起来了,杀了高季辅,大不了跟着海上飞出海,在海上逍遥快活。

  一众成家家仆见了也是胆寒,转头就向高季辅等人冲去。家国家国,在这个时代,始终是以家为主的,特别是这样的大家族,只认得家族,哪里认得官府,这些家仆都是成家豢养的,现在见得成恒发狠,自然也是抛却恐惧跟着干了。

  一时间,高季辅压力大增,身边简化版的却月阵已经被冲散,衙役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慢慢的由边打边撤的撤退变成了溃败了。

  高季辅眼中大恨,狠狠地看了一眼那手拿长叉冲过来的海上飞,他要记清此人长相,待来日定请殿下出兵剿灭此賊。

  都是步战,高季辅相信只要他跑,这些人是追击不上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高季辅并不是无脑莽夫,正想着吩咐分散撤离,向村口大道跑,因为只要上了大道,他不相信这些人还敢光天化日之下追杀。

  正在高季辅张口之际,一阵哒哒马蹄声传来,高季辅回头一看,便是大喜,只见得村口那边一大队披坚执锐的骑兵冲了过来。

  高季辅当即回身,抖擞精神持刀劈砍,“官军已到,贼人还不授首?”

  众人皆惊,远处奔来的罗承业也是大惊,马上飞奔只看见一群衙役几十人被两伙人一百多人给追杀着,好不凄惨,定睛一看,那持刀呼喝,仅着单衣之人可不就是盐铁副使高季辅嘛,罗承业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果真有人要谋害高副使啊,当即举枪喝道:“冲啊”。

  这场战斗很快就平息了,罗承业二百精锐骑兵一到,这海边都是平坦之地,骑兵冲锋过来,这些家仆,海匪哪里有抵挡的能力,一个冲锋过后,地上留下一堆嗷嗷叫的伤者,成家家仆一个接一个的跪地求饶,唯有海上飞身边的十余名海匪护着海上飞向海边跑去。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徒劳,罗承业领着骑兵拍马冲去,瞬间将这伙人给包围了。

  海上飞脸色惊怒,他却是没想到此行这么多意外,为何会有正规军在这,为何还是两百骑军,晃荡一扔,海上飞扔掉了手中长叉,认栽了。

  “多谢罗都尉援救之恩”。高季辅也是大松了一口气,捂着臂膀上前感激拜道。罗承业是四品的上府都尉,高季辅只是从五品的副使,又是高季辅的救命恩人,所以高季辅自然是恭敬感激了。

  罗承业甩了甩枪尖血滴,翻身下马,扶起高季辅笑道:“高副使不必多礼,本将奉太子殿下之命前来协助高副使,幸亏没来晚啊”。罗承业看了看血染海滩的战场,也是暗道幸运。

  方才那般危急状况,他可是看在眼里了,若是再晚来些时候,这太子的心腹盐铁副使说不定要折在这儿了,要是那样的话,那他罗都尉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高季辅真有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直拱手道谢,又是疑惑问道:“都尉怎会到此?莫非真是高某命不该绝乎”。

  “本将奉命而来,到了海安不见副使当面,却是不妥的,另外,本将猜想,副使来此查勘盐场,却是带足了衙役护卫,又有殿下嘱咐,有人欲对副使不利,心中放心不下,所以急忙赶来,好在为时不晚”。罗承业丝毫没有上官架子,堆起笑容对高季辅笑道。这人是太子心腹,此行刚好救他一名,借此与他打好关系,岂不美哉。

  高季辅闻言心中亦是大为感动,接过护卫捡来的官袍,整理衣冠直朝罗承业拜道:“季辅拜谢将军救命之恩,回了巡院,定要当面敬酒相谢”。

  “哈哈,好说好说,季辅唤我承业即可,待我收拾了这帮贼子再叙”。罗承业也不是纯粹的武夫,脑瓜子好使,当即就是称呼高季辅表字,言语之间,两人关系骤近。

  将海上飞以及成恒等人全部绑缚,又去查封了成宅,急急回了县里,高季辅一出胸中恶气,查抄了成家,所有人等即可下狱,依法判处,又清点成家家财,封装入库。

  而当晚,李破军就是收到了汇报。

  看完了汇报,李破军也是气怒得很,“区区一个成家,也敢勾结海匪谋害朝廷命官,朝廷威望何存,舅舅,成家上下一百三十口人,除却老弱妇孺,其余尽皆按照谋逆罪处死,无须三复奏,择日审判行刑”。

  长孙无忌听得一愣,眉头微皱,直劝道:“殿下,这成况等人罪无可恕,但也未有谋反意图,罪不当涉及家人的,再者我朝律法宽仁,京外三复奏之下甚少死刑,如此大杀,恐是不妥啊”。

  李破军听了也是眉头一皱,朝廷律法太宽松了这一点李破军是很不喜的,虽然确实人性化,但是也纵容了那些胆大妄为之人,便说海上飞,此人游弋东海,劫掠过客,手下人命不少,实为悍匪,按照李破军的想法,此人应该直接派兵剿杀,但是实际情况是,只要海上飞诚心归降,献兵献粮,不仅不会有罪,朝廷里那些标榜着仁义的儒士们,甚至会给海上飞表功请官,美其名曰以德服人!

  想到此处,李破军心中那是大为恶心,当即直对长孙无忌毫不犹豫的说道:“舅舅无须多言,朝廷命官都被谋害,以至受伤,这是何等的刁民,不识王化,丝毫没有敬畏之心,不严惩无以正法纪。今天不杀成家,明天就会有这个来谋害朝廷官员,那个来抵抗朝廷政令,如此下去,还要法纪有何用。

  劳烦舅舅吩咐下去,成家之人,除却老弱妇孺,其余精壮,查察清楚,良善者绕其一命,发配远州,但有作恶者,尽皆处死,就在东大街中心,当众处斩,以儆效尤”。

  李破军终究是忍不下心来全部处死,毕竟成家人中也不可能全是坏人,若是错杀良善之人,李破军也是心中不安,甄别一下,将那些心地本就不良之人一并杀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