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诛仙 > 135|更新(赠送三千字更新)
  1

  楚然原本是想提醒温善小心,这种食铁兽最为狡猾,装死不成,就该咬人了。它的牙齿异常锋利,啃兵器跟玩似的,咯嘣脆竹子味。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见原本瘫在温善手上闭眼装死的食铁兽忽的睁开了眼睛,一双滚圆的眼睛黑的发亮,透着兽类的凶性。

  楚然见了,当即就觉得要不好。

  果不其然,那食铁兽整个身子弯曲拱起,咧嘴龇牙,锋利闪着寒光的牙齿便朝着温善手背上咬去。

  “!!!!!!”楚然。

  药丸!

  这是食铁兽惯用的套路,百试不爽。

  靠着萌萌哒小巧可爱的模样,降低敌人的警惕性,然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达成意想不到的效果!

  基本咬一个,一个准。

  百发百中。

  当时,楚然觉得这回也一样,这食铁兽恐怕要跑了。正脑海里迅速的思索着应对之策,然而……

  出人意料的——

  就见温善没事人一样,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被以锋利爪牙杀伤力破表的食铁兽给狠狠的咬了一口,结果眉头都没皱一下。

  反而是将手上的食铁兽提了起来,目光盯着它语气严厉的说道:“没死?”

  “……”一脸懵逼的食铁兽。

  它刚才是咬了这个人没错吧?

  咬了他一口吧……

  用尽全身力气去咬的吧……

  为什么这个人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食铁兽,怀疑人生ing……

  一旁的楚然见状,脸上也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他目光惊异的朝着温善手背上看去,就是刚才被食铁兽咬了的那个手背,见上面光滑平摊没有丝毫痕迹,脸上惊异的表情更甚。

  那该是何等的“铜墙铁壁”啊!要知道食铁兽可是连神兵利器都能咬断,咯嘣脆,青竹味,啃兵器铁刃就跟啃豆腐一样。而这人,被食铁兽咬了一口,竟然丝毫事情都没有。那手背上,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

  楚然心下惊异,这温师兄果真是不简单。不只是他,楚然心下想到,他这几日遇到的人,无论是宋怀远、谢知还是如今的木舟、温善,都没一个简单的。这上清宗果真是卧虎藏龙,能人辈出。

  楚然不禁想到,在这上古神话纪元,仙神妖佛人共存一界,天才妖孽共出。风起云涌,百家争鸣。那是只有在古籍记载中才能见到的盛况,他也曾惋惜过,不曾亲眼所见过这个群英汇聚的上古纪元。而如今,他正与这些人共处一个时代。

  不知是该觉得幸运还是惶恐,因果,命运,对于他而言乃是过去,但在当下却为现在的时光。

  楚然想,不管是何种,他只知道自己从无畏惧。

  只要知道这点便足够。

  至于其他,顺其自然吧……

  相比起楚然的惊异,一旁的木舟见状倒是神色淡定,见怪不怪。显然是心底对于温善的本事有几分了解,他和温善同为外门弟子,常年打交道。对各自的实力心下都有底,木舟早见识过温善那堪称是非人哉的皮糙肉厚,当年围猎战的时候,他以一敌百,上百个魔修围攻他一个,无数法宝兵器朝他攻去,愣是伤不了他丝毫皮毛。

  区区一个食铁兽哪抵得上数百魔修的兵刃法宝,木舟心道。

  能扛得住食铁兽的利齿,显然不是简单的事情,楚然猜测,温善或许是修炼了某种防御类的功法。

  ↑不,他只是种族天赋而已。

  生来就是天赋异禀血统强悍,屹立在上古蛮荒所有妖兽顶端的十大凶兽之一的穷奇,温善,目光嫌弃的看着手上提着的那个弱弱小小的黑白灵兽,语气不屑的说道:“只有没本事的妖兽的才会靠装死逃脱敌人。”

  “……”正沉浸在生平第一次咬人失败的巨大打击中,回不过神来的食铁兽。

  不,我还会咬人。

  并不只是会装死好吗!

  然而,当食铁兽滚圆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目光落在了温善那完好无缺的手背上,顿时觉得……牙疼。

  嘤嘤,欺负兽!

  逃脱计划失败,黑白相间的可爱萌萌哒的食铁兽,垂下头来,浑身气息恹恹,宝宝不开心,宝宝有小情绪了。

  不得不说,不愧是将天赋点全点在卖萌上面的国宝,它这样子还真……挺萌的。若是换一个人,估计就得被它给萌翻了,然后哄它投喂它,它顺势报个大腿什么的。然而,它遇到的是以凶恶、铁石心肠文名的凶兽穷奇。

  这是罕见的get不到熊猫萌点的硬汉派的凶兽,所以,面对着食铁兽的卖萌求抱抱求虎摸,温善只是露出雪白的牙齿阴森森的冷笑了一声,语气充满恐吓的说道:“知道像你这样弱小无能的妖兽落在我手上都是什么下场吗?”

  正低头垂泪发挥着天赋技能无时不刻不再卖萌的国宝食铁兽,顿时浑身僵住。

  它的内心涌上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就听见那头身上散发着恐怕可怕气息的凶兽阴森森开口说道,“都被我吃了!”

  “……”食铁兽。

  顿时吓得黑眼圈都没了!

  小脸惨白如雪。

  麻麻,要……要……要被吃掉了!

  温善满意的看着手上提着的吓得浑身缩成一团球,瑟瑟发抖的小灵兽,恐吓它道:“不想被吃掉的话,就老实听话!”

  食铁兽闻言,抬起头,目光战战兢兢的看着他,滚圆乌黑泛着水光的眼睛可怜巴巴的,透出“听话就不会被吃掉吗?”的疑问。

  温善这个凶兽恐吓起一只不成器的小灵兽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驾轻就熟,当下就打一棍子给一糖,对着食铁兽说道:“只要你听话,我就不吃你。”

  然后黑白相间的小灵兽,顿时露出“我很乖巧,我听话,别吃我”的萌萌哒表情。

  “……”一旁全程目睹了温善是如何威逼利诱、恐吓吓唬不谙世事单纯天真小灵兽的楚然。

  我给你说,你这样是要要遭天打雷劈的,渡劫的时候要被多劈几下的!

  不过,我只想说……干的漂亮。

  楚然看着那只在温善手上乖巧听话,萌萌哒可爱的食铁兽,心下大呼惊奇,没想到还真有人能治得住这顽劣的灵兽。

  修士不爱养食铁兽的原因除了因为它吃得多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食铁兽野性未驯,性子顽劣不受管束,实在不适合作为灵兽驯养,即便它们拥有强大的寻找灵草和灵气的技能。

  原本楚然以为要费好大一番功夫才能震住这只顽劣性子野的食铁兽,让它乖乖配合他们。而有了温善,直接跳过这步,但是省事不少。

  如此,倒是让楚然对温善刮目相看,这家伙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还是有点用处的吗……

  对于“驯兽”没有谁能够比同为凶兽的温善更有经验了,不像是人修世界那么复杂,妖兽的法则很简单,弱肉强食,弱者臣服强者。

  只要你足够强,你便能够统御所有的妖兽,这便是温善自诞生后学会的第一件事情。

  温善手提着食铁兽,小巧的黑白相间的灵兽乖巧的臣服在他的手上,看上去十分听话的样子,没有丝毫反抗逃跑的迹象。温善将食铁兽提到了楚然面前,目光看着他,英俊的脸上气息逼人,问道:“接下来如何做?”

  他如此一问,倒是让楚然语塞了片刻。

  在楚然的计划中,威逼利诱食铁兽是很重要的一环,但是如今这一部分已经被温善一个人搞定了。

  只能跳过这一步,直接进入下一步了。

  楚然目光盯着温善手中看似乖巧臣服失去了反抗挣扎逃跑意识的食铁兽,面无表情,心下沉思。

  他在犹豫,该如何选择。

  楚然并非是心大之人,不仅不是,恰恰相反,他其实是个多疑而敏感的人。他很难对一个人全然信任,更别提是一头灵兽,还是一头以智商高狡猾而闻名的灵兽。按照楚然的想法来说,他并不相信这头食铁兽是真正的臣服于温善,听他的话。

  他更愿意相信,这是食铁兽的狡猾,权宜之计。因为无法反抗逃脱,所以做出妥协,假装臣服,待到有机会,就趁机逃跑,反咬一口。

  这般,不管是妖兽还是人类,都是极为擅长并且常见的套路。

  符合人性。

  是智慧生灵权衡利弊之下做出的妥协和选择。

  说的直白点就是……

  楚然不信任食铁兽。

  信任对于楚然而言,是极为珍贵的事物,他轻易无法给出。

  然而,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表露出他的这种不信任,温善会不喜甚至是不悦。

  隐约的,楚然有一种直觉,他的这种不信任和怀疑对于温善而言,会是冒犯。

  他不信任食铁兽的忠诚,又何尝不是对温善能力的不信任。

  往深处了说,他的这种不信任,是对于整个妖兽,或者说是妖界法则铁律的不信任。

  楚然虽然多疑敏感,但是却也是个极为聪明和克制力惊人的人。正是他的聪慧和惊人的自我控制,让他在很多情况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做出虽然不符合他心意但却是正确的决定。

  他虽然不信任食铁兽,但是直觉和理智告诉他,温善这个人值得他信任。

  与他交好,乃是他想做的事情。

  楚然不愿意惹他不快,所以,即便他对那头食铁兽没有哪怕一丝的信任,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他。

  他将信任放在了温善身上,楚然抬头,目光看着温善,说道:“让它带路,去它的老巢。”

  温善闻言,目光深深地看了楚然一眼。

  虽然他不懂人修的复杂阴谋算计和情感,但是身为妖兽,他却对人的情绪喜恶极为敏感。

  楚然选择信任他,将事情托付给他。

  他对温善散发出诚挚的善意。

  而温善也感知到了他的信任和善意。

  温善想,我应该是不屑的,对于这种人族的软弱情绪,无能且无用。但是,我却没有以往的轻蔑不屑,反而……感觉很好。

  这种被人信任着,充满善意的交谈。

  一时间,温善感到困惑。

  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他应该厌恶这样的人,这种情感才对……

  ******************************************************************************************************************************************************

  2

  这种情绪并没有困扰温善太久,他听了楚然的话,便将手上的食铁兽放下,然后对着它说道:“带路,去你的洞穴。”

  楚然站在一旁,清丽秀美的脸上没有表情,一双眼睛盯着前面那只食铁兽。心里想着,这只食铁兽要是敢跑,驴他们,他非得揍他半死不可。掩藏在袖子的手,握紧了从袖中滑落下来的长剑。

  而那只食铁兽得到了自由,双足落地,回头目光看了身后的温善一眼,然后便朝前面跑了起来。

  温善对楚然开口说道:“跟上它。”

  闻言,楚然二话不说,便同温善一同跟了上去。

  木舟也沉默的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百草峰上

  元朗首座看着这一幕,感慨般的开口说道:“这太作弊了!”

  “让温善去考这关太作弊了。”元朗首座说道,温善乃是上古凶兽穷奇的化身。生来便威慑百兽,食铁兽面对他只有战战兢兢臣服的份,哪里敢反抗?

  作为这关的出题者和主考官,清光道君闻言笑道:“话不能这般说。”

  “这一关考的是弟子的心细和对于灵草和灵兽之间的共生性的了解,显然他们已经通过。”清光道君说道,严格来说,是楚然通过了。不过木舟的话,给他一点时间,他想来也能很快的领悟反应过来。即便没有楚然,他也能意识到这点。

  唯独温善,是想不到这点的,他打一开始就没去寻找采集过银线草,而是打的抢劫其他人的主意。可以说,倘若不是遇到楚然,他这关八成是通不过,要被开除出去的。

  清光道君目光看着镜中的楚然,心忖道,没有遇到这少年的话,以温善那强盗抢劫的作风,这关注定要失败。而这少年若是没有遇到温善的话,也没这么容易变能够抓到驯服食铁兽。

  不过,也不能完全这般说。清光道君想起方才,楚然让温善和木舟采集了大量的灵草,心下暗道,这少年或许比他想象中的更为聪明。

  驯服一个吃货,用什么办法?

  当然是用食物啊!

  再看灵草阁。

  楚然和温善、木舟三人跟着食铁兽身后,足足跑了七八分钟的时间,才终于在穿过一片树林之后,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草丛面前。

  便见,那食铁兽伸出爪子,剥开了挡在身前的草丛,露出了身后的一个洞穴。

  楚然几人看见了那个洞穴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下大定,这关已经通过一半了。剩下一半,只要把洞穴里藏着的银线草给拿到手就可以了。

  不过,即便是心里再想要银线草,无论是楚然还是温善、木舟,三人都没有动,他们并没有贸然踏入前面那个洞穴。妖兽对于领地的意识很强烈,擅自闯入妖兽的洞穴,是对于妖兽的挑衅和冒犯。

  楚然是性子如此,他尊重一切生灵,无论是人、妖还是兽。若非必要,他并不喜欢与人结仇,能和平解决的问题最好还是和平解决。而作为好战的凶兽,温善没和平的概念,但是食铁兽已经对他表示了臣服,在他看来,这就是他的小弟。抢劫小弟,那可不是一个头领能干的事情。

  当然,如果有必要,小弟向头领敬献宝物也是职责所在。

  ↑论一个头领的哲学(无耻)。

  至于木舟,他纯粹是见楚然和温善没有动作,所以才按捺不动。

  食铁兽站在自己的洞穴入口,转身,面对着楚然等人,一双滚眼乌黑的眼眸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大。

  温善有些受不住它这样的眼神,真是的……这么弱小,都让他不好意思下手。欺负弱小,可没有快感。

  难得,温善心头第一次失去战斗的*,他脸色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目光看着楚然,“接下里如何做?”

  这是将决定权交在了楚然身上。

  一直安静的跟在楚然身边做个合格美男子的木舟闻言,眼底颇为讶异的看了温善一眼,心里对于他对楚然的耐心和听从感到惊讶和奇怪。

  温善性子凶狠,好斗而暴躁。在外门素来都是独来独往的,别说与人交好,就连一个走得稍近的人都没有,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躲着他,老远见到他都是绕路走的。

  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和一个人关系不错?

  这应该是关系不错吧……

  木舟看着神色平和没有丝毫不耐和暴躁的目光看着楚然的温善,心下想到。

  楚然闻言,对着温善说了一声,“别急,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说完,他对着温善勾了勾唇角,“你可是我的客人,让客人满意,乃是职责所在。”

  看着楚然脸上的笑容,温善英俊的脸上神色顿了一下,生平第一次觉得那些破石头还是挺有用的,这是他第一次从不是战斗中的事情中获得愉悦和满足。

  那种从心底涌起的,填满了整个胸腔的满足和愉悦感,宛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一般。

  你还别说,楚然这人还真是挺有“职业道德感”的,收了钱和没收钱那真是两个态度。没收灵石之前,心里觉得温善是个大傻逼。收了灵石之后,温善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那就是扶摇直上,一秒钟跃为乃是上帝的顾客。

  对待上帝那就应该微笑,再生气也要微笑。

  然后对于其他人,那就……

  镜头切换,楚然转过头,目光看向萌萌哒的食铁兽,表情秒变,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面无表情的看着食铁兽,清丽而秀美的脸上冷若冰霜。

  “……”被他冷厉目光盯着的食铁兽。

  顿时瑟瑟发抖。

  麻麻,这个人好可怕!

  我快被吓死了。

  本能的,食铁兽就想躺平装死了。

  “我知道你死不了,别装死。你的那些手段,我比你更清楚。”楚然目光盯着他,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刚想往地上一躺的食铁兽,顿时僵住。

  麻麻,这个人是不是被我们的前辈给坑过!

  楚然以前身体不好,终日躺在病榻上,其他的事情做不了,就喜欢看书。涉猎很广,什么书都看。食铁兽的这种冷门灵兽,他正是从古籍上看来的。这种灵兽的智慧很高,虽然没有全然开启灵智,但是那智商也可以吊打一干妖兽了。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谈正事。”楚然说道。

  站在他面前的食铁兽,乌黑滚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这个人……好和它谈正事?咦,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的样子?

  这还是宝宝第一次和人谈正事呢!食铁兽顿时有些激动。

  “你打不过我身边的那个人。”楚然说道。

  指的是温善。

  “……”食铁兽。

  为什么要说这么悲伤的话题。

  “他和我是一伙的,他听我的。”楚然继续说道。

  “……”食铁兽。

  它目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站在楚然身边的温善一眼,见他没有反驳,心下顿时绝望了,麻麻!这个人比那个大妖怪更可怕啊!

  在妖兽的想法里很简单,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

  温善听楚然的=楚然比温善更厉害。

  温善是它的老大,而楚然是温善的老大,那就是它老大的老大。

  食铁兽看向楚然的目光顿时敬畏,态度都小心翼翼了起来。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它心中已经成为了可怕的巨大妖兽的楚然,对于食铁兽的识趣听话很是满意。打一棍子给一颗糖,好了,棍子打完了该给糖了。

  但是大家要知道一点,楚然给的糖……一般都有毒。

  --

  楚然放缓了脸上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平易近人,没那么冷漠不近人情,然后对食铁兽说道:“要不要和我做一个交易?”

  “你老大刚才也和我做了交易哦!”楚然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诱哄的表情。

  “……”被坑的一脸血的温善。

  他目光看了一眼懵懂无知的站在那里的食铁兽,仿佛看见了不久前的自己,满心的苦逼和同情,但是在楚然的淫威下,他选择了沉默。

  毕竟,他可是花了一大笔灵石的。

  反正坑都被坑了,总不能血本无归是吧!

  _(:3」∠)_论统一战线的重要性。

  从来没和人做过交易的食铁兽满脸懵懂的看着楚然,滚圆而乌黑的眼眸充满迷惑,似乎很是困惑不解的样子。

  交易是啥,能吃吗?

  然后楚然便将刚才他和温善、木舟等人采集的大量灵草,放了出来,全堆在食铁兽的面前,上千株的新鲜灵草堆的有近一个孩童那般高。

  “用这些和你换你洞穴里的那些干枯灵草如何?”楚然说道。

  “!!!!!!!!”食铁兽。

  麻麻,他要抢的被子!

  老实说,食铁兽还是很喜欢自己从小盖到大的被子,并不想换好吗?

  然而,楚然会给它拒绝的机会吗?

  从来没有人能够拒绝我,楚然满脸冷漠jpg。

  “想清楚再告诉我,你的选择。”楚然慢悠悠的对它说道,“别让感情蒙蔽你的判断。”

  “什么才是真正对你有利的。”楚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讲道理,楚然已经是很厚道了。

  食铁兽会用银线草铺巢穴,是因为银线草这种灵草的灵气足且能够保存的时间长,一株银线草从被摘下开始,所蕴含的灵气能够挥散百年。而食铁兽对于灵气的需求很强大,但是偏偏对于灵气的吸收却很缓慢。食铁兽食量大也是因为如此,它吸入体内的灵气,只能吸收一二分,余下的八分都会自体内流失失去,重新回归天地。

  为了能够维持生存,食铁兽只能吸收大量的灵气,这种灵兽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吸收灵气,即便是睡觉都在本能的吸取四周的灵气。并且只吸收草木所蕴含的灵气,因为草木身上的灵气最适合它们吸收。

  所以,食铁兽才会收集银线草用来铺巢穴,为的是能够吸收银线草所挥散出来的灵气。

  老实说,楚然觉得食铁兽这种灵兽……真的是满苦逼的。

  可以说是牺牲我一个,造福全世界。

  食铁兽自个吸收不了灵气,十分草木灵气只能吸收一二分,剩下八分在它的体内转了一圈,重新回归天地。而在它体内转过一圈的这八分灵气,却对于草木有益,有利于草木的成长,且能够净化污浊之气。

  有食铁兽在的地方,灵草只是长的格外好,且灵气清纯,不见污浊。

  这也是楚然判定此地有食铁兽的原因之一,因为楚然见此地的灵草生的格外水灵茂盛,空气中的灵气清纯。

  正是食铁兽的这种习性,所以即便是它吃得多,一般修士养不起,但是对于种植灵草药园的身价丰厚的修士而言,都会养一只食铁兽,利于灵草的生长。

  灵草自被从土壤里采下之后,所蕴含的灵气便不断的挥散,到了最后,外溢的灵气全部殆尽。对于妖兽和灵兽而言,这种灵草是没有价值的。

  曾有人说过,修真界最伟大的发明是炼丹术,一开始人和妖兽灵兽一样,只会吸收灵草最浅层的灵气,就是灵草外溢的那部分灵气,这部分灵气是最好吸收的。直到炼丹术的诞生,修士才学会利用灵草内里所蕴含的那层灵气。那部分灵气,是被灵草本身所锁住,不会外溢散发,但同时也意味着很难被吸收。

  所以对于妖兽灵兽而言,离开土壤时间过久灵气挥散掉的灵草是没用的,但是对于修士而言,却能够通过炼丹术提取出灵草内部的灵气为己用。

  这正是炼丹术带给修士的好处。

  所以楚然才会用新鲜的灵草和食铁兽换取它巢穴里的银线草,虽然这些灵草不适合用来铺床,但是好歹是食物,能吃。

  也算是正当交易(补偿)。

  楚然看着一脸沉思陷入艰难选择中的食铁兽,说道:“我也不要多,只要三百株银线草就好了,品相不重要,你随便给。不要的全都可以给我们,我们用这些来换。”

  闻言,食铁兽抬眸,目光瞅着他。

  不能吃的也要?

  楚然看着它,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说道:“你不换也可以,我们可以换种方式……我身边的这个人,他的爪子已经饥渴难耐了。”

  “……”站在他旁边的温善。

  为什么又是我!

  楚然表示,因为你最好用啊!

  百草峰上的一干仙君道君闻言顿时笑了。

  “这小子倒是知道谁才是关键。”元朗道君笑道。

  用温善来恐吓食铁兽,倒是个绝妙的主意,亏他想得出。

  虽然是好主意,但只怕也只有这少年能够用。若是换做别人,只怕话刚出口就被温善给先揍个半死了。

  只能说时也命也。

  这少年一开始就将温善给绑在同一根绳上却是下个一步好棋。

  “他倒是聪明。”元朗首座目光看着镜中一本正经恐吓食铁兽的少年笑着说道。

  只是聪明吗?

  站在他身旁的莲寂仙君闻言没有说话,这不仅仅只是聪明能够做到的,高傲而孤僻不喜人修的穷奇,并不是谁都能打动他的。

  而此时的灵草阁内。

  第五关的考核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距离约定的一个时辰所剩时间不多了。

  面对着楚然的恐吓,黑白相间长得萌萌哒的食铁兽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它僵硬的转动脖子,滚圆乌黑的目光呆滞的看了一眼站在楚然旁边的温善一眼。

  “……”被它看着的温善。

  英俊的脸上神色顿了一下,然后很配合的对它露出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果不其然,素来胆小的食铁兽吓的浑身一抖,然后忙转身朝洞穴里跑了进去。

  楚然见状挑了挑眉,没阻止它的动作。

  反倒是温善皱了眉,刚想说话,但是转头目光看见楚然没做声,也沉默了。

  约是几分钟之后,一株干枯的银线草从洞穴里被丢了出来。

  随后……

  一大波的银线草从洞穴里飞了出来。

  楚然见状,勾起了唇角。

  这比交易成了。

  最后——

  不多不少,正是三百株的银线草。

  楚然和温善、木舟分了这些银线草,一人一百株。

  如此,这关考核也是完成了。

  黑白滚圆的食铁兽身子敏捷的从洞穴里钻了出来,一脸的神清气爽,刚清理了自己的巢穴,丢了一堆没用的垃圾,感觉自己萌萌哒!

  用一堆没用的垃圾换了好多好多新鲜的食物,感觉自己棒棒哒!我真是一个机智的宝宝,食铁兽抬头挺胸,骄傲的想到,滚圆的脸上闪烁着的那是智慧的光芒。

  “你真是一只聪明的食铁兽。”得到了想要的楚然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哄着这只小食铁兽说道,“有前途!”

  我也是这样觉得哒!

  被人夸赞了的食铁兽脸上表情更加骄傲了。

  温善目光看了一眼那只抬头挺胸满脸骄傲的食铁兽一眼,英俊的脸上神色顿了一下,然后从芥子空间里取出了那几株花了巨款从楚然手上买来的新鲜的青翠欲滴的银线草,然后走了过去,放到了食铁兽的面前。

  食铁兽看见了那几株刚摘下不久的新鲜银线草顿时眼睛都亮了,然后……便只见,它兴奋的嗷了一声,然后整个身子朝温善扑了过去,抱住他的大腿,不肯撒手了。

  “……”猛然被抱住大腿的温善。

  浑身顿时僵硬。

  一旁的楚然见状,顿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便是连木舟,都勾了唇角。

  “啧……”百草峰上,悬空镜前的元朗首座看见这一幕顿时啧啧称奇,“这食铁兽眼睛真瞎,竟然连穷奇的大腿都敢抱。”

  **********************************************************************************************************************

  免费赠送三千字更新,吃药睡觉,晚安。

  ↓↓

  1

  一个时辰过去。

  第五关的考核结束了。

  楚然和温善、木舟二人分开,各自拿着一百株银线草离开了。

  然后,下一秒,当楚然回到来时候的地方。

  只见,一身飘逸道袍的清光道君正站在原地对他微笑,说道:“时间到了。”

  然后,便见一道白光闪过。

  面前的场景顿时一变,竟是从青山绿水的野外变成了上清宗标志性的空旷浩瀚的太极广场。

  并且凭空的多出了几个人,楚然抬头看去,巧了!刚分开不久的温善、木舟二人,此刻又见面了。

  温善和木舟也看见了他,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似乎是很意外会在这里看见对方。

  除他们二人之外,在场又多出了其他四人。

  其中有一人,道袍清隽,表情清冷,正是被楚然视为两大竞争对手的除木舟之外的另一个人,苏霖。

  楚然看见他,目光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扫了其他陌生的三人一眼,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测。

  果不其然,就听见清光道君说道:“你们将所采的银线草交上来。”

  这话一说,顿时就见出苏霖之外的其他三人面色瞬间难看。

  楚然见状心里顿时有底了,这三人只怕是没有完成任务。老实说,这三人的成绩如何,楚然是不在乎的,毕竟是路人甲。他更在意的是被他视为竞争对手的苏霖的成绩,看他一脸清冷淡然没有丝毫波动异常的脸色,楚然就知道,这家伙八成也是和他们一样完成了任务,或许他也去打劫了一只倒霉的食铁兽?

  剩下两成则是这家伙心理素质好,即便是失败也面不改色,或者属性面瘫……种种诸如此类的事情。

  不过楚然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不大,苏霖估计是完成了考核。对于这个结果,他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是他视为强敌的人,若是连这个考核都无法完成,那让严正以待的他如何自处?

  清光道君目光扫了在场的几人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了最右边的那个年轻的弟子身上,说道:“便从你开始吧!”

  那弟子闻言,顿时脸色难看,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脸色此刻布满阴云。他在原地停顿了很久,才不得不走上前去,慢吞吞的掏出了自己采集的银线草,一把新鲜青翠欲滴的银线草。

  清光道君扫了一眼,然后说道:“十一株银线草。”

  “下一个。”他继续说道。

  这弟子虽然面色难看,眼神不甘,到底还是抿了抿唇,下去了。

  第二个人走了上去,同样面色不好看,动作僵硬的掏出了一把银线草,依旧是是新鲜尚且能够闻着草木清香的刚摘下来不久的银线草。

  “十四株。”清光道君扫了一眼,说道:“下一个。”

  这人低下头,面色沮丧的下去了,他知道自己这关失败了。

  难过,想哭。

  而下一个上来的人,不同于前面二人的神色难看沮丧,沉默无言,反而是一脸隐忍的怒气,眉眼生动而傲气。他走了前来,掏出一把新鲜的银线草,摊开手掌,摆在了清光道君面前,然后开口说道,“道君,弟子有话要说。”

  他神态恭敬,但是那语气却并不怎么客气,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咄咄逼人。

  正所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原本神态漫不经心的清光道君闻言,顿时抬起了眸,清越的目光看着面前年轻而俊朗的弟子,语气冷淡的说道:“你有何话要说?”

  来了!

  站在底下原本也是心情平静的楚然,见状闻言,顿时激动了起来。他来了精神,目光近乎蹭的一下就亮了,满脸的兴致勃勃,盯着前方对峙(?)眼看着就要搞个大新闻的不知名年轻弟子和清光道君,期待的意味不言而喻。

  如此瞬间鸡血的诡异状态,顿时惹得站在他身边的温善和木舟看了他一眼。

  讲道理哦,虽然楚然自个是完成了这个考核任务的,但是他不得不说一句,这个考题真他妈坑,超纲了好吗!明明是灵草考核,竟然最后解题的关键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灵兽。并且是一点提示都没有,十个人就得有九个半人被坑死。剩下半个是像楚然这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开挂被提早剧透的。

  毕竟,万年后的修真界,知识是共享的,很多在上古时候是秘闻罕为人知的事情,在万年红却是常识。

  出这个考题的人,心真脏啊!这是多大仇啊!竟然这样故意为难(坑)考生,应该被打死。

  所以,当楚然看见那个年轻而气盛的弟子出言怼清光道君的时候,心里顿时产生一种终于来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心情。

  年轻人很好,很有胆量嘛!

  楚然决定对这个被他定位为路人甲的年轻弟子高看一眼,升一下他的分位,就冲他敢搞个大新闻,那应该是个有戏份的十八线男配了。

  便见,那个刚被楚然升了分位的年轻俊朗弟子,严肃着一张脸对清光道君说道,“道君,弟子认为这项考核不合理。”

  “哦?”清光道君看着他,俊美的脸上表情淡淡,说道:“如何不合理了?”

  “银线草性霸道,生长时候需要大量灵气,挤压同族的生存空间,故而乃是是独株而生……”这个年轻弟子首先缓缓道出了银线草的特性,就是楚然之前说过的那些,银线草独株而生,一片灵草地只有一株银线草,采集困难之类的。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的弟子还是极为有教养的,说话不急不缓,语气虽然严肃冷厉,但是不失恭敬,没有哪怕是一个字的对清光道君的不敬,虽然楚然觉得他的内心是崩溃的,想骂爹的。

  不愧是道门正宗弟子,就是好修养。

  楚然心里赞了一句。

  “所以,弟子认为完成这个任务是不可能的!”最终,这个年轻的弟子总结说道。

  说完,一脸目光炯亮、表情严肃的盯着清光道君。

  等着他的反应。

  楚然觉得,估计这人是想要说服清光道君认识自己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然后改正错误,重考一回。

  不得不说,很有勇气。

  少年,你很有想法,不如和我一起做生意吧!

  估计,这年轻的弟子也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分量不够重,这很能理解的。单个学生是无法反抗老师的,但是一群学生就不一样了,全班同学一起上,那就是连再严苛的班主任都不得不重视了。

  所以,这个很有想法的年轻弟子,就转头,将目光看向了没有出声也没有去上交任务的楚然等人。

  他的目光在温善、木舟和苏霖身上转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楚然身上。

  当他看见楚然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有那么一瞬间惊讶的,估计是有些意外竟然还有这么年轻的师弟前来参与这个考核,并且在今年明显难度max,刷掉了一众师兄弟,堪称变态的考核中成功坚持到了现在。

  不过……

  这个年轻的很有想法的弟子,目光看着楚然,满脸深沉的表情,心里想着,这个师弟年纪这么小,就算是道君心里有怒气也不会对他发作吧!

  “……”被他用目光盯着的楚然。

  顿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