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兵荒马乱,大宅门里的日子依旧风平浪静。

  灵州府西南边,随着摩罗大军脚步踏过,人们死的死,逃的逃,曾经安宁美好的家园,早就沦为一片焦土。

  柳丁茂的家在灵州府东北地面,摩罗大军的脚步一路撵着东凉国重要关隘攻打过去,竟然把东北这一边暂时丢弃未动。

  柳家大院保持着和从前没什么区别的安宁,日子还是那个过法,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尤其大院里的妇女们,照旧过着围绕着男人和孩子打转的日子。

  谢玉林很久没有踏进柳家大院了,但是大太太一连派人跑了四趟,最后甚至由刘掌柜亲自来请。

  刘掌柜站在谢玉林家地下,厚着脸皮笑:“谢大夫,您就当可怜可怜小人吧,前头跑腿的小李子、小王八、张二嘴,都受了大太太的惩罚。大太太下命令了,小人这趟要是还请不到谢大夫,她就送小人进板凳房受罚,柳府的板凳房有多厉害您不是不知道——您就救救小人一条贱命吧——”

  谢玉林被缠得哭笑不得,干脆起身,背上药箱出发。

  刘掌柜的肥脸露出了满意的笑。

  谢玉林照旧被请进了大太太居住的中院。

  谢大夫一进门,丫环仆妇便都识趣地退下,留下大太太一个人。

  博山炉还在木柜上放着,只是自从怀孕后大太太就再也不能用绿泥香了。

  谢玉林目光不看表妹,只盯着那香炉看。

  “表哥,又有个事得麻烦你。”陈氏笑吟吟开口。

  谢玉林暗暗皱眉,但还是很尽心,“保胎药还吃的吧?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

  陈羽芳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甜蜜的笑,“一切都好,都开始踢我了呢,你不知道这孩子多皮实,踢得我肚子疼。”

  谢玉林不由得也跟着笑了,他觉得一个女人怀孩子的样子温柔、慈祥,母性流露,这模样真美。他想起自己小妾怀着孩子的模样,也是这般娇娇的憨憨的模样,小小的脸上母性十足,让人看着从心里喜爱。

  可惜,她没能把孩子生下来就那么年纪轻轻的死了。

  陈羽芳双手给表哥递一盏茶,含着笑打断了谢玉林的遐想,“想请你帮忙开一剂药。”

  谢玉林愣怔,“不是挺好吗,你只要稳稳地养着,等到瓜熟蒂落孩子出生就是。还开什么药?”

  陈羽芳洁白的牙齿咬着鲜红的嘴唇,目光炯炯看着表哥,她努力地让自己做出那个初恋小女孩的娇憨模样,她知道这样的自己曾经最打动这位表哥的心。

  谢玉林看到这目光顿时心里一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果然,陈羽芳说出了目的:“你开一剂假药吧,只让我拉肚子,拉得厉害,然后我乘机假装中了毒,孩子要流产——到时候肯定还得请你来诊治,你就告诉老爷,我被人下了毒。而你医术高明,又帮我保住了孩子。”

  谢玉林心里一阵冰凉,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张保养良好的成熟女人的脸,他参加那么痴迷地爱怜过这张脸,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张脸有一天会变得这么陌生、这么可憎。

  他深呼吸,调整了自己心里的情绪,稳稳地问:“你又想害谁?”

  陈羽芳浅笑,“瞧你说的,怎么能这么难听呢——”

  谢玉林不客气:“你假装中毒,然后我来诊治,帮着你作假,我们联手制造一个假象,你被人下了药,有人要暗害你腹中的嫡子——这事真要查出来,那个下药的人肯定要遭殃,甚至连小命都要搭进去。”

  陈羽芳点头:“还是表哥懂我——我也是没办法,这府里的情况你比我还清楚,不乘早清除道路,以后这孩子生出来就不能平平顺顺踏踏实实继承柳家的家业!说不定还要被人暗害。”

  谢玉林的脸色慢慢苍白,“这一回,你究竟准备害哪一房?”

  陈羽芳伸出三个指头晃了晃。

  谢玉林吃惊:“她,不是也刚刚怀上吗?我不干,一尸两命的事我不能再干。”

  陈羽芳轻轻冷笑,“既然前面都帮了我那么多次,何苦又在乎这一次呢,我跟你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谢玉林最后一次认真看昔日恋人的脸,很庄重地问:“你真的想好了?你不会后悔?你就不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

  陈羽芳点头,“不后悔。开方子吧,诊金不会亏待你的。”

  笔墨早就备好了,谢玉林捉起笔就写。

  写完,他再也不看陈羽芳,起身就走,身后李妈赶着送诊金,但是谢大夫头也不回,大步穿过柳家门口的松鹤大照壁,消失到大门口。

  室内,陈羽芳拿着方子嘴角展出一抹冷笑,吩咐李妈:“叫人去抓药。越快越好。”

  夜幕落定。

  兰梅从双鹤堂回来,贴在大太太耳畔:“要来了——三姨太睡下了,我从兰蕊手里讨来的。”

  大太太接过看,是一个小小的瓷碗,碗里盖着几瓣乌黑的冰糖雪梨。

  兰梅解释:“兰蕊说这是她三姨太冬天时候捡最好的雪梨冻了,消了,又拿雪水煮熟,拿冰糖蜂蜜封存在坛子里。到了炎夏和燥秋启出来,吃上一枚,最是解渴化痰,尤其对您这样怀有身孕的人有用。”

  陈羽芳捧着瓷碗看,梅心从沐风居回来,轻轻禀报:“老爷从灵州府衙回来了,在九姨太那里歇下了。”

  陈羽芳望着桌子上熬好的药汤,想了想,毫不犹豫地端起来,一口气喝完。然后端起瓷碗开始吃冰糖雪梨。吃完之后,在兰梅的服侍下入睡。

  兰心等着兰梅安置好大太太退出来,轻轻告诉兰梅:“吃了雪梨就不咳了吧,我们也能睡个好觉——”

  一语未了,屋里传来喊声:“有人吗——我肚子疼——快去喊老爷——”

  是大太太。

  兰心赶紧点灯,借着灯光一看大太太,她面色苍白,额头汗水潸潸,抱着肚子满床滚。

  吓得兰心腿都软了,跌跌撞撞去沐风居找老爷。

  兰梅也赶紧传话刘管家去请大夫。

  “务必是谢大夫——”大太太捂着肚子喊。

  刘管家风风火火赶往谢家。

  一时间,中院的响动传遍全家,柳府沸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