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星际之宝妈威武 > 第173章 你还有我
  作为星际社会有理想、有追求的未来美少女机甲师,白子月才不是个随便的人,哪怕肚子里揣了个包子,她也不想糊里糊涂的奉子成婚,把自己给卖了。

  如果她要嫁人,必须要嫁个自己喜欢,对方也喜欢自己的男人。

  顾迦南家世好、实力强,长得也很俊美,是白子月的菜,按理来说,有这么个未婚夫应该是无可挑剔的。

  可她并不确定,顾迦南对她是什么想法,如果只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娃而娶她……

  “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顾迦南好气又好笑,“要是对你没有半点想法,我就不会回来的。”

  男女比例再怎么失调,有本事的人也不愁找不到老婆,哪怕孩子再珍贵,若没有感情基础,他也不会赌上下半辈子。

  顾迦南得承认,因为相处的时间太短暂,他对白子月的喜欢并没有很深厚,即便找人调查了小丫头的资料,可被边防星的战事耽搁个一年半载以后,很可能会忘记曾经大胆扑倒他的小骗纸。

  然而,就在边防星上,他无意间遇到了白子月的爹娘,免不得又想起了那个跳脱、大胆的小丫头,想起了那几夜的抵死缠绵,心又开始荡起了涟漪。

  反复琢磨了个把月,忽然觉得,有这么个热情似火的小妻子也不错,干脆又去找人打听了小丫头在劳教学院里的近况,避免有人捷足先登了。

  顾迦南起了心思便更加关注白天伦夫妇了,他得保护好未来岳父岳母啊,要不然怎么有脸追人家的宝贝女儿。

  因为白子月年纪太小,那个时候的顾队长还有了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未曾想,无意间从未来岳父母的闲谈里听到了一个消息,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消息。

  含糊的解释了通自个的心路历程后,顾迦南目光灼灼的看着白子月,“你已经见过我的母亲君璐好些次了,还在一起吃过饭,我也见过你父母,同样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对了,我母亲和你奶奶也碰过面了。”

  综上所述,没见过家长这条不成立。

  至于没有交往过,“我记得,二月底的时候在客舰上遇到你,是你主动……”

  “不许说!”白子月恼羞成怒,用手捂住顾迦南的嘴,恶声恶气的道,“你能不能别老提那一茬。”

  顾迦南嘴被堵住说不出话,干脆伸舌头在小丫头软绵的手心里舔了一圈。

  毫无防备的白子月惊叫一声,宛如触电般缩回手。

  “顾迦南你到底想干嘛!”白子月气急败坏的质问。

  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跟姓顾的去中央星检查身体了,这家伙就是妥妥的闷骚,从来不吝于耍流*氓。

  想起当初客舰到达终点站中央星后,她被顾某人直接拉出客舰场去开房,而她竟没拒绝,白子月就忍不住捂脸。

  那么羞耻的事,她到底为什么会接受。

  重获话语权的顾迦南无辜的表示,“男欢女爱原本就是人之常情,那时候你是年满24周岁的成年人,我带你去,你没有拒绝,这也能算是耍流*氓?”

  不过是看对了眼,深入的交流了几天,也算是变相的处朋友。

  话说到这里,顾迦南坚持认为,“我们有交往过,又见过家长,未婚夫妻的名分已经定下,只差一场订婚宴了。”

  由于他父亲和小丫头的父母都还在边防星上,长辈们一时赶不回来,订婚宴只能暂时推迟举办时间。

  白子月脑子有点乱,她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也不愿意反驳。

  要不,干脆认下了?

  天上掉下个俊美的未婚夫,不要白不要。

  胡思乱想间,又想起顾迦南在边防星见过自家父母,顺口关心了句,“我爸我妈在那边还好吧?战事停了,他们不打算回来看看嘛?”

  未成年的女儿怀孕了,难道做父母的就半点都不担心么?

  顾迦南眼神微闪,眨眼间又恢复平静,镇定的摇头,“不知道,因为回来的比较匆忙,来不及找他们问问。”

  白子月觉得自己命好苦,怎么就摊上个不负责任,只知道坑女儿的亲爹。

  “没关系,”顾迦南向小丫头敞开了宽厚的胸膛,“你还有我呢,不怕没人疼爱。”

  被强硬按在男人怀里的白子月,“……”她只是想感叹下亲爹的不靠谱,并不是真的没人疼好么。

  胎穿到星际世界后,除了没见着几回亲妈有点心堵以外,日子过得还有挺好的,吃得好穿得暖,零花钱也宽裕,被家人宠得跟不谙世事的小公举似的。

  可她没有找到辩解的机会,抱着她的人在跟哄小孩似的轻拍着她的背,没过多久就把她给拍睡着了。

  孕妇嘛,总是容易犯困打瞌睡,一天不睡午觉都不行。

  成功把人拍睡的顾迦南望天,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也不知道未来岳父岳母买到了回程的机票没有。

  彼时,白天伦夫妇正灰头土脸的坐在边防星的客舰场里喝原味营养剂。

  这是他们的午餐,迟来的午餐。

  白天伦边喝边叹气,“你们那个瘦猴主编太过分了,暂时休战了也不告诉我们。”

  没有及时得到消息,连客舰票都很难买到。

  本来么,边防星太偏僻,三天才有一趟客舰,而趁着休战回去探亲的战士太多,等他们接到消息,根本就买不着票了。

  夫妻俩急着赶去学院星看女儿,买不到票就得推迟回去的时间,急得嘴角都起了一溜的燎泡,好不容易买到票,时间都快到七月底了。

  “月月肯定会生气,”李琳愁得不行,“遇上这样的事,我们做父母的不在身边照顾,她会难受得不行的。”

  白天伦,“你别想多了,那丫头心大着呢。”

  十八岁的大姑娘,也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不管做了什么事,后果自负。

  再说,月月奶奶不是去学校照顾孙女了嘛。!

  李琳气得在丈夫腰间狠拧了几把,“你这是什么鬼话,她还没成年呢,做父母的不看着怎么能行。回了中央星我就去递辞职报告。”

  她是个失职的母亲,不仅自己没尽到责任,还贪心的把丈夫也拐带在外东奔西跑,愧对孩子们,也愧对月月的亲妈。

  白天伦没想到媳妇会提到女儿的亲妈,顿时不自在了,略带烦躁的道,“作为亲生母亲,十多年都没有露过面更失职。”

  不想多提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白天伦指着候舰厅墙上醒目的时钟表示,“准备准备,该上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