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妻 > 305 生死
  奇怪的是云梭的速度这么快,坐在里面却没有那种异常颠簸不稳的感觉。

  一定下神来,秋秋就忍不住去想,他们现在要去见谁?为什么纪云霆要故意拖延时间?

  如果只有她和拾儿两个人,她一定直接就问他了。

  但现在还有管卫和郑长老在。

  秋秋只能把注意力都放在云梭上面。

  她注意到,云梭的前面那道银线始终没有消失,一直在闪烁着晶莹微茫的光亮。

  拾儿主动给她解释:“这根线可以纵贯万里,一端连着的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另一端则是在我们原来出发的地方,有了云梭,不论来去都十分方便。”

  秋秋见过秀才娘子用织布机织布,织布梭牵系的是纬线,虽然秋秋没学会怎么织布,可她没少看。

  “任何地方都能够连系起来吗?”

  这太逆天了,简直是雷达导航+全球卫星定位二合一。

  拾儿是怎么弄出这种交通工具来的?到底他俩谁才是穿越的啊?

  也许修真和科技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其实是共通的?

  长围谷是个让秋秋非常意外的地方。

  云梭落到地面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了,暮色四合,管卫扶了秋秋一把,她从云梭上下来。

  脚下的地面异石奇突,硌得脚底生疼,四面荒凉得没有一丝声息。这儿除了石头和沙砾,几乎什么都没有,眼前是无边无际的灰黄色,和绿树葱郁的九峰完全是两个世界。

  这里一点生机都没有,一片死寂压抑。

  拾儿收起云梭,环顾一眼四周。

  秋秋轻声问:“这儿就是长围谷?”

  “是。”

  秋秋忍不住问:“我们来这里见什么人?”

  郑长老走在后面,管卫离他们虽然近。但是管卫这个人的嘴无比严密,很难撬出缝来。

  最后还是拾儿回答她:“一个同门。”

  这种地方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适合生存居住,也许有什么特殊的修炼价值?

  但是看他们都并不轻松的神色。秋秋想,大概这种猜测也是站不住脚的。

  秋秋在记里默记着他们走了多久。他们脚程不慢。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大概走了十几里路。

  四周荒凉安寂,一路上单调的几乎一成不变的风景让人心理上觉得这条路更加漫长。

  拾儿先停下脚步,他向左前方望了一眼,转变了方向。

  这些奇突无规律的乱石之中其实根本谈不上有路,如果全是普通人,大概在这里的地方根本就是举步维艰。根本就无法前进。

  左边更加难走,遍地尖石,根本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老天真神奇,既可以造就九峰那么钟灵毓秀的美丽风景。灵气又那么充沛,称得上人间仙境。

  可是就在离九峰大概千里之外的地方,居然有这么一片荒凉不毛之地。

  “就是这儿了。”

  面前是陡削的山壁,在一个很隐蔽的位置上,有个不大的山洞。

  这不象是人凿出来的山洞。应该是天然形成的裂隙,洞口并不大,不过弓下腰钻进去之后,可以看到里面还算宽敞。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吹在身上的风带着呜咽声。非常的寒冷。

  洞里有亮光。

  那光亮显得微弱,明灭不定。

  再转过一个弯,秋秋看见了面前石洞里的情形。

  那儿有两个人。

  他们看起来衣衫褴褛,毛发蓬乱,一个坐在那里,一个横卧在地下,身上胡乱搭着一张兽皮。

  郑长老快步上前,先看了一眼那个卧在地下的人。

  秋秋虽然没有过去查看,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沉沉的死气。

  这个人还活着,但是,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遥。

  写信的人是这两人中的哪一个?

  还半坐着的那个人的反应很迟钝,他们几乎都走到跟前了,才发觉他们的到来。

  这是个女子。

  虽然她老迈不堪,鸡皮鹤发,可还是能看出她是个女子。

  她的声音嘶哑,几乎不能发出连贯的声音。

  她说:“救……他……”

  郑长老回头向拾儿说:“中了毒。”

  拾儿问:“什么毒?”

  郑长老说了一个名字,秋秋听都没听过,应该是很棘手的毒物。

  那个衰老不堪的女子还在请求:“求你,救……他……”

  郑长老露出有些为难的神情:“永慧,不是我们见死不救。你也知道门规,今天就是个陌路人中了毒,我都能救。可是被逐出门的弟子,我们不能救。”

  那个叫永慧的人象是突然爆发了力气,一把抓住了郑长老的手腕:“让他……让他再入门……就能救他了。”

  秋秋算是明白这中间的过节了。

  虽然他们的对话很简单。

  这两个是九峰的弃徒。

  每个门派都是有门规的,要管理约束一众弟子,必然会有惩罚的条规。

  就象郑长老说的,他甚至可以救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却不能救地下快死的这个人。

  他们肯定是犯了很大的错才被逐出宗门的,所以宗门中人不能对他们提供任何帮助和援手。

  郑长老转头看了一眼拾儿:“如果他肯认错回头……”

  从郑长老的本意出发,他也不忍见徐明远就此丧命。不说他和徐明远的师父曾有旧交,徐明远悟性惊人,本来是有望成为一位掌峰的人选,可是他却因为一个女子走入歧途,甚至离开了九峰。

  如果明远愿意认错,回归宗门,那么于他,于九峰而言,都算是一件好事。

  拾儿点了点头。

  管卫上前一步,拉起地下那人的手。缓缓输入灵力。

  过了片刻,那人发出一声沉重的喘息声。

  永慧急切的唤他:“明远,明远?你醒了吗?峰主来了。郑长老来了,他们来救你了。”

  那个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双眼已经混浊不堪。双目看起来涣散无神。永慧又重复了几遍她的话,他才好象听懂了他说的是什么,目光慢慢转向他们几个人。

  秋秋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能察觉到这两个人身上没有任何灵力,如同普通人一样。

  而且他们身体的腐朽衰败也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普通人的身体,在现在这种生活条件下,能活六七十岁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句高寿。那句“人生七十古来稀”可不是说着玩的。而这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一点儿生机。看起来怎么也已经超过了普通人能承受的极限,他们却还依旧顽强,痛苦的活着。

  这样充满痛苦的生命,为什么还要苦苦坚持?

  他们能活到现在。一定用了某些药物,或是一些违禁的方法。被九峰驱逐,但是他们脑袋里的东西没消失,他们曾经学会的掌握的知识,现在用来苦苦延续已经到了极限的身体和生命。

  “明远?”郑长老唤了他一声:“还认得我是谁吗?”

  那个人没有发出声音。秋秋仔细看,发现他的喉咙上有伤,伤口很深。

  这个人命在旦夕,随时可能会死去。

  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但是他的眼轻轻眨了一下。

  示意他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

  秋秋看出来了,如果管卫这时候松开手,那么他微弱的生命之火很可能就此消散,呼吸,心跳……所有的生命征兆会立刻停止。

  “永慧送了一封信回去,请我们来到这儿,你现在很危险,你知道吗?”郑长老长话短说:“现在你如果答应承认你以前的过错,愿意重新回到宗门,峰主就在这里,他可以做主重新收录你,我就能救你的性命了。”郑长老把话说的很清楚:“你要是答应,就再眨一下眼。”

  可是那个人,在听明白了郑长老的话之后,却把头缓缓的,用尽全身力气朝一边扭转。

  去看永慧。

  永慧声嘶力竭,艰难的恳求他:“你快……答应啊。”

  秋秋有些意外。

  眨一下眼,就是生,就能从此摆脱普通人的生老病死折磨和苦痛,简直是一步登天。如果不答应,那就是死。人死万事空,什么都不必再提。

  这种选择摆在面前,一边天堂,一边地狱,根本没有什么悬念,也不该犹豫。

  可是这个人,这个明远,竟然是要放弃生的机会。

  永慧干涸的眼眶里已经流不出泪来,她艰难的恳求他:“快,答应……”

  秋秋的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简直就是一桩千疮百孔的屋子,不用去推,只要一阵风吹过,自己就会垮塌。

  这个明远命在顷刻,她的只怕也是一样,能不能活过今晚都难说。

  秋秋想起从一开始,他们讨论的就只有这个明远的生死,至于永慧自己,提都没人提。

  她自己也要死了,她肯定知道。

  她为什么不为自己求恳活命?明远如果答应了郑长老,得到救治,她呢?

  她如果得不到援手,也就要马上死去了吧?

  秋秋看着这一对极度潦倒的男女,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描述他们。

  郑长老又问了一次,明远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露出象是歉疚的神情,但是更多的还是坦然。

  郑长老和管卫互相看了一眼,只能摇了摇头。郑长老说:“他不答应,我也无能为力。”

  管卫的手还握着他的手,即将松开。

  他一松开,失去灵力的支撑,这人马上就会死。

  ps:

  天气突然又变冷了,今天气温好象是三度到十一度,把已经收起来的毛衣又翻出来穿上。

  每到晚上就特别焦虑,不敢去睡,怕家人半夜疼痛发作。

  抱抱大家~要多注意身体,也别忘了多关心家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