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仙灵图谱 > 392、上真宫
  听完许寄波之事,徐逆沉默不语。

  灵玉觑了他一眼,斟酌着道:“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至少我们知道,我们的未来并不是那么灰暗。”

  徐逆垂下头:“在她的记忆里,剑君并没有并没有陨落,说明我的计划失败了……”

  “可你活着,这就是成功。”灵玉又道,“再说,她所知道的未来,并不是不能改变,有很多事情,跟她知道的不一样。”

  “嗯。”尽管如此,徐逆还是没有舒展眉头,“这件事暂且不论,你说,她看到的‘我’,并非如今的样貌,而是跟紫郢天君长得一样?”

  “对。”

  “会不会那个人是徐正,她认错了?”

  灵玉摇头:“应该不会认错,那个时候,徐正已经恢复了身份,即将接任剑君之位。而且,好像因为你的缘故,太白宗与紫霄剑派有些摩擦……徐逆!”说到一半,她感觉不对,只见徐逆满脸愤怒,拳头紧握,连忙按住他的手,“你怎么了?”

  感觉到她的体温,徐逆的神情慢慢平静下来,抬头看着她,眼中透出哀伤:“如果这真的是事实,我父母就是白死的……”

  他压抑着胸口翻涌的怒气,说道:“天命,什么是天命?是不是因为天命要我成为‘徐正’,才会让徐正的运势与我纠缠,让大衍城的人算错?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会成为‘徐正’,不会得到紫霄剑派的全力培养,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也就没有办法去完全所谓的天命……我原以为,是昭明剑君的妄想,使我失父失母,半生孤寡,所以我恨他;可现在发现。原来存在这么一种可能,不是因为昭明,而是天命,因为我自己的天命……我是不是应该恨我自己?”

  父母只是普通的修士,没有办法给予他更好的条件,而他的天命却需要他成为顶尖的修士。所以,他成了‘徐正’。不是因为昭明剑君的秘法使他不得不背负起天命,而是天命使得昭明剑君对他施展秘法,替换了徐正的身份……两者因果颠倒,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支撑到今日。有怨有恨,可到头来发现,这些怨和恨。归根结底,在于自己。他的天命引来了昭明剑君,他的天命使得父母遭遇不测,他的天命让他成为替身。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这叫他如何面对?让他一百多年的怨和恨安放何处?

  “不,”灵玉握紧他的手,目光坚定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如果你不是‘徐正’。就没有办法去完成天命?这太可笑了!不错,你的父母身份低微,可不要忘了。他们是极意宗弟子,如果没有昭明剑君插手,你一生下来。就会进入极意宗,只要崭露头角,仍然会得到宗门的倾力培养。你看我的身份,是不是比你更低?出身下界,千辛万苦来到沧溟界,通过考验才得以入门。倘若不是当年丹田碎裂,我今日的成就会比你低?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一起寻求真相,不是让你自怨自艾的!”

  她话说得很重,但并没有道理。徐逆闭上眼,努力平静心情,告诉自己,灵玉说得没错。尽管这其中因果难辨,很难说清,但是,就算他不是‘徐正’,他也有自信成为顶尖的修士。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你才是紫郢天君的化身,那这件事情就有点古怪了,总觉得背后有什么……”灵玉想起不言的话。当日被简真君阴害,不言怀疑,那群大乘修士之所以翻船,背后可能藏着一个幕后人,如果徐逆真是紫郢天君的化身,会不会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被改了天命?

  越想越头痛,她把这件事甩到脑后,安抚徐逆:“等我们踏上大道,总有一日,得知真相,现在为难自己,一点用也没有。”停顿了一下,她道,“不要忘记,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徐逆,他睁开眼,看着灵玉。她的眼里,有自己的倒影。

  他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我知道了。”往好处好,知道这件事情,他以后不用顾忌徐正,因为天命本来就在他自己身上。真想知道,有朝一日得知实情,昭明剑君会不会懊悔得撞墙?本来就不干徐正的事,他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见他眼神渐渐清明,灵玉放下心:“我们现在知道得比别人多,这是优势。等到实力够了,不管天命不天命,至少昭明剑君没有办法再束缚你了……”

  “好……”

  两人说着话,徐逆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不管怎样,他已经是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经历,纠缠于过往,毫无意义。何况,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此时此刻,玄冰岛上一片混乱。

  “哼!不过是个小辈,你居然也解决不了?”稚嫩的声音,出自一名童子之口。这童子身量不过及腰,面色青灰,眼睛幽蓝,犬齿凸出,像个鬼娃娃,令人见而生寒。

  在他面前,那名追杀灵玉的元婴修士躬身低首,声音惶恐:“老祖息怒,弟子无能,弟子知错……”

  童子抬手,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修士,最终放了下来:“如今正是鬼门大开的关键时刻,本座暂且饶你一命!”吐出一口气,他返身在高椅上坐了下来,“说吧,那小辈是何来历?能让你束手,想必出身不凡。”

  这元婴修士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稍稍平息惊惧的心情,恭敬地回道:“禀老祖,弟子问过了,那小辈名唤程灵玉,应该是太白宗蔚无怏的门下,苍华徒孙。”

  早知道老祖会发怒,还好他及时找到之前去拦阻他们三人的结丹修士,问出了姓名。

  “苍华……”童子脸上现出讥笑,“当年他自负天资过人,如今卡在元婴中期,迟迟不得晋阶。等本座进入鬼门,得到冥帝亲传,看他还有什么脸面自吹自擂!”

  听了这话,这名元婴修士更放心了。这小辈的师长居然跟老祖有恩怨在前,真是太好了!这下怒火烧不到他身上了。

  “老祖,这苍华的徒孙,着实狡诈,身上有着众多宝物,弟子惭愧,被她拖住了,又有他人援手……”

  “援手的是何人?”

  “看样子,应该是紫霄剑派的剑修。他自身只有结丹后期,发出的剑气却有元婴的实力,竟迫得弟子施展出替身之术……”

  “元婴,剑气……”童子眯了眯眼,“紫霄剑派的元婴可不多,能迫得你施展替身术,不会是昭明吧?”

  这元婴修士早就把徐逆的身份想了又想,听到童子提起,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很有可能!剑气离身,到底不比自身施展,弟子面对这剑气,难以反抗,想来剑气的主人实力不凡。”

  “嗯。”童子高深莫测地点头,“也只有昭明了,想必这是他的门人。紫霄剑派跟太白宗勾结上了,我们得尽快!你也去帮忙吧!”

  这元婴修士不敢反对:“是……”

  童子从高椅上站起来,看着左近一条缝隙里透出来的鬼气,自言自语:“我得拖上一拖……”

  ……

  后背被用力按住,灵玉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徐逆连忙松开手。

  “痛!”她指了指后背,“刚才被追杀的时候伤到了。”

  “我看看。”徐逆把她转过来,抓住她后面的领口。

  “喂喂!”灵玉连忙揪住衣裳。

  徐逆发现她满脸通红,才后知后觉地松了手,想想又不对:“你有伤在身,还要计较这个?”

  灵玉心中嘀咕,这怎么不计较……

  “没事,又不是外伤。”她逃出玄冰岛的时候,被击中后心,幸好有仙书抵挡,那元婴修士看起来也是结婴不久的样子,问题不大。

  看她这样子,徐逆觉得很有趣,刚才的抑郁也消散了:“难道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怎么说的?”灵玉顾不得脸红,抗议。

  徐逆就笑:“好了,不说你了。你在这等会儿,我先把法宝收了。”

  “好……”

  两人走出宫殿,徐逆施展了一通复杂的术法,花费了半个时辰,才将它祭炼完毕。

  灵玉看着他手中的宫殿,惊奇不已。这宫殿已经缩成了掌心大小,精巧可爱,看着好像一件玩物。

  “此物名唤上真宫。”徐逆说,“可能跟紫郢天君有点关系。”

  “上真宫?”灵玉回想了一下,“北极上真宫?”

  “对,传说紫郢天君自分界之后,就在上真界开辟了北极上真宫……”

  “你怎么会寻到此物的?”灵玉看了看周围,“莫非本来就坐落于此?”

  徐逆说:“我怀疑,可能跟玄冰岛有关。”他是因为别的寻到此地的,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座宫殿,收为己用的时候,发现它名唤上真宫,且里面存有一丝剑气,与他身上十分相合,他立刻想起了北极上真宫。

  这座小岛,离玄冰岛极近,他的紫郢剑和功法来自玄冰岛,如果说这上真宫与紫郢天君相关,也很正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