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钱家乐的关系,灵玉与越秀颇为熟悉,既然知道她受伤,少不得问候一二。越秀还在养伤,深居简出,不见外客,知道灵玉回来,很给面子地暂时出关了。

  灵玉从星罗海带回不少特产,其中有适合疗伤的,当作礼物送了出去。见她突破中期,越秀很是惊讶,感叹不已。

  论起来,她结丹也有一百多年了,若不是十一年前被暗算,如今也该中期了。现在倒好,不但没能中期,还因为重伤而修为倒退。运气这种东西,虽然虚无飘渺,有时候却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闲谈时,越秀言语间透露出心灰意冷的感觉。她筑基时,亦是宗门内出类拔萃的弟子,身为剑修,没到一百五十岁就结丹了,之后进度不快,仍能稳步提升。她本来已经耐下心,打算花几百年时间好好打磨自己,争取五百岁迈入元婴。没想到一次意外,令她剑心不稳,修为倒退,如今将近三百岁,却连中期都没有达到。

  灵玉察觉到这一点,便把话题拉到自己丹田碎裂这件事上来,初期越秀还精神一振,后来又颓丧了。只听她道:“程师妹你当日丹田碎裂,修为尽毁,如今一百年不到,不但恢复了修为,还达到了结丹中期,可见天赋这种事,怎么也强求不来……”

  灵玉无言以对,只能跟钱家乐说,让他多关注一下越秀。尽管如此,信心哪是那么容易回来的?当年的程灵玉能够重新站起来,有着各种各样的优越条件,比如仙书,比如灵丹,比如资质,这些都是越秀不具备的。

  当然。并不是越秀没有希望元婴了,高阶修士,漫长的修仙生涯中,谁没受过几次伤?花几十年养伤。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假如越秀在几年后能够将剑修重新凝实,好好修炼,遇到几次不错的机缘,还是有机会在五百岁之前迈入元婴的。

  但也只是有机会。即使不受伤,也不是哪个结丹修士都能结婴。比如当年和蔚无怏相差无几的蓝沐阳、凌霄等人。蓝沐阳错过了最佳的结婴时机,如今只能稳步打磨自身,等等契机的降临。凌霄更是卡在结丹后期到圆满的关口。差那么一步,始终无法突破。

  这就是气运,比资质更叫人无奈。

  此时的许寄波。正被这个问题折磨着。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她睁开眼,满脸怒气,一甩袖,眼前的瓶瓶罐罐“哗啦啦”碎了一地。

  听到声音,正在门口徘徊的女修吓了一跳,犹豫着是不是暂且离开,等她心情好了再来禀报。

  可惜。许寄波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将石门打开,喝道:“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有什么话就直说!”

  这个女修便是甄师妹。她胆战心惊,却不敢不听,只好硬着头皮迈进门去:“许师姐……”

  “嗯。”许寄波出了气之后,恢复平静,坐了下来,“什么事?”

  甄师妹觑了下她的脸色,知道此时并不是好时机,可是,谁叫她被抓个正着,不说也不行了,只好鼓起勇气:“程……程师姐回来了。”

  许寄波正在摸索丹瓶的手停住,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程灵玉?”

  “是……”

  “她结丹中期了?”

  甄师妹脸上掠过惊讶。这些年,许寄波命她留心宗门之事,一旦灵玉回来,立刻报与她知晓。甄师妹知道,她与那位程师姐之间有夙怨,听说程师姐突破中期回来,就一直纠结着要怎么禀报。

  当年背地里打探消息被许寄波知道,她不得已受制于人,这些年来,眼见曾经亲切友善的许师姐脾气越来越暴躁,甄师妹既喜又忧。

  喜的是,如果许寄波当真疯了,那她就自由了。忧的是,自己还被辖制着,万一她疯的时候想起来,自己这条小命可就交待了。而且,在此之前,许寄波待她不错,她私心里又觉得不忍……

  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口,许寄波就已经猜出来了。二十一年结丹中期,甄师妹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许寄波一点也没有惊讶。

  甄师妹心中隐隐有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在她心中已经很久了,当年正是因为模模糊糊意识到这一点,才会背地里去查许寄波的事情,然后被她抓个正着。这十一年来,许寄波当着她的面,不再掩饰,让她的猜想越来越清晰。

  这怎么可能呢?许师姐身上是不是有什么……

  她还没想完,许寄波再一次怒,连整个丹炉都掀翻了。

  叮叮咣咣的声音不绝于耳,甄师妹双唇紧闭,不敢说一句话,生怕在这个时候激怒她。

  “程灵玉,程灵玉,程灵玉!”许寄波一声一声地叫着这个名字,越来越癫狂。

  她已经说不清楚自己对灵玉为何这么恼恨,初时只是隐约嫉妒,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地被打脸,让她的恨越来越扭曲。

  她居然真的中期了,难道自己真的没办法扭转命运吗?不,她都已经结丹了,命运已经开始改变,为什么不能继续改变下去?

  可是,前辈已经不在了啊,这十一年来,她无人指点,修炼慢得像老牛拉破车,只能凭借丹药提升。可丹药提升是有限度的,离中期还差得很远,这要怎么弥补?

  难道真的没有希望吗?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就在许寄波临近癫狂的时候,替她管理洞府的执事过来,小心翼翼地禀报:“真人,观云峰程真人前来拜访……”

  他话未说完,许寄波就急急地问:“观云峰程真人,是哪位?”

  “就是蔚真人的徒,程灵玉程真人……”

  “程灵玉?”许寄波愕然,声音都变调了。她刚刚还因为灵玉怒气冲天,没想到对方就找上门来了。

  “她想干什么?”想到十一年前,自己在灵玉离开宗门之前动的手脚,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紧接着想到后果,又理直气壮起来。那件事,最吃亏的是她自己,可不是程灵玉,她不但完好无损,还突破中期归来,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好处,自己为什么要心虚?

  想到这里,她整了整衣冠,冷声道:“既然是同门师姐拜访,那就请进来吧!”

  “是。”她没有火,执事松了口气,急急领命而去。

  甄师妹也松了口气,正要告辞,却听许寄波道:“甄师妹,陪我去见客,如何?”

  甄师妹哪里敢拒绝,只好苦着脸应了一声:“好。”

  灵玉走进这个名为“长生谷”的洞府,瞧着两旁郁郁葱葱的草木,翘了翘嘴角。看样子,许寄波日子过得不错,太白宗结丹修士不少,想得到这样的洞府并不容易。这样也好,她过得越好,自己就越能狠下心。

  “程真人,请。”执事十分殷勤地将她请进洞府。

  虽然自家真人不知为何,对这位程真人一直抱有敌意,但人家是货真价实的真人,而且,短短二十年,就突破至中期,前途不可限量,不是自己这样没什么前途的执事能够得罪的。说起来,当年程真人结丹,亦是一件宗门弟子津津乐道的故事。

  一名弟子,筑基时修为尽失,成了废人,不料峰回路转,不但恢复了修为,还一举结丹,成为宗门内有数的结丹真人,这是多么励志的事例?这件事生后,许多真人拿来教育弟子,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都不能够放弃。

  说起结丹的内情,又是一件奇妙的事。宗门之内,哪个筑基弟子在圆满之后不是花费大量时间去打磨游历,最短也是二三十年后才敢结丹。偏偏这位程真人,筑基圆满一个月,就闭关结丹了,更叫人吃惊的是,她竟然一举结丹!这简直就是奇迹。

  如今见到真人,执事不免多看几眼。

  灵玉踏进洞府就笑了。只见许寄波坐在主位上,筑基期的执事女弟子分立两旁,那位甄师妹还站在她的身后,一派太后召见的架势。看到她见来,许寄波也只是站起来,略略见礼:“程师姐。”

  灵玉摆摆手:“多年不见,许师妹这日子过得不错啊!”

  见到真人,确认她突破中期了,许寄波脸上掠过一丝恨意,但很快收敛起来。她冷淡地道:“哪里及得上师姐?师姐如今在宗门内可风光得很。”

  灵玉笑眯眯,不气不恼的样子:“许师妹谬赞。”

  故意把她的讽刺当成赞美,毫不脸红地收下,许寄波又一次被气到了。她暗暗咬牙,正想着怎么才能打掉她的气焰,就听灵玉故意拖长声音,慢条斯理地道:“许师妹,特意上门拜访,你不请我坐也就算了,可是让这么多人看着,不大好吧?”

  许寄波愣了一下:“程师姐这话什么意思?”

  灵玉仍旧笑眯眯,目光却凌厉:“什么意思?我还以为许师妹心中清楚得很!”

  听到这句话,许寄波先是一盆凉水兜头灌了下来,再是怒气盈满:“程师姐这话,我听不懂!”

  “听不懂?那好,我慢慢解释给你听,不过,你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合适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