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无限时空物语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出使
  “有、必、要、吗?”

  槌恩特终于开口了。

  真是奇怪,就算是不通人性的他也觉得,音这种人不会轻易做出搭上自己生命,却仅仅将其作为筹码的行为。

  “很、想、死、吗?”

  “才不嘞,”人类外表的音摆出也不知道对方看不看懂的斜眼笑:“我只是想知道全部事实罢了。”

  见树精再度陷入沉默,他也不强求对方多说,只是转而自己发言:

  “在你们眼中,魔王是不是从不说谎的存在?”

  “”

  “我知道了。”

  明明没有得到答复,他却突然不再纠缠了,关于梦蒂的话题更是一句未提。

  音这次果断地转身离开。

  槌恩特只是怔怔地目视其离去,待其行踪完全消逝后,才淡淡地自语:

  “大、人,这、样、真、的、好、么”

  事情已经开始逐步超脱出他的想象极限,这是过去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抛开音这边愈发触及他所不愿令对方看到的真相外,还有其他诸多隐藏的风险。

  按照槌恩特的估算,差不多逃走的希尔逊那边应该有动作了。

  这名树精的确大智若愚,很轻易地就联想到了亚暮珥想到的,他们最有可能做出的举措,就是将异族方的行迹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但早已预见到这种情况的他,却也难免感到不安。

  甚至他还很想告诉希尔逊,其实他们根本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公主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一名年长的大臣忧心忡忡地看着德瑞亚,壮着胆子上前问道。

  别说是他,其实每一个在场之人,下至仆从,上至王臣,都对王国公主德瑞亚的举动十分的不理解。

  往日里举止雍容的德瑞亚的脸上也显露出一分憔悴,似乎她也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未能开口。

  她的几名兄长早夭,姐姐早嫁,现今能做出实际决策的权利在于她手,任何的失误都可能使现在的王国蒙受巨大损失。

  最后少女也只能像是放弃了一般,反问他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不是么?”

  如果她的父王,现今王国的领导者,身受神秘病症的事实泄露出去,那么那些对王国土地虎视眈眈的鬣狗们又会如何?

  刚刚也说过,德瑞亚几乎没有能担起统领王国上下重责的兄弟姐妹,到时情况会有多糟糕完全无需多言。

  远的不说,就说近年来才与王国关系稍稍缓和下来的帝国,很有可能在确认消息后撕破虚伪的和平面具,大举发动对王国的入侵。

  还有一直对王权和她的容貌地位有所垂涎,但迫于她父王的压力,而不得不压抑自己n的内敌

  名副其实的内外交迫。

  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指望国王的病症能够痊愈,但既然谁都能想到这点,德瑞亚自然更是从未放弃过从这方面入手解决问题。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再怎么说德瑞亚的血脉之源,也是名副其实手握王国最高统治权的老国王,怎么可能找不到本土最高明的医者为其治疗病症。

  但问题就在于找了也没用。

  无论怎么找,换上各种领域顶点的医者,都无法对老国王的病症做出合理的解释,更无从下手。

  唯一提供了一点有用建议的,是据说年轻时曾成为过一段时间巫医的年长医师,他仅仅只是这么说道:

  “国王大人可能患的是血溶症,即不经意间被某种野兽或毒株的毒素入侵体内,要想救治最起码也得找到毒物的源头。但就目前来看,老夫暂时无能为力。”

  虽然这是唯一的线索,但仔细想想这其实是根本不可能的,有谁能让日常作息极其规律,一日的衣食住行皆有人看护的国王不经意间被毒物入体?

  本来按照他们的想法,纵然不能在仓促间找到治疗的方法,但至少也要将这个消息给封锁起来,但现实却狠狠地给他们泼了记冷水。

  帝国那边来了使者。

  或者说自称为“勇者”的人。

  要说一开始的王国高层对这群人的态度是嗤之以鼻的话,那么为首那名戴着面具的男子所说的话就是令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们真是冷静呢,王国国王的病症好了吗?”

  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他们当然该以亵渎王权的罪名将其立刻拖出去砍了,但情况还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

  突然从天而降一只巨大的鸟人,将当时的卫兵他们拦住,抬头咏唱了一首魔谣,就将他们全部放倒在地。

  别说当时在场的人,就连事后听说这件事的所有王国成员都难以置信。

  因为,既然有这种非人的智慧生物出现,就说明

  相信到这里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出使王国的究竟是谁了铁面。

  “来自帝国的贵客们,现在已经过上了能和魔族们和平共处的日子了么?”来自当时王国使臣的讽刺。

  “诸位,我们并无心刻意与你们交恶。”

  当时,铁面还扭头呵斥了一下身为塞壬的美罗蒂,毕竟在他看来,对方虽是好心替自己撑场面,但却令王国这边升起了戒心。

  “但请先姑且相信我们所言,我们是为了帮助你们而来。”

  为了以示诚意,铁面卸下武器,并命令美罗蒂等人不许随自己而来。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来到德瑞亚面前。

  “铁面先生,吗?”初见时公主细细打量对方,并以最大限度的冷静态度向其询问:“您有什么要和我谈的?”

  当时的铁面除了腿以外,基本上全身都被五花大绑没办法,只能说王国人做的很谨慎。

  “公主殿下,在下其实是为了帮助你们而来。”

  “抱歉,我无法对不能解释为何会知晓我父王所患病症,且与异类为伍的人报以信任。”

  虽然其实她心里现在最急切的愿望是看到父亲病愈,但明面上德瑞亚无法做出妥协和让步。

  “那么,如果我说,我们有办法治好你父亲的病症呢?”

  铁面第一时间找准其突破口,并精确地从中打开一道缝隙。

  这也是他最能把握的机会。

  最终,德瑞亚只是稍作思虑,便妥协道:

  “好吧。”

  毕竟事情的发展几乎已经没有变得更糟的余地了。

  那么姑且信任这群来自敌国的使者们也无妨。1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