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没什么?人屈太医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啊?这姑娘是在吹牛吧?一定是这样!

  当苏落将最后一滴毒血都抽干后,她点点头:“行了。”

  行了?什么行了?大家面面相觑,最后齐齐看着苏落。

  苏落没好气的说:“血块里的毒素已经抽出来了啊,现在可以把血块移出来了啊,你们在奇怪什么?”

  “就,就这么简单?”桓培表示不信!

  苏落摊手:“那你还想要多复杂?”

  说完,苏落的手覆盖在桓老爷子腰侧,对老爷子笑了笑:“之前屈太医说这东西取不出来吧?”

  桓老爷子点点头:“小丫头别把话说太满了哟,小心——”

  桓老爷子话音未落,却听噗嗤一声响,苏落的手掌心已经多了一块东西。

  苏落将东西丢进托盘,脱下手套,一块研磨成粉末的丹药洒落在桓老爷子那小小的伤口处。

  桓培闻着空气里的气味,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这是皇级凝血丹!而且药效通透,这是皇级中的极品啊!”

  “算你还有点眼光。”苏落瞥了他一眼,帮桓老爷子将伤口用纱布捆绑好,然后转头对老爷子说,“不要试图用灵力去冲击伤口加速它愈合。”

  桓老爷子看到小丫头利落的伸手,不卑不亢的行事作风,先就有了好感,此刻他虚弱的靠在床头,淡淡的问苏落:“为何?”

  南宫夫人早已经命人端了清瓜水过来让苏落净手。

  苏落一边净手,一边对桓老爷子说:“如果用灵力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话,伤口里的毒素就会永远留存在里面,然后慢慢形成第二个血块。”

  众人全都震惊,包括桓老爷子!

  如果苏落不加这句话的,正常人都会用灵力来加速愈合伤口,那到时候……再来这么一次?想想都要崩溃了。

  桓老爷子更是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丫头,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落摊手:“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而就在这时候,桓培忽然大叫一声:“爹!你能坐起来了?!”

  而且不止如此!

  老爷子的精神也好多了,能够说话了,不像之前那么昏迷不醒病怏怏的仿佛随时会断气。

  桓培这么一吼,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刷刷刷的集中到老爷子身上。

  南宫夫人更是哭着大吼一声:“父亲大人!!!”

  老爷子也是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还扭头看看自己的后腰,那里只有一个大拇指一样的伤口,也不知道那么大的血块,这丫头是怎么给取出来了。

  老爷子不仅坐起来了,而且,他忽然就站起来了。

  “父亲大人!!!”

  桓家一众人看到桓老爷子站起来,一个个都吓得脸色苍白,全都要冲上去扶!

  结果桓老爷子把眼睛一瞪,挥手:“全都给我走开!”

  大家退开两步,但都一个个张开手,生怕老爷子跌倒了来不及扶。

  老爷子傲娇的挥挥手:“都走开走走开,老子好着呢。”

  桓老爷子一边说一边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