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后,徐放一行四人登上前往魔都的飞机,两小时后,离开机场直奔酒店。

  收到丁鹏的回复后,喵星娱乐就把具体的时间安排发了过来。

  “人生第一次走红毯啊。”徐放感叹,左右手拿了两条领带,一条蓝色条纹状,一条纯黑。

  他随手拍了两张照片,询问魏婉:“哪条比较好看?”

  “蝴蝶结就行。”

  “你是说我戴领带不好看吗?”

  “实在想象不到你正装打领带的样子。”

  “往最帅想象就好了。”

  “呵呵。”

  关上微信,徐放就把领带往旁边一丢,翻出一个黑色蝴蝶结:“嘿嘿,还好我准备的充分。”

  年终盛典的红毯仪式明晚六点开始,徐放挑好着装,就窝在酒店里看电视。

  “你真不出去?”丁鹏临走前问道。

  徐放指着手机上的天气信息,摇头:“不去。”

  冬天的魔都并不比帝都暖和多少,徐放承认怕冷是他少有的弱点,每到冬天,能在暖和的地方眯着,就绝不出去嘚瑟。

  程小阳和季小秋不用去参加年终盛典,开启了为其两天的吃喝玩乐之旅。

  丁鹏也出门买了些东西,可惜俞芊年底比较忙,年假也已经用完,要不就跟他们一起来了。

  这些人出去,回来,出去,再回来。

  徐放就一直窝在套房的沙发上看电视,仿佛从来没移动过,早中晚都有人送餐到房间,实在太美妙了。

  丁鹏觉得徐放这种人能维持身材,真是老天不公!

  第二天下午五点,徐放裹着棉袄离开酒店,有节目组派车来接。

  和魏婉聊天,徐放已经知道,节目组给每个明星的到场时间都不相同,派车来接就是调控红毯顺序,可谓费尽心机。

  徐放如今在圈里……没啥地位。

  他的出场顺序相对靠前,比魏婉足足早了近一个小时。

  得知真相,徐放用了半个多小时在心里大骂主办方没眼光,不要脸。

  六点多一点,车子在红毯外停下。

  红毯两侧的隔离带后面,黑压压人头攒动,有粉丝,不多大多都是媒体人,手里举着相机,闪光灯此起彼伏。

  徐放透过车窗,望着走在他前边,已经到台上开始签名的小明星。

  见对方穿着薄薄的西装,徐放心里纳闷,这哥们不冷吗,衣服里得垫多少个暖宝啊。

  然后他就推开车门,裹着棉袄下车了。

  咔咔咔……

  无数闪光灯袭来,徐放觉得眼快瞎了,也不知道平时那些明星是怎么适应的。

  就在他准备有样学样,面带微笑挥手示意的时候,一阵风刮过,从棉袄的领口吹进脖子,透心凉。

  于是刚准备挥手的徐放,两手往兜里一插,脖子往下缩了缩,仿佛是搞破坏前来踩点的可疑人物,一路快步通过红毯,上了台。

  拍照的记者们都懵了,这谁啊?

  有人盯了半天才认出这是徐放。

  别的明星都打扮的光鲜亮丽,你穿着棉袄就罢了,还缩得那么紧,有这么冷吗。

  这些记者暗暗腹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也穿着棉袄呢。

  徐放上台,接过笔,刷刷在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转身面对记者。

  等闪光灯亮过一轮,徐放就迫不及待的迈开步子,小跑着溜下台,一路冲进主会场,完全没有多停留一秒的打算。

  还在按快门的记者,看着一溜烟没影的徐放,满头黑线。

  你确定你是来走红毯的?

  还只是一个小人物的徐放,没有引发记者们过多的怨念,很快相机就转向下一个登场的明星。

  进了会场,空调的暖流让徐放迅速舒展开,当即脱下棉袄,闪亮登场,帅得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人。

  在会场内,又照了一轮相,徐放以为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座位靠后,目前到场的都是一些小虾小米,实在是无聊透了。

  这让他深切的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地位仍不利于追星大业,必须快速提升自己在圈内的影响力。

  发专辑!

  发专辑!

  发专辑!

  这个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第一次压倒了偷懒的本能。

  “徐放?你好你好,我是袁伟,我特别喜欢你的歌。”

  徐放:“啊,你好你好。”

  “你好,我是周绪。”

  徐放:“啊,你好你好。”

  面对这些问候,徐放一一回复,句式看似敷衍,但表情语气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一番寒暄后,徐放总算遇到了几个熟人。

  “徐放,好久不见!”梁易彬朝徐放打着招呼,看座位,他就在旁边不远。

  凭借《梦之音》中的优异表现,梁易彬近段时间除了商演,还拿到了不少综艺资源,人气又有提升。

  “何韬呢,还没来?”徐放问道。

  梁易彬笑道:“刚看到他,去卫生间了,喏,这不回来了。”

  徐放扭头,朝何韬挥挥手。

  这段时间,他和《梦之音》不少选手都保持着联系,寝室四人群也很活跃。

  可惜除了何韬,罗扬和邹淼都没有收到邀请,在叽歪娱乐中也是处于坐冷板凳的状态。

  这也没办法,不只是叽歪娱乐,所有娱乐公司的资源都是朝当红明星倾斜,小透明只能捡些残羹冷炙。

  徐放有时候在想,是不是给他们写两首歌试试。

  他觉得罗扬和邹淼也会有向他邀歌的想法。

  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出来。

  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两人和祁松的情况略有不同。

  祁松虽然也是野路子,但能拿到当季的冠军,实力毋庸置疑,而罗扬和邹森都有着明显的缺陷。

  就算他写两首歌,能让罗扬和邹森短暂拿到一些人气,可是以后呢。

  再往坏处想想,如果他写的歌,没让罗扬和邹森翻红,舆论会怎么说。

  “连徐放的歌都带不红,这两人实力是真的不行。”

  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两人身上的压力会更大。

  何韬走近,发现徐放有点溜号,问道:“想什么呢?”

  “罗扬和邹淼。”

  何韬明白徐放的意思,沉默片刻:“他们心态挺好的,只要继续努力,总会有机会的。”

  徐放点点头:“嗯,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别太客气。”

  “明白,我会跟他们说的。”

  聊着天,又有熟人走近。

  谢淮彦来到徐放面前,笑道:“什么时候发专辑啊,等到花儿都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