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的小弟都很牛 > 29 方信言的麻烦事
  省二特刚刚组建,高原的工作特别忙,得到方牧野的确切答复,并且约好晚上一起吃饭,高原就告辞离开了。

  方牧野已经有几天没回家了,送走高原,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点钟,就开车向家里赶去。

  这段时间,方牧野父母的单位都恢复了正常,已经不在加班,中午都能回家吃饭,方牧野顺便在路上买了几个菜,准备中午小露一手,让父母尝尝他的手艺。

  两手拎着东西上了楼,方牧野拿出钥匙,开了门,让他意外的是,家里边竟然有人。

  方信言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客厅里边弥漫着浓浓的烟气。

  “爸,今天怎么没去上班?”方牧野顺嘴问道。

  “出了点事,我这刚回来。”方信言的语气有点生硬。

  方信言没有烟瘾,只是偶尔才会抽上一根,尤其是在家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抽过烟。

  方牧野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老爸这么凶猛的抽烟,再加上他那一脸的焦虑和烦躁,方牧野猜测,他老爸这肯定是碰上什么事儿了。

  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厨房,方牧野来到茶几边坐下,顺手从茶几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燃之后,问道:“爸,是工作上不顺心,还是出什么事了?”

  方信言虽然不想把工作上的麻烦带回家里,更不想让家人为他烦恼,但这件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早晚都会让家人知道。

  现在儿子问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还是说道:“我兢兢业业了半辈子,从来都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没想到一时不慎,竟然掉进别人的陷阱里了,而且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害我。”

  “你说我是不是挺失败的?”方信言一脸的颓然和懊丧。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有些人想要害你,早晚都会找到机会,你就算再防备也是防不胜防。”劝解了一句,方牧野继续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您说出来,我帮着分析分析,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再说了,我现在好歹也是参加工作的成年人了,家里出了事儿,也该为您分担分担了。”

  儿子沉稳的语气,让方信言烦躁的心情,顿时舒解了不少。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他的儿子真的长大了,以前那种年轻人的青涩,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随随便便一坐,那一身雍然之气,不但他比不上,就连他们董事长也差得远。

  十天前,公司的一位老客户点名要我加工一套翡翠首饰。原料是这位老客户自带的,冰种飘花,非常贵重。昨天晚上我加班加点的完成了,锁进保险柜之后,晚上10点钟才下的班”

  接下来,方信言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今天上午,方信言刚刚上班,那位指名要他加工翡翠首饰的老客户,就上门催问。

  对方催的急,方信言不敢耽搁,赶紧从保险柜中把加工好的首饰盒取了出来,交给这位老客户验看。

  结果这一验,就验出了大娄子。

  这位老客户开了两家珠宝店,大半辈子都在和珠宝首饰打交道,首饰盒一打开,他就发现那只最贵重的翡翠手镯,东西不对。

  这一套翡翠首饰是方信言一点一点雕琢出来的,他对这一套翡翠首饰更是熟悉无比,但凡东西有一点不对,他都能一眼看出来。

  首饰盒中放着的这只翡翠手镯,绝对不是他亲手打磨的那一只!

  这只手镯绝对被人替换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方信言一下子就愣住了。

  那位老客户一眼就看出了首饰盒中的手镯不对,立马就指了出来。

  如果没有对比的话,可能还不太容易发现这一点。但首饰盒中放置的首饰除了这一只手镯之外,还有两个玉佩以及两个戒面,这一套首饰都是出自同一块翡翠原料,其中的任何一件首饰,只要稍有不同,经验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

  很明显,翡翠手镯的质地和其他的首饰有所不同,这位客户自然是大发雷霆。

  客户委托加工的翡翠首饰,竟然被替换成了c货,出了这么严重的纰漏,不管是那位老客户还是公司,都非常震怒。

  方信言是这套翡翠首饰的唯一经手人,自然就成了第一责任人和第一怀疑对象。

  听完老爸的讲述,方牧野问道:“除了您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能够打开那个保险柜吗?”

  方信言答道:“公司管理制度挺严的,保险柜的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打不开。”

  “那你们出厂的时候有检测吗?”方牧野继续问道。

  “有专门的检测设备,一般情况下,工作人员很难把贵重的珠宝首饰私自带出。”

  方牧野眼前一亮,“那你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应该接受检测了吧?”

  方信言露出一丝苦笑,“很不巧,检测设备正好出了故障,我又是老员工了,所以我没有经过检测就出厂了。”

  “那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其他人出厂经过检测了吗?”方牧野再次问出一个关键问题。

  “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检测设备还是好好的,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出厂的时候没有经过检测。”方信言叹了口气,眉头皱得紧紧的。

  听了老爸的回答,方牧野从中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方牧野再次问道:“您仔细想一想,有机会替换这只手镯的嫌疑人当中,有没有人仇视你,或者和你关系很不好?或者有没有听说这些人当中哪一个这段时间遇到了困难,家里特别缺钱?”

  “这些问题,我刚才都已经仔细想过了。”方信言摇了摇头,“我的性格一向比较好,又是厂里多年的老员工了,和大家相处的还行,仇人更是一个都没有。这段时间也没听说谁家里遇到困难了,应该不会是我身边的人因为缺钱盗窃。”

  “那你们厂里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有没有马上报警?”

  “没有马上报警,这件事情一旦宣扬出去,会严重影响我们公司的声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