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这里就没有其他的笛子了吗?”又挑选了十多分钟,唐宇叹了口气,将整个货架上的所有笛子都看了一遍,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

  “先生,不知道你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笛子。这个货架上的笛子,都是我们店的精品,每一杆都是各个制笛大师亲手制作的,你要是实在不……不知道怎么挑选的话!我帮你挑选一杆好了。比如说这杆,非常适合笛子初学者吹奏,音色……”乐器店的老板并没有出现,旁边的一名服务员,则是直接开口道,只是她的语气中,充满了鄙视的意思,显然是把唐宇当做了一个不懂装懂的笛子初学者。

  在旁边站了这么,这名服务员也从周围人的谈论中,明白前后的事情,目光看到楚雅柔两女的时候,表现出一副可惜的模样,好像觉得,这样两个大美女,竟然会看上唐宇这样的装货,绝对是瞎了眼了。

  唐宇一头的黑线,哪里不知道服务员口中的含义,冷着脸,说道:“我问你有没有其他的笛子,不需要你帮我推荐!”

  唐宇的话,相当的不客气。

  服务员也怒了,自己好心帮你挑选合适的笛子,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说,呵呵,好啊!你不是要笛子吗?正好,门口杂项那边,还有一桶的笛子,我拿给你就是了!

  服务员转过身,便是将乐器店门口的那一桶笛子,都拿了过来。

  看到这一桶笛子,周围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这样一桶笛子,被放在乐器店门口,只不过是被乐器店的老板,当做购买物品后赠送的赠品罢了,如果按照价值来买的话,一杆笛子只要两块钱。

  即便是再傻的人,都知道,这服务员是在戏耍唐宇呢!

  唐宇当然也认得出,这一桶笛子明显是用残角剩料制作的,脸色也很是不爽,可是就在这时,他眼中精光一闪,猛然伸出手,从笛桶中拿出一杆笛子,眼中闪过了欣喜的目光。

  看到唐宇的动作,周围哄堂大笑。

  “这家伙是白痴吗!竟然看不出这服务员在耍他?”

  “原来是个傻子,真是可惜了这两个大美女,竟然能够看上这么一个家伙。”

  “说不定是人家大美女心好,知道他是个傻子,所以才这么关爱他呢!”

  一瞬间,无尽的嘲讽,涌向了唐宇。

  楚雅柔和李韵婷脸色当即就变了,愤怒无比的看着周围一群人,差一点就不顾淑女形象,直接破口大骂了。

  “淡定!”唐宇张开手,拦住两女,表现的非常的自然,“这笛子多少钱?”

  “只送不卖!”服务员更加瞧不起唐宇,她也觉得唐宇有点像是傻子,心中不由的可怜起唐宇来。

  “只卖不送吗?”唐宇回头看了一眼架上,自己刚才挑选的那么多笛子,从上面随手拿了一杆,问道:“买这个笛子,送吗?”

  “送!”服务员直接说道,甚至有些欣喜,因为唐宇随手拿的那杆笛子,可是价值万金的次级宝笛,也就是说,这是一杆差一点就达到宝笛级别的笛子。

  “买单!”唐宇随口说着,便是准备付账,可是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身上并没有带银行卡,虽然戒指里面,有大量的钱财,但那都是异大陆的货币,这个时候拿出来的话,只会更加被周围的人,当成傻逼了。

  “老公,你的卡在我这里!”楚雅柔直接娇滴滴的开口道。

  随即,将一张黑色的卡片,递给了服务员小姐。

  这张银行卡,是唐宇上一次离开地球的时候,给每个女孩都留了一张,属于外界流通的最顶级的银行卡,一般只有身价上十亿的人才能拥有,这张卡不仅可以透支一个亿,甚至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特权。

  当然,比起这种卡,唐宇的老爹唐强,给唐宇准备了一张更加高级的紫金卡,只不过他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这是至尊黑卡?”楚雅柔拿出黑色银行卡的瞬间,周围的人群中,便是响起了一声惊呼。

  “你丫电视看多了吧!黑色的银行卡就是至尊黑卡啊!国内可是没有黑卡这种东西存在的。”另一个声音,鄙视着说道。

  “呵呵!兄弟,不知道就不要瞎说,谁说国内没有至尊黑卡的!那是你级别太低,接触不到罢了。这种至尊黑卡,只有身价超过十亿的人,才有可能拥有。”第一个说话的人,再次反驳道。

  “对对对,我也听我老总说过这种黑卡,他曾经想要办理这种银行卡,结果被银行拒绝了,他是广汇地产的老总。”

  “嘶~”

  周围人响起一连串倒吸冷气的声音,广汇地产可是静海市相当有名的地产,资产数十亿的老总,竟然都申请不到的至尊黑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时间,没有人敢再次怀疑唐宇的身份。

  毕竟,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有钱人的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一些人更是想要离开,省的唐宇一会儿找他们的麻烦。

  闵湖虽然也听到周围人的话,但他自傲的心,让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为一个有钱的暴发户折腰,这是艺术家的尊严!

  呵!

  这货还把自己升级为了艺术家,就是他师父笛子宗师刘子云,都不敢妄自称呼自己是艺术家。

  “嗯!你去付账。”唐宇也没有在意楚雅柔拿出来的黑卡,直接让其去付账,然后随后将价值万金的笛子,放在一旁,好像根本不在意一样,然后拿起那个不到两块钱的烂笛子,手中在裤兜里摸索了一番,实际上是从戒指中,拿出了一枚小刀。

  唐宇是想要刻刀的,但是想到刻刀还没有自己这些小刀有用,便也就放弃了,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开始重新对手中的这枚笛子,进行雕刻。

  “卧槽,这家伙要干什么?他以为自己是制笛大师吗?竟然相对一杆本就没什么用的笛子,进行再次刻制。”

  “呵呵!我估计啊!他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呢!一会儿和闵湖的比试,他要是用这杆笛子,输了完全可以借口,自己不小心把笛子刻坏了,不算数。这些有钱人,就是这么狡猾!”

  “唉!闵湖实在太丢咱们学音乐的人的连了,竟然会向一个这样的人发起挑战。”

  “就是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暴发户,他们……”

  新一轮的嘲讽,再次席卷向唐宇,但是正在细心雕刻的唐宇,浑然不顾。

  对于昕姨教导的关于音律知识中,怎么可能没有制作乐器的手法呢!要知道,神音大陆上的很多音律大师,他们的乐器,全都是自己调制的,因为只有自己制作的乐器,才能完全的和自己融合,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所以,在神音大陆上,每一个音律大师,也是制作乐器得大师,尤其是神音门,更是流传着太多的制器手法,而这些,唐宇虽然没有全部学习,但也已经和昕姨,学习了不少,用在地球上,足够了。

  给读者的话:

  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