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想,昕姨也是娇斥一声,加入了战团。壹看书 ·1kanshu·cc

  当然,昕姨不像唐宇,能够动各种能量强招,与人进行肉搏,她的攻击,全都需要凭借古琴来完成,随即,她直接拿出一架古琴,开始弹奏起来。

  唐宇之前只见过昕姨弹奏乐曲来提升自己的领悟力,以及通过音律,来安抚暴动的人群,并没有见过她用音律来攻击,到底是什么样子。

  但是现在,唐宇终于见到了,他也终于知道,自己和昕姨在音律上的差距,到底有多么的庞大了。

  “叮~”

  “砰!”

  “铛铛~”

  “轰!”

  几乎每一次拨动琴弦,便是一次攻击,音律从琴弦上飞冲而出,也不是呈现出原本的状态,火石变成杀气腾腾的飞剑,或是变成寒光四溅的箭矢,又或是变成咆哮怒号的猛兽。

  不管是变化成什么,这些东西,在刹那间,就好似真的一般。

  虽然说,唐宇的耳朵,现在是被打聋了,但他还能通过别的办法,去听到这些声音。

  更重要的是,昕姨的这些攻击,并不需要听到声音,只是用眼睛看,就足够了。

  唐宇承认,自己想要做到昕姨这样,现在根本办不到。一看 书 ·1kanshu·cc

  “我还要努力多久,才能达到昕姨这样的地步啊!”唐宇感慨了一句,而后杀气再次暴涨,想着怎么能够在昕姨开始攻击后,自己就停止战斗呢!让战斗变得更加猛烈一些吧!

  昕姨加入战斗,让对面那群黑袍男人,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无暇再去管唐宇,疲倦的反击着昕姨的攻击。

  看的出来,这些人的音律攻击,相比较昕姨来说,还是有些弱的。

  只不过,这是在耶萨尔一直没有行动的情况下。

  耶萨尔虽然也是看到自己的手下,一直都很疲倦的应对着昕姨的攻击,但是他根本没有插手的意思,依然淡定的站在人群之中,仿佛非常的自信,即便是自己的手下,现在疲倦应对着昕姨的攻击,但是一会儿的话,也能对昕姨造成严重的伤害。

  唐宇也注意到一个情况,让他相当的不爽。

  这些黑衣人,别说是耶萨尔,就是耶萨尔的那些手下,好像都没有把他当一回事。

  唐宇忍不住想到:即便是我现在并没有动攻击,但你们也应该派个人警惕一下我吧!万一我突然动攻击,说不定,能够直接将你们灭掉啊!

  “妈蛋,既然你们这样无视我,那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越想越不爽的唐宇,眼眸中闪烁着一丝阴冷,而后整个人忽然间,消失不见。

  即便是这样,那群黑衣人都没有注意到唐宇的情况,就好像唐宇原本就不存在似的。一看书 ·1kans书hu·cc

  “噗嗤!”

  忽然之间,一名正在反击昕姨攻击的黑衣人,脑袋直接爆炸开来,一柄怪异的长剑,从他碎裂的脑袋中,传了过去,失去踪迹的唐宇,再一次出现后,便直接将一名敌人的脑袋打爆,就连他的神格金身,都没有能够弥留下来。

  唐宇这是直接用出了空间挪移。

  “小子,你敢!”看到这一幕,耶萨尔睚眦惧裂,一双丑陋的绿豆眼睛中,爆射出凶悍的杀意,当即,一只类似于口琴一样的乐器,出现在他的手中,并被他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刹那间,一声诡异至极的音乐,从口琴乐器中流泻而出,直冲向唐宇的双耳。

  “啊~”

  唐宇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乐器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所以根本没有去防备,可是当这乐曲出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朵中之后,他已经被打聋的两只耳朵,陡然间,出现一丝痛彻心扉般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不只是如此,这种疼,顺着耳朵,继续向着唐宇的体内蔓延而去,如同度一般,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唐宇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了这种让他想死的疼痛。

  “啪嗒!”

  星耀之剑失去了支撑,直接掉落在地上,它体内原本膨胀的强大气息,竟然也在瞬间消失不见,就仿佛它变成了一柄无比普通的长剑似的,再也不能吸引人的注意了。

  “唐宇!”

  这个时候,舒水柔等几个女孩,也终于赶了过来,正好看到唐宇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的模样,不由的惊叫起来,又是担心,又是愤怒。

  “杀!”

  唐糖看到唐宇那痛苦的模样,感觉自己的心,也疼痛起来,当即就怒了,一声咆哮,强烈的音波,形成了唐糖本体的模样,直接冲杀向那些黑衣人。

  “轰嗤!”

  刹那间,一声惊天动地、毁天灭地般的爆炸,直接在那群黑衣人的身边爆炸开来,地面迅的龟裂着,露出无数条密密麻麻的,深不见底的沟壑。

  同时一个庞大无比的坑洞,也终于随着地面的塌陷,而出现在那个位置。

  那群黑衣人消失了踪迹。

  唐宇的身影,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爸爸!”唐糖傻眼了,当即悲痛的惨呼起来,同时身体也飞快的向着唐宇原本躺倒的位置冲去。

  “唐宇!”几个女孩,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失去了敌人的昕姨,弹奏的乐曲,也是戛然而止,她本来并没有意识到唐宇的消失,但是看到几个女孩子的模样,也是明白了什么,直接向着坑洞冲去。

  “我……我在这里!”就在女孩子们冲到坑洞的旁边,却是听到一声熟悉,但是极度虚弱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忙是转头看去,只见唐宇如同乞丐一边,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也是脏兮兮的,躺倒在地上。

  唐宇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感觉到唐糖的愤怒,他便知道坏事了,然后想也不想,便立刻用出了空间挪移,虽然身体中的疼痛,让他差点失去意识,但是强忍着施展一下,空间挪移,还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便直接挪移到了女孩子们,身后大概一百米的位置。

  强忍着施展了挪移,唐宇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即便是听到了几个女孩子的惊呼,他也不能第一时间,进行回应。

  “爸爸,你没事吧!都怪我,都是唐糖不好,唐糖……”唐糖瞬间出现在唐宇的身边,嘤嘤哭泣起来,泪水瞬间湿透了他的整个面颊,让人看着就感觉到心疼无比。

  “爸爸没事,就是……就是身体有些疼!”唐宇实在不知道,那个耶萨尔的那个口琴一般的乐器,到底是什么,出的声音诡异不说,竟然就能够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这么疼。

  这么多年过去,唐宇经历过各种折磨,疼痛也感受了无数次,可偏偏,没有任何一次,能够和这次比的上,如果不是意志坚定一点,唐宇都怕自己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折磨,而想着自我了断呢!

  “唐宇,你……”昕姨有些愧疚,耶萨尔的阴邪招式,她都知道,在她看来,自己应该早点把这些东西,告诉唐宇,那样的话,唐宇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痛苦。

  昕姨曾经也经历过耶萨尔这一招攻击的,自然知道这种痛苦的感觉,到底怎么样,只是想想,她就有些不寒而栗。

  给读者的话:

  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