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找我家老祖宗什么事?”听到唐宇提到老祖宗,王大少的脸上,闪烁起一丝发自内心的恐惧感,语气也不由的打起了哆嗦。.dt.



“都说了,找他算账。”唐宇没好气的回应道。



“不知道这位小朋友,找我要算什么帐啊?”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一个步而至,但实际上一步却有数十米远的老头,正在快速靠近,那声音,正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你就是王家的老祖宗?”唐宇有些诧异的问道。



“正是老朽!”王家老祖宗微微一笑,说道。



“那你应该就是王高明口中的老祖宗了。”唐宇点点头,而后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我和王高明进行了一项交易,他让我来找你,拿一枚戒指。”



“锵!”



王家老祖宗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知道小朋友想要什么戒指啊!”



“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唐宇呵呵笑道。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些嚣张了。”王家老祖的脸上,虽然依然洋溢着笑容,可是这笑容中,隐藏着的杀气,却是没有任何掩饰的爆发而出,瞬间充斥在整个王家府邸中。



王家的下人护卫,全都惊恐的趴在了地上,他们能够感觉到,这杀气,正是他们老祖愤怒的时候,才会爆发的。



“嚣张,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嚣张,我只知道,我和你们王家的家主做了交易,只不过,交易的物品,在你的身上罢了,所以我没有办法,才不远万里,跑来你们海王城,不然,你以为我回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唐宇不屑的说道。



“鸟不拉屎的地方?”王家老祖顿时就怒了,这海王城可是他的自留地,被他什么都重要,现在竟然被人评价为鸟不拉屎的地方,他自然是怒的不行。



“臭小子,找死!”



王家老祖,怒火冲天,瞬间拍出一掌,登时,虚空急速的震动起来,一道冲天的火拳,直接向着唐宇飞冲而去,凛冽的杀气,几乎冰冻了整个虚空。



“哐!”



唐宇知道,和王家老祖的这一站,不可避免,于是也没有在意,直接扬起一拳,一道如同闪电的拳头,也是猛然飞出,狠狠的砸向了王家老祖的火拳。



“砰!”



“轰嗤!”



刹那间,两拳撞击在一起,激射出无数到能量,如同漫天的繁星坠落,轰然砸向周围的建筑。



只是一招,王家的府邸,几乎被毁灭了五分之一,而这不过是唐宇和王家老祖试探性的普通一击对拳罢了。



“有点本事。”王家老祖灭的府邸,仿佛这东西根本不放在他眼中似的,“不过,如果是这样,就像沾染王家的家主信物,就有些不够!”



王大少目瞪口呆的宇,他没有想到,唐宇说的戒指,竟然是那枚代表着王家家主的信物戒指,可是有一点他想不通了,这王家的家主,可是他的老子王高明,在王家可是只认信物,不认人的,那为什么这枚戒指,会在老祖的手上,而不再自己父亲的手上呢!



王大少自然是想不到,自己的老子,在王家,只不过是王家老祖的一个傀儡罢了!



“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如果你就这点实力,可是守不住这王家的家主信物啊!”唐宇呵呵一笑,脚下一点,猛然冲向王家老祖,也没有拿出任何的武器,弯刀都没有,更不用说星耀之剑了。



“轰嗤!”



刹那间,随着唐宇的冲击,空气中划出一道紫金色的裂口,仿佛是虚空碎裂了一般。



“砰!”



王家老祖,也是不甘示弱,直接向着唐宇冲击而来。



和唐宇一样,王家老祖,同样没有使用武器。



两人就这样,直接进行了肉搏进攻,虽然是肉搏,但每一次碰撞,都会激射出无数恐怖的能量,这些能量不分敌我,四处激射,别说是王家人了,就是唐糖他们也是受到了攻击。



好在,有唐糖在,帮舒水柔他们挡住了这些乱射的能量,说不准,这些能量,就能让舒水柔他们身受重伤。



王家的下人,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当那些能量爆射的时候,边的建筑,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打爆,甚至有些倒霉的,直接被能量击中,也是和建筑一样脆弱的爆炸开来,他们就吓得不敢动弹一下。



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唐宇和王家老祖的肉搏战终于结束,但此刻,整个王家府邸,几乎已经全都被破坏,根本一栋完好的建筑存在,至于王家人,也早已经死了几乎有三分之一,就连那王家大少,也在无意间,被一道能量,化为了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不得不说,王家在海王城相当的不讨喜,一开始的时候,因为爆炸,还有人好奇的飞上天空,眼,可是发现竟然是王家后,要么吓得立刻逃走,要么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然后着急自家家族的人,设置阵法,把家族府邸遮挡起来,省的也是遭了秧,被王家老祖和唐宇的战斗毁了。



“热身结束了!”王家老祖瞥了一眼已经变成废墟的王家府邸,终年不变的笑脸,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变化,眼角不自然的抖动了两下,闪过一丝肉疼的感觉,而又语气无比应冷的吼道。



“这就结束了?我还没有够呢!”唐宇呵呵冷笑道,他自然是注意到王家老祖眼中的痛心,心中坏笑不止。



“小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王家老祖怒喝一声,那一个死字,宛如是寒冰利剑,瞬间刺穿了人心般,只让人感觉浑身一震剧颤,虚空中,已经被澎湃的杀意笼罩。



“轰!”



王家老祖一甩手,一座拳头大小的血红色小塔,骤然浮现在他的面前。



小塔能够变形,在王家老祖不断念叨咒语下,越长越大,最后,几乎如同泰山一般,悬浮在空中,只是就让人有一种深深的压抑感,内心几欲奔溃。



小塔的外形,就已经相当的恐怖了,更让人恐惧的,则是它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种气息,唐宇可以说相当的熟悉,正是之前,和杨立恒对战时,他放出血煞球后的那种血腥之气,两者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小塔明显比血煞球更加的高级,释放的血腥之气的速度,无比的迅猛,而且浓度,也比血煞球释放的血腥之气高的多,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天地间,已经被这血腥之气完全的弥漫了。



唐宇的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他没有多想,便立刻对着唐糖吼道:“快点带他们离开这里!快!”



唐糖也不敢迟疑,忙是听从唐宇的嘱咐,飞快的带着舒水柔等人,向着远处略去。



“想跑?”王家老祖发出一声阴桀的怪笑,大手一张,那小塔上,便瞬间打开了数道大门,大门内,伸出数只血红的大手,向着唐糖等人抓去。







给读者的话:



二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