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九道天谴雷劫劈打下来,唐宇明显的感觉到美杜莎的气息,已经变得极度虚弱,不过,还是让他吃惊,美杜莎不愧是美杜莎,罪孽天谴这种东西,果然不会对她造成太过大的影响。网

  “唐宇,你等着,我会出世的,我一定会出世的,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这样。”美杜莎无比虚弱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彻底的消失不见。

  “哈!真是老天都助我呀。”唐宇实在没有想到,让他一直都担忧的美杜莎出世,竟然最后被罪孽天谴给破坏了,不得不说,美杜莎确实有些倒霉,什么时候出世不好,偏偏要在业火大陆上出世,在业火大陆出世也就罢了,竟然还没有出世,就直接杀了那么多人,引来了罪孽天谴,看来,她的出世注定是要经历万千坎坷的。

  天上的劫云渐渐的消散,一道让唐宇更加熟悉的光芒,将他笼罩,原本他对雷劫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现在罪孽天谴之后的奖励,却完全的被他吸收了。

  “哈哈!实力又提升了一星,这罪孽天谴,果然是最快的提升实力的办法啊!我要不要想想办法,多弄几次这样的天谴呢?”唐宇不由的想到。

  当然,唐宇只是想想,并不会真的如此,想着一次罪孽天谴,就至少要杀戮上百万人,虽然到目前为止,唐宇杀的人已经不少了,可是真让他为了提升实力,而故意去制造杀戮,这种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唐宇也没有想到,美杜莎经历的雷劫,结果最后的奖励,却被自己拿了,要是被美杜莎知道,她恐怕更有杀了自己的心吧!

  美杜莎的出世解决了,被人埋伏的麻烦也解决了,唐宇看着一地的残尸,不由的叹了口气,而后向着已经再次恢复流水的瀑布走去,进入到了通道内。

  “唐宇……”看到唐宇的出现,舒水柔自然是最高兴的一个,当即就忘记了自己的父母,欣喜的冲进唐宇的怀中,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额!”感觉着怀中的柔软,唐宇身体微微有些僵硬,但是很快便恢复过来,脸上露出淡然的笑意,将舒水柔搂在怀中,轻声道:“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外面的事情已经解决,咱们可以回樊阜城了!”

  “解决了?”舒水柔感觉到腰肢上的手臂,心中欣喜不已,同时也有些小羞涩,可是听到唐宇的话,她又异常的震惊,“你不是说外面有很多敌人,你竟然……一个人就解决了?”

  “出了一点意外,我也没有想到,结果就把所有的麻烦,都给清理了!并不是我的功劳。”唐宇说道。

  “哦!”舒水柔有些傻愣,被唐宇拉着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依然想着唐宇到底是怎么解决那么多敌人的,难道唐宇的实力,已经这么强大了?

  听到唐宇说,外面的麻烦已经解决,舒水柔的父母,自然也是异常的震惊,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太多,毕竟本来在他们的心中,唐宇就非常的厉害,不然也不会把祖训中的事情,拜托在唐宇的身上。

  舒水柔一家三口,跟在唐宇的身后,离开了通道,来到外面,看到那狼藉的地面,以及恐怖的残尸、血水,脸上都是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这让唐宇在他们心中的实力,再次提升了几番。

  “这都是你做的?”舒水柔本来就没有回过神来,此刻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不是说了嘛?这是个意外,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唐宇有些尴尬。

  “好吧!”意外都能这样,舒水柔一家三口,只能更加的佩服唐宇了,而舒水柔也总算是终于回过神来。

  就在唐宇提出可以离开这里,回到樊阜城的时候,舒水柔的脸上,忽然露出为难的神色,“唐宇,有点事,我想要和你说一下!”

  “怎么了?”唐宇不解的看向舒水柔。

  “你跟我过来。”舒水柔实在不好意思当着父母的面,和唐宇说什么,于是只好把唐宇拉到旁边。要是舒水柔的父母,实力依然存在,舒水柔这种做法就有些掩耳盗铃了,毕竟这么短的距离,她想和唐宇说什么,根本阻止不了她父母的偷听啊!

  “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呢?”唐宇笑眯眯的看着舒水柔。

  “给你……”舒水柔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从戒指里面,拿出了诛神山的地图,放到了唐宇的手上。

  “这!你怎么会有诛神山的地图?”唐宇看到地图的瞬间,只是觉得惊讶,并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

  可是舒水柔听到唐宇的话,以为唐宇怪罪自己欺骗了他,不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呜呜的哭道:“这是之前你一个人出去的时候,我父亲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我父亲身上,竟然会有地图,我……”

  “呵呵!”唐宇淡淡的笑了笑,手轻轻的在舒水柔的修长顺发上摸了摸,说道:“我又没有怪你,你哭什么,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有这地图的,你父亲给你的?你父亲不是说,资料都在你们樊阜城的家吗?”

  “你真的没有生我气?”舒水柔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眸,美丽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异常的可爱。

  “没有,我现在还想从你身上,得到关于诛神山的信息呢!我怎么敢生气哟!到时候要是你父亲觉得,我惹你生气,不把诛神山的信息告诉我,我到哪儿哭去?”唐宇笑着调侃起来。

  可是紧张不已的舒水柔,再次把唐宇的这句话当成了他生气的反应,又是呜呜的哭了起来。

  唐宇不由的感觉到头疼不已,他第一次发现,女人啊!有些时候,确实是太过多想,以至于太过烦人。

  “你就知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吧!实在不行,你把你父亲告诉你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告诉我。”唐宇扶着舒水柔的双肩,眼睛紧紧的盯着舒水柔,“不准哭,你要是再哭,我就真的生气了!”

  一听到唐宇这话,舒水柔忙是憋住了气,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然后将她父亲告诉她的话,一字不差的全都告诉了唐宇,是真的一字不差,包括舒博齐说这些话的时候的表情、动作。

  唐宇忽然觉得,舒水柔这个刚见面时,如同女王一般,气势逼人的女人,其实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你看,你父亲不是没有骗我嘛!我当时问他要的是诛神山的资料,并没有明确问他要地图,他没有把地图拿出来,可不是骗了我。”唐宇说道。

  舒水柔眨眨眼睛,继续盯着唐宇。

  “其次,我想要知道诛神山的资料,确实是要去你们家,要和你们回到樊阜城,所以呢!你父亲在这点上,也没有欺骗我,所以我更加不可能生气了!你这小妮子,你可是樊阜城的城主呀。怎么能够和普通女人那样,为了这点小事,就哭个不停呢?”唐宇说着,还做出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刮了舒水柔的小鼻子一下。

  给读者的话:

  六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