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唐宇微微一笑,说道。

  “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我们肯定同意。”红莲渊长老先是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在得到所有人认同后,便是回到道。

  “其实很简单呀。”唐宇淡然的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只要你们愿意从今以后,离开樊阜城,不再踏入樊阜城半步,同时也不再进行任何对樊阜城,不,对樊阜城城主府有害的行动,我就可以同意你们的要求。”

  “不可能!”一听到唐宇的话,不仅仅是红莲渊长老,就是其他人,也是愤怒的吼了起来。

  一听到这话,唐宇只好露出一个很遗憾的表情,说道:“那这么说,咱们是谈不拢咯!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咱们就继续战吧!我就不信了,灭掉一个樊稚水这么容易,难道灭掉你们,还很难吗?”

  “你……”唐宇的话,又让红莲渊长老怒的说不出话来,一双充满怒气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唐宇,好像是想要用眼神的杀气,将唐宇直接杀死似的。

  唐宇毫不畏惧的看了过来,只是他那嬉皮笑脸的面容,总能把红莲渊长老心中的念头打乱。

  “我们讨论一下。”终于,红莲渊长老再次开口道。

  “嗯!这才对嘛!”唐宇满意的笑笑,脸上没有一点震惊的表情,就好像他早就已经猜到,这些人会这么做似的。

  红莲渊长老们走到距离唐宇等人五百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讨论起来,这个距离,对于唐宇等人来说,紧紧是一步之遥,也不用担心他们会逃跑,于是便也笑眯眯的谈了起来。

  “水柔,看起来效果不错啊!或许咱们根本不用经历什么战斗,就能解决这些红莲渊的人。”唐宇有些得意的说道。

  舒水柔皱着眉头,摇头说道:“这样不行,我希望能够彻底将他们灭了,永绝后患,不然谁知道,他们现在跑了,以后会不会继续过来对我们樊阜城骚扰,这对樊阜城的骚扰,非常的不利。”

  “我们可以假装答应他们呀。”唐宇眨眨眼睛,对着舒水柔露出一抹坏笑,说道:“我当然想要帮你永绝后患,所以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放掉他们的意思。那个樊稚水肯定没有死,只要咱们先诱骗他们,把樊稚水灭了,再对他们偷袭,他们肯定不会注意。到时候,在打起来,我们不是也能安全很多?”

  看着唐宇那抹坏笑,舒水柔心中不由的一颤,感觉从未开启过的芳心,好似有了一些绽放的痕迹,可是……舒水柔的目光,不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冉果儿,最终还是把心中的念头,摒弃了。

  冉果儿其实一直都在注意着舒水柔,当她看到舒水柔的脸上,露出一丝依恋的目光,她的心中就出现些许难受的感觉,她知道,恐怕唐宇这个大坏蛋,真的在舒水柔的心中,留下了一丝不可磨灭的痕迹,这让冉果儿无比的愤恨,想着难道自己的姐妹,又要多了一个?大坏蛋,就知道随便引逗美女?

  唐宇自然是不知道冉果儿在这一瞬间,心中浮现的种种念头,他看到舒水柔沉默下来,不说话,不由的郁闷起来,“水柔,你觉得我这想法到底好不好,要是好,咱们就讨论一下,一会儿怎么攻击,免得还没有攻击人家,咱们自己就先出错了!”

  “好!就听你的。”舒水柔心中正慌乱着,听到唐宇的话,下意识的回应道,只是她刚刚回应完就后悔,但话都已经说了出来,她也不好在反悔,只好郁闷的撇撇嘴,听着唐宇的计划。

  唐宇的计划很简单,就是由他出面,先灭掉樊稚水,然后他会说话,确认樊稚水有没有死,如果樊稚水死了,他就会说死了,听到死这个字的瞬间,舒水柔等人,便各自挑选一个目标,发动攻击,争取能够尽量把红莲渊的人,解决一部分。

  当然,这个计划的前提,是红莲渊的那些人,同时唐宇之前的提议。

  又等了一会儿,唐宇却是发现,红莲渊的人自己内讧起来,一个个骂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大打出手,唐宇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心中暗道:动手啊!赶紧动手啊!你们最好能够打到两败俱伤,那我们就能占便宜了!

  “哼!”终于,红莲渊长老还是以长老的身上,力压其他人,一声冷哼过后,其他人虽然很不爽,但只能闭上了嘴,而后一群人再次飞到唐宇等人的面前。

  “决定了吗?”唐宇淡笑着问道。

  “决定是决定了,不过我想和你继续商讨一下。”红莲渊长老明显压制着心中的火气。

  “哦!不知道你想商讨什么?”唐宇挑挑眉头,“如果是让你们红莲渊继续在樊阜城活动的事情,那就没有必要再谈了!”

  “难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红莲渊长老皱起眉头。

  “呵呵!”唐宇冷冷一笑,“我说你们红莲渊的人,要不要这么无耻啊!这樊阜城本来就是人家舒家的地盘,你们自己说说,当初这城建立的时候,你们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做吧!后来人家城建好了,你们就跑过来,无耻的抢占人家的地盘,某个家伙,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樊阜城是你们红莲渊建立的,呵呵!”

  唐宇接连两个冷笑,让红莲渊长老也是尴尬起来。

  “没有没有,我们根本没有这么想,樊稚水的想法都是他自己的想法,和我们其他人没有关系,你要是想找他麻烦,我绝对不拦着你。”红莲渊长老,立马说道。

  “到底同意不同意?”唐宇不耐烦的问道。

  “那个,我们毕竟都是总部派过来负责樊阜城的,如果我们离开这里,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怎么向总部交待啊!”红莲渊长老尴尬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唐宇漠然的问题。

  “可不可以,我们在樊阜城弄个办事处,然后我们不派人负责,你们派人,可以应付上面的检查,而我们,在距离樊阜城比较近的地方,重新建立一个分部。”红莲渊长老偷偷的看了唐宇一眼,看到唐宇的脸色不对,忙是说道:“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插手樊阜城的事情,只是……平时我们只是在分部里面安心修炼。”

  “哼!当初你们在樊阜城建立分部,好像也是这样的借口吧!”唐宇还没有说话,舒水柔就不屑的说道。

  红莲渊长老顿时更加嘎嘎了,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我……我可以发誓,这次绝对不会别有用心,真的会按照我说的做,绝对不踏入樊阜城半步。就算是买东西,我们也去别的城市。”

  唐宇刚要说什么,就在此时,却是传来这样的意念信息:夏诗涵就要和黑衣人……

  “医圣!”唐宇吃惊无比,很久医圣都没有再传来夏诗涵的信息,这次又来了,而唐宇基本上都是走在夏诗涵进军图的路上的,但也一路很少找到夏诗涵的信息,现在医圣再次传来,这黑衣人是谁?“医圣!”唐宇又是大喊,但是医圣再次失去信息。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