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一路不停的飞着,足足飞的彻底看不见乌鹤城以后,这才停了下来,拿出戒指里面的地图,对比了一下,然后转移了一下方向,向着自己前进方向的右侧,飞了过去。

  再次向前飞行了一段距离后,唐宇立刻进入到能量空间,把冉果儿接了出来。

  “呜呜,你终于把我放出来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有一种背着你老婆,和你幽会的感觉呢?”冉果儿刚一出来,便是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哭诉道。

  “额。”冉果儿的话,让唐宇尴尬无比,忙是表忠心道:“怎么可能!果儿可是光明正大的老婆,怎么会是小三呢!”说着,唐宇便猛地搂住冉果儿,亲了上去。

  “唔……不要!”冉果儿心中当然是想念不已,可是矜持让她很是不好意思,但是鼻孔中嗅着唐宇身上那无比熟悉的味道,冉果儿不由的醉了。

  “大坏蛋。”良久之后,唐宇才是放开了冉果儿,女人脸上早已经满是红晕,美眸中闪烁着暖暖春意。

  一番小别胜新婚般的嬉戏之后,冉果儿这才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不由惊讶的问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啊!怎么是夜里?哇!好漂亮的鬼火耶!”

  在黑夜中,闪闪摇曳着的业火,被冉果儿当做了鬼火,不由惊讶的说道。

  “这不是鬼火!这叫业火,我们现在就在一个叫做业火大陆的地方。”唐宇拉着冉果儿的小手,解释着,“这种业火,能够洗刷人身上的罪孽,不过洗刷的过程,非常的痛苦,一般情况下,有了第一次洗刷,绝对不会再想经历第二次。”

  “那这个大陆的人岂不是很爽。”冉果儿娇声说道。

  “为什么会很爽呢?我不是说了,这种业火洗刷罪孽非常的痛苦啊!”唐宇疑惑道。

  “可是只要在渡劫前,把自己身上的罪孽洗刷干净,那雷劫的威力应该就很小了吧!”冉果儿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唐宇忽然发现,冉果儿也变得神秘起来,好像很多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她都知道。唐宇更加好奇,和冉果儿的两次分离,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姥姥告诉我的。”冉果儿想也不想,便是回答道。

  “她吗?”唐宇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面孔。

  摇摇头,唐宇拉着冉果儿的小手,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梳理了一番,说道:“行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荒郊野外的,挺瘆人的。”说着,唐宇就拉起冉果儿的手,准备离开。

  然而过也是没有拒绝,但是嘴上却是娇小起来,说道:“哟!咱们唐宇大人,竟然也会怕黑啊!我怎么不知道呢?这许久不见,是什么时候造成的阴影哟!”

  唐宇陪着冉果儿一路插科打诨,黎明时分,终于来到地图上,一个标注着樊阜城的城市。

  这个城市,距离红莲渊总部,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是唐宇想着,冉果儿初次来到业火大陆,就陪她好好玩一段时间,反正红莲渊的总部就停在那里不会跑,什么时候去,不都是一样的吗!

  再者说了,唐宇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到业火大陆,之前除了在乌鹤城,还没有好好逛过这个大陆,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大陆,除了业火之外,还有什么特色,有心也想逛逛,便是在这个城市停留下来,因为,这个城市是地图上标注的,通往红莲渊的路线上,最大的一个城市。

  交了入城费,唐宇便好冉果儿走进了这座庞大的城市。

  樊阜城真的非常大,可是远远看去,又像是一个城堡,进入其中,却是发现这庞大的城市内,竟然看不到一处业火,要知道,唐宇之前看到的,每个业火之间,最大的距离,也就五百米,这个城市,绝对不止五百米,从南到北,最远的地方,怕是五万米都不止,可这依然是看不到一处业火。

  “怎么了?”看到唐宇震惊的表情,冉果儿好奇的问道。

  唐宇将自己之前的发现,告诉冉果儿,冉果儿也是发出一声惊呼,急急忙忙的寻找起业火来,结果还是没有看到。

  “这个城市,恐怕不简单啊!”冉果儿若有所思道。

  “肯定是不简单的。”唐宇说完,便是笑了起来,带着冉果儿好好的游逛起这个城市。

  几天的时间,唐宇和冉果儿才将樊阜城逛了个遍,两人就好似回到了本大陆,游逛那些步行街一般。主要是冉果儿逛,唐宇陪,一家店铺一家店铺的逛,购买的东西,都已经在戒指里面堆积了不少,幸好唐宇之前杀掉红莲渊分部的那些人时,把他们的戒指都收下来,里面有不少的业火晶石,不然,这么多东西,他真没有办法买下来。

  冉果儿也算是好好的逛了一番,心满意足。

  这几天,唐宇也是发现,没有人打扰的感觉,相当的不错,这应该是他陪着妹子游逛的时候,第一次没有外人打扰吧!

  唐宇和冉果儿结束了一天的逛街,回到酒楼中,准备休息一个晚上,就离开樊阜城,可是刚刚到了酒楼,就看到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一脸恭敬的迎了上来,轻声问道:“请问是唐宇大人,以及冉果儿大人吗?”

  唐宇一愣,不由的觉得奇怪,他和冉果儿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可是眼前这人,好像认识他和冉果儿,但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冉果儿的名字呢?

  “你是谁?”唐宇警惕的问道。

  “唐宇大人,小的是樊阜城城主家的管家,特奉城主命令,邀请两位到城主府做客!”管家恭敬的说道。

  “可是我们好像并不认识这个城市的城主吧!”唐宇眯着眼神,闪烁着危险的神色。

  “城主告诉小的,只要你们去了,就肯定知道是谁了!”管家丝毫没有在意唐宇警惕的神色,笑眯眯的说道。

  唐宇看向冉果儿,询问着冉果儿的意见。

  “那就去看看吧!”冉果儿也非常的好奇,他们在樊阜城这么些天,接触的人也就那么多,可是应该没有一个是樊阜城的城主吧!所以她也很想知道,这个城主到底是谁。

  管家点点头,但还是看向了唐宇,他清楚,唐宇和冉果儿到底去不去城主府做客,还得唐宇做决定。

  “那就去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唐宇问道。

  “现在就可以。”管家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好吧!”

  “不过请你稍等一下,我们上楼换一下衣服。”冉果儿说道。

  “没问题,两位请随意。”管家优雅的笑了笑,“我就在这里等着两位。”

  上了楼,唐宇狐疑的问道:“你说这个城主到底是谁呀?”

  “我怎么知道呢!反正一会儿去看了不就明白了。”冉果儿径直脱掉衣服,从这些天买的樊阜城特色衣衫中,挑选了一套,穿在身上,清芳的笑了笑,说道:“这套衣服怎么样?”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