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弟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今日我们都可能陨灭在此!”邬如君看着唐宇又是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个而陨灭,毕竟算起来,你是逃难进入到我天岚城,严格意义上说,不该为我们而灭。”



  “邬姐姐,有你这么漂亮的姐姐,还怕什么呢?再说了,谁说我们就一定输呢?”唐宇微笑道。“我们要力拼之下,或许还有机会。”



  “好!好弟弟!”邬如君此时感动无比,她没想到唐宇在此时还如此挺她。“唐宇弟弟,不管今日如何,你和我的关系将更上一层楼,我认定你这个弟弟了!”想想看吧,在这种生死时刻能够和你在一起的,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而唐宇却是跟随着邬如君,自然让她感动无比,本来他们的关系虽然也是姐姐弟弟相称了,但是他们的关系却远远没有达到什么亲密的地步,但是现在,邬如君对唐宇已经没有任何的嫌隙了,可以说是亲密无间。



  “哈哈,好,好!”此时剑联则是大笑一声,“真是姐弟情深啊,不得不说,唐宇,你的确是够衷心的,既然如此,新仇旧恨,便在此时彻底解决了吧!”



  “哼,剑联,你以为这么容易吗?”邬如君冷笑一声。



  “噌!噌!噌!”而就在此时,无数道破风的声音则是从遥远处传来。



  “什么!有人来!”此时剑联等吃惊一声。



  “啊!果然有人来了!”刀疯狂也一愣。



  “而且人还不少!”斧头也吃惊一声。



  “哈哈!哈哈哈!”此时剑联却是仰天长啸,“我明白了,如君呢,你还说我卑鄙呢,看来你比我还卑鄙啊,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应该是那云鼎峰和雷霆寺的人了,你其实也早已联系好他们,想趁机剿灭我剑宗,然后再对付刀宗和斧宗,最终你三家共享着舍利图,获得我们各宗的功法卷轴等宝贝,去寻找舍利!”



  “聪明!”邬如君娇雅一笑,“说到卑鄙,彼此彼此吧。”



  “果然不是普通人啊,看来我是真正的小看你了啊!”剑联无奈的摇摇头。



  “姐姐果然厉害,邬枫佩服!”邬枫看着邬如君嗤笑道。邬枫虽然有时候蛮不讲理,弑杀无比,但是这样的性格一般都不会背叛,反而会勇猛撒杀敌。



  “啊!大小姐,真的是这样吗?太好了!这样我们就不会寡不敌众了。”



  “大小姐棋高一步啊!”



  此时其他手下也都是激动无比。



  “喔?邬姐姐果然厉害!”唐宇再次见识到了邬如君的智谋了,她不只是聪慧,而且很会玩谋略,真是个女诸葛啊,做什么似乎都很自信,这一点很像他。



  “邬大小姐,我们云鼎峰来了!”此时一道中年人的声音传来,来的是一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满脸虬髯,犹如张飞一般。而在其身后则是带着不少的人马,其名为云鼎!



  “我们雷霆寺也到了!”就在此时,又是一道中年声音传来,再一看,居然是一群和尚,为首的中年和尚披着袈裟,面色黝黑,让人想到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好的和尚,名为兀伽忖。



  而他们见到邬如君的时候无一不是露出污秽神色来,显然,这邬如君被任何男修看到,都有一种极端的想法来。



  “好,你们来的正好。”邬如君优雅微笑的看着云鼎和兀伽忖,“请你们可不容易呀,每人两块舍利残图,不过放心吧,残图整套都被我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到时候我会和你们一起分享的。”



  “当然,我们会当好这个打手的!”云鼎笑道。



  “就是为了邬大小姐的美貌,我们也甘愿做打手啊!”兀伽忖也是嗤笑道。这话虽然只是客套话,但也看的出他对邬如君的迷恋。



  “咯咯。”邬如君娇笑一声。“那就准备攻击吧!”



  “好一招啊!”此时剑联又是嗤笑无比,“用舍利残图来勾引人,我想没有人不会被勾到,厉害!加上如君你的美貌气质,无往而不胜啊!原来你还将舍利图给藏起来了,这样的话我们灭了你也找不到这图啊,不过呢,还是得灭呀!攻击!而且我们必将取胜!”



  “就凭你!”邬如君冷雅一声,“还不够格!攻!”



  就在此时双方则是猛然发动了攻击。



  “滚你的!气灭天地!”而在此时,剑联陡然一道强大的剑气直接横扫向了冲来的一众家伙。



  “啊!”“爆!爆!”就在此时,这一道强横无匹的剑气直接开除,瞬间冲爆的几十人有一半被劈爆,还有一般直接重伤!



  “啊!”邬如君也是吃惊一声,“你的实力大增了!”



  “咳咳,不好意思,光是我一人,足以对付你们三人,所以这场战役,你说鹿死谁手啊?”剑联此时嗤笑的说道。



  强者过招,一招便见真知,剑联这招剑气强横,虽然不是其最强招,但也可看出,这实力惊人万千,即便是邬如君,只怕也不可抵挡,他并没有说大话,需要邬如君,云鼎兀伽忖三人方可抵挡这剑联啊!即便说属下的实力都差不多吧,但是对方还有刀疯狂和斧头呢,这根本就不是对手!



  “竟然还是没想到这一步啊!”邬如君略显无奈,她一来没想到剑联居然也联合刀宗和斧宗,不过知道之后她也并没有什么,因为她本来早就联系好了云鼎峰和雷霆寺了,她不担心是因为她觉得他们的属下实力应该更强,而且一对一来说,肯定是可以灭那剑宗刀宗宗主的,至于剑联,虽然厉害,她自己也可以对付其,再加上其他人帮助,事情就差不多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剑联实力大增啊!这一下天平了!



  “这……”此时云鼎和兀伽忖都一惊,这样的话他们不是要输了?



  此时他们不由的有些动摇起来,毕竟他们只是利益关系,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能灭剑宗等三宗,那是好事,他们分取利益,如若不能,那也不能强求啊,总不能败宗吧!



  “邬大小姐,如若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那我们只有退出了!”此时云鼎看着邬如君说道。



  “你们退出?”邬如君冷怒一声,“你们已经和我结盟,以剑联的性格,即便你们退出,他们三宗合力,将无往而不胜,会默认你们退出吗?除非你们交出宗派最强功法和宝贝,否则,你们必灭!但是一旦交出功法和宝贝,那就是败宗的表现,釜底抽薪,宗派将不复存在,到时候你们便会自行灭亡!”



  “这……”云鼎愣了一下,他知道,邬如君说的是对的。



  “但是剑联实力大增,我们估计无法对付,这样也不是送死吗?”兀伽忖无奈道。



  “哈哈,乖乖交出所有残图来,我们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此时刀疯狂嗤笑无比,“不过邬大小姐,你就要成为我们的承欢伴侣了啊。”



  “找死!”邬如君冷怒一声,“宁死不屈!”



  “呵呵,如君,赶紧做出决定吧,否则我们就要攻击了!”剑联嗤笑道。



  “邬姐姐,此事何必为难呢?”而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