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邬如君直接的飞出,而唐宇忙是跟上。

  跟着邬如君飞到了天岚城的门口,此时天岚城的几个老者则是抵挡在门前,而在前方,几个背剑的家伙则是在前方,最前方的则是一个天蓝色衣服,高个奶油小生,背后一把天蓝色的长剑,这长剑斜背着,跟他人差不多长。

  “喔?来了个管事的喔。”此时青年奶气一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剑宗剑雨,奉我家师兄命令,来这里抓叛徒。”

  “你师兄就是剑宗掌门剑联吧?”邬如君雅笑一下,“为什么他不亲自来?”

  “呵呵,如此看来你就是天岚城主事的邬如君邬大小姐吧?果然如传说中一般高雅美丽。”剑雨看着邬如君笑道。他看着邬如君,眼睛也是放光,跟来的背剑几人,看到邬如君如此高雅又有娇媚,声音又如此的美妙,他们都心动无比,不过也都知道邬如君的厉害,也只能心头想想了。

  “呵呵,这么大的剑宗我师兄自然有很多的师兄要去忙,我剑雨便可代表我师兄。”剑雨笑了笑。

  “可以。”邬如君娇雅一笑,“说吧,来我天岚城什么事?”

  “邬大小姐,我们能进去说吗?”剑雨笑道。

  “不用了。”邬如君雅笑道。“若是入了我这天岚城,便是我天岚城的人,你们如果想加入我天岚城,那我当然举双手欢迎。”

  “加入你们?看到邬大小姐这么美丽,我们倒是真的想加入啊,天天看美女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惜了,我们剑宗的人,背叛者必须完蛋,我们可不敢。”剑雨笑了笑,“今日我们就是来抓叛徒的,还请邬大小姐给个面子,将三个叛徒交出来。”

  邬如君愣了一下,她知道,唐宇的三个三个叛徒,想来夜澜香不是了。“叛徒?我不明白。”

  “呵呵,邬大小姐,是这样的,我们有三个叛徒打死了我们的边界守卫,我们的犬兽一路跟踪到这,他们是进了这里了,还希望交出他们。”剑雨又是笑道。

  “喔?”邬如君优雅一笑,“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即便有,他们进入我这里,便是我天岚城的人了,怎么可以交出来呢?”

  “呵呵,邬大小姐,我们剑宗的规矩是,只要是叛徒必须处死,更何况他们还灭了我边界守卫强者,这就更该灭了。”剑雨笑道。

  “咯咯,可惜,我不让人。”邬如君笑了笑,“你们还是回去吧。”

  “早闻邬大小姐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如今来看的确如此啊,邬大小姐,我们势力之间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能为了几个草芥而伤了和气吧,恕我斗胆,如果今日我不带回那那三个草芥,只怕这事没完啊。”剑雨又是笑道。

  “喔。”邬如君又是娇雅一笑,“你在威胁我吗?我天岚城怕威胁吗你觉得?”

  “我知道你不怕,也不是威胁,只是商量而已。”剑雨又是笑道。“还是希望邬大小姐能够……”

  “够了,滚吧!”邬如君突然冷雅一声,“唐宇,我们走。”

  “是吗?”剑雨此时也是冷哼一声,“既然邬大小姐如此坚持原则,只怕这事的确是没完了!若是两邦有所冲突,那可是你们一手造成的!”

  “好呀,尽管来吧,这方州大地外围我也觉得平静太久了,是该练练兵了吧!”邬如君冷雅一声。

  “好!我们回去!”剑雨冷怒一声,“你们就等着我们大兵压境吧!”

  “额,咳咳……既然来了,不留下点什么,那是不是对我们太失礼了?”而就在此时,一道有些纨绔的声音陡然响起,不是别人,正是唐宇。

  “嗯?”此时剑雨冷哼的看向唐宇,“小子,你是何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咳咳,不是别人,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草芥。”唐宇微笑道。

  “什么!”

  “啊!”

  “他就是叛徒?”

  “这太不可思议了!”

  ——

  此时他们看着唐宇都是吃惊无比,没想到就是唐宇,而且还敢主动承认,这勇气真是可嘉啊!

  “你就是?”剑雨看唐宇自然不是看邬如君那般的客气,而是十分的冷厉,好似要瞬间将唐宇爆了一般。“这可真是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很好,既然你主动送死,那我就不客气了!你的那两个同伙呢?”

  “你还是先对付我再说吧。”唐宇冷笑道。

  邬如君娇雅的看着唐宇,她现在发现唐宇越来越扑朔迷离了,与她之前认知的唐宇显然是极为不同的。

  “好小子,你要留下我什么?”剑雨嗤笑道。“难道你要卸我一条胳膊不成?”

  “正有此意。”唐宇笑了笑。

  “好!”听到这里唐宇笑了笑,“难道不成吗?”

  “哈哈哈!”剑雨大笑不止,“真够可笑的,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也卸我!”

  “这个很容易。”唐宇笑道。想着这剑雨的实力和邬枫的实力估计也差不多。唐宇则是看向了邬如君:“邬大小姐,只怕今日小子要给这天岚城惹上一些麻烦了,不过所有的麻烦尽可往我身上推,与天岚城无关。”

  想来邬如君对他还是非常好的,到此时候居然没有将他交出去,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就将他们交出去了。

  “呵呵,我们天岚城何时怕过麻烦了?”邬如君娇雅一笑,花枝乱颤的,让人看了又是迷醉无比。“唐宇,你尽管打好了,天岚城给你撑腰。”

  “可是大小姐这样的话,天岚城可就真的要和剑宗作对了。”唐宇又是问道。

  这毕竟是两派之间的矛盾,因为他,说实话修真界虽然情谊淡薄,但唐宇还是觉得过意不去的,而且邬如君对他还如此好。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管打你的,记住要卸他一条胳膊。”邬如君笑道。“其他人若是敢动,一个不留!~”

  “什么!”此时剑雨身后的那几个背剑的都是一颤,他们知道他们肯定不是邬如君的对手啊。但是邬如君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确是太惊人了,这是与他们为敌了啊!一个势力哪里能轻而易举的宣布与另外一个势力敌对?难道就为了一个小子?

  “找死!”此事剑雨又是冷怒一声。“邬大小姐,今日我与这小子战斗,不管结局如何,我希望你都不要插手,否则的话,那就真与我剑宗为敌了!与我剑宗为敌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虽然我不怕你们剑宗,不过你放心,你们战斗我不会参与。”邬如君冷雅一笑。

  “那就好!”此时剑雨冷哼一声,突然间拔出剑来,那是一把蓝色长剑,冷怒的看向唐宇:“小子,我要灭了你!”

  “嗤!”突然间其一剑便是刺向唐宇,与此同时剑身周遭,则是带起了无数的强横蓝色能量,同时进攻唐宇。

  “有趣!”唐宇冷笑,“噌嗤!”那巨剑却是直接提出。

  “死!”此时剑雨猛然加快速度直刺唐宇。

  “滚你的!”就在此时唐宇也是直接一剑舞出!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