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的盗墓生涯 > 第八十七章 深海翡翠宫
  张萌望着赵三和他背上昏睡过去的病鬼,心道应该不可能是他们啊,那影子的抖动很明显,自己肯定没有看错,莫非是眼花了?

  这近乎完全黑暗的墓道,气氛实在有点压抑,张萌看赵三等人都是仔细的看着路,似乎没有留意到刚才那条怪异的影子,当下便也没吱声。

  他叉着腰抬头望去,发现这墓道的骨架做的极高,起码有七八米高,看上去黑乎乎的一片,连顶都看不到。

  他稍稍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再看到什么诡异的东西,自己准得崩溃。

  “你个臭小子,看什么呢?”

  赵三冷不丁地在张萌旁边,把张萌吓得浑身一颤。

  “你看你个没出息的样子,就这点胆色,还要学人家去挖坟,我看你是给坟挖。”赵三讽刺道。

  “闭嘴,这黑不溜秋的,你大爷的突然出声吓人还有理了!”

  张萌最不喜欢别人揭他的短,如果只有赵三和陈瘸子病鬼在,那他倒也无所谓,这几个人对张萌有几斤几两早就吃透了。但是现在还有个外人在,张萌给赵三一说顿时就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这壁画的上色倒有几分意思嘛……”

  张萌装模作样的对着墙上的壁画品头论足,赵三哪里不知道这小子的德行,当下就不再去理他。

  张萌咳嗽了几下,发现没人理他,这才悻悻地继续往前走。

  “奇怪,前面怎么会有亮光,是不是我狗眼瞎了?”张萌奇怪地问道。

  他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一点淡绿色的光芒,那光芒极为黯淡,如果不是陈瘸子的手电筒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张萌还真不一定能够发现这光芒。

  “放心吧,你狗眼好好的,有没有听过天宫?”赵三没好气地问道。

  “不就是天窗嘛,说的那么神秘。”张萌撅着嘴说道。

  ‘天宫’是古代天窗的叫法,张萌这下回过味来,顿时觉得有些吃惊。按理说他们现在已经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了,具体有多深张萌也说不清楚,从河神道开始,大家就一直在往下走,现在起码也有四五十米了吧?‘天宫’一般都是开在古代宫殿的房顶,为的就是让高堂明亮,让那些阴秽的东西无所遁形。可是在地底下开天窗有什么用?

  “这天窗开的也太诡异了,居然在外面有光源透过来,也不知道这光源是从哪里来的……”

  赵三的神色也有些疑惑,似乎在这之前他也有考虑过。

  “走走走,去看看去,我倒要瞧瞧这墓葬的主人又玩出了什么鬼花样!”

  陈瘸子盗过的大墓小墓无数,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现在心里的兴趣一下子就给提了上来。

  几个人的也顾不得灯光昏暗,脚步都加快了几分。

  “赖子大哥,怎么你也这么感兴趣,你不是来过这里吗?那天宫你没有见到?”张萌看到赖子也是行色匆匆,顿时惊讶的问道。

  “我刚才去了另一个地方,而且我很快就出去了,并没有来过这里。我估计那天宫下,很有可能就有一个出口!”

  赖子幽幽地说道,脸上闪过一丝焦急的神色。

  张萌只觉得赖子说的神秘无比,不禁多问了几句,赖子干脆不理他,这让张萌有些郁闷,他心理暗道莫非那天宫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顿时对赵三所说的地方多了几分向往。

  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张萌又看到了那略微暗淡的淡绿色光芒,其实这光亮还算可以,就连陈瘸子手中的电筒什么时候灭的张萌都没有感觉,借着绿光,仔细一点居然可以看得清周围的壁画。

  张萌暗暗称奇,这绝对不是夜明珠什么的发光玉石发出的光芒,一般这种放射性的玉石所发出的光亮能够照的一两米远就偷笑了,照射范围如此之广,这天宫采集的应该是自然光才对。

  走着走着,那墓道逐渐变得狭窄起来,有些迂回前行,张萌见状赶紧帮忙托住病鬼的身子。现在的空间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赵三背着病鬼,则是显得有些缩手缩脚的,不时地磕碰到周围的岩壁,有些狼狈不堪。

  张萌越走越心惊,这墓道乱七八糟的盘旋着,走的他都快晕了,如果这里要是设置个岔道什么的,恐怕他一辈子都兜不出来。不过这种墓道,倒是有点像战国时期的‘曲径通幽’格局。

  “那墓室就在前方,小心一点,门口有几个下去的大台阶,别摔倒了。”赵三提醒道。

  张萌眼前一亮,眼睛却突然一阵模糊,似乎是一下子就适应不过来。这里比那狭窄的墓道要宽敞个几百倍,眼睛的视线刚才几乎是贴着岩壁看的,现在一下就来到这么宽敞的地方,反而觉得有点模糊。

  张萌用力揉了几下眼睛,那模糊的感觉才好了一些,他看着这巨大的墓室,眼里只觉得一阵发直。

  这个墓室差不多有十米多高,方圆几百米,在墓室的顶部,五个巨大的天宫占据了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从外面透进来朦胧暗淡的光芒。

  这里的气氛完全不像是在墓葬里,反而像是在电影之中。

  而处于正中间的那个巨大的锥形台,高度正好比天宫少了一半。在上面,一尊有些浑浊透明的棺材呈放在上面,而在这锥形台的正前方,则有一座巨大的石碑。

  “疯了,这顶部的五个天宫可都是翡翠啊,这种有价无市的珍珠翡翠我只在师傅的笔记里见过,妈的这要是带一块出去,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赖子几乎是说不出话来,他曾经去过一趟缅甸,对那边赌石博翡翠的活动也有一定的了解,这种珍珠翡翠已经是几十年都没有人开过了,却没有想到在这墓葬里一下就发现了五大块,而且给人雕琢成玻璃一样的物件。

  虽然赖子平时对于钱财之物不甚看重,但是看到这五块珍珠翡翠,他心理也忍不住涌起一股炙热,这他妈的不是来诱惑人吗?

  “奶奶的,这是珍珠翡翠?不会吧……”

  张萌的眼睛一下子也变直了,他刚才并没有判断出这五大块‘玻璃’居然就是传说中的珍珠翡翠。他当水月轩掌柜那会儿,曾经重金收购过一块透明的玉佩,那个玉佩的原材料就是珍珠翡翠,到现在还属于水月轩的镇店之宝。

  张萌歪着头打量着这翡翠,想看看要从什么地方着手,才能够抠下一颗来,到时候拿回去自己肯定就是个大富翁了。

  “少打那馊主意,这珍珠翡翠要是抠下来,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正在张萌做梦的时候,赵三却脸色难看的警告起来。

  “不会吧?”张萌咽了口唾沫。

  “你三叔说的没错!”

  赖子苦笑地说道:“阿萌你有没有发现,为什么我们从石壁进来之后就觉得非常冷,而且周围的空气也很潮湿?因为这个墓室就是建在水里的,那些绿光,也是太阳光照射在水藻上通过河水折射的。这里果然是一个水葬!要把那天宫抽开,恐怕我们马上就会被淹死!”

  “水葬。”

  张萌一个激灵,那这里不就是死路一条了?

  ‘水葬’的选择,一般出于两种考虑:一种是风俗习惯,另外一种就是墓葬安全。像古代帝王的陵墓,那些工匠们其实最后都难逃一死的下场,这是防止这些工匠把皇陵里面的机关秘密泄露出去,但这也是斗智斗勇的过程,一般都会有几个工匠偷偷凿开逃生的洞口潜逃出去,而水葬,则完全屏蔽了这种可能性,试想四周都是海水,你本事再大能挖到哪里?

  “可这里虽然有点潮湿,但是在水下面,怎么没有一丝水分?”

  张萌还是不太相信。

  “整个墓室,砖石的外表全部灌注了铁水,要想凿开个通道的话,除非用电钻,要不然别想开出口子!”赵三阴沉地说道,显然他刚才已经试探过了。

  “先去看看那面石碑吧!兜了这么长的路,我倒要看看墓主人到底是谁?”

  几个人沉默了许久,还是陈瘸子率先开了口。

  “嗯,也是!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赵三苦笑一下,他轻轻放下病鬼,在病鬼的额头上摸了摸,发现病鬼的烧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这才放下心来。

  此刻,他们正站在墓室的门口,在那天宫上绿油油的光芒照射下,每个人都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张萌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他的双脚忍不住抖得跟筛子一样。

  这次他没看错,在病鬼和赵三的身后,居然挤出了第三条影子!

  那影子分明是一个人的形状,在张萌注视的时候,影子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