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问道红尘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只为他绽放
  他们先去的是铸剑台。

  随着面对的对手越发高端,狼牙棒被认出特异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即使流苏能隐蔽,狼牙棒材质自身也可能引发一些麻烦,秦弈想要设法处理一下。

  就像用龙威遮掩他的源初之力一样,也弄个什么遮掩一下棒子材质问题。

  蓬莱剑阁有专门的兵器铸造专家,单论铸造水准,恐怕举世也找不到比蓬莱剑阁更强的铸剑师,做这件事最合适不过了。

  倒也不是让他们重锻狼牙棒,棒子同样不能给他们拿着瞎研究,只是咨询一下是否有办法,然后自己设法处理。

  铸剑台是露天高台,台上有硕大的炉火风箱,一个浑身精赤的雄壮大汉正在打铁,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有不少人在台下排队,手上捧着材料什么的,都很安静地等。

  秦弈远远看了一下,感觉不好意思插队,便与李青君楚剑天排在队伍后面闲聊“这么大的宗门,就一位铸剑师吗”

  “不是,这位是最好的铸剑师,若铸剑也分等级,他起码是无相级了。”楚剑天小声道“要不我们换一个”

  “不用但我只是想咨询些事情又不是要打造兵器,有没有优先的办法”

  “你直接插队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客人。”楚剑天上下看他“看不出你还挺老实。”

  “当然,我是插队的人么”秦弈道“他有没有其他优先规矩,完成任务之类的,我们去满足一下不就得了。”

  “有他没见过的稀奇古怪材料优先”

  不知是不是窃窃私语被听见了,上面大汉抬头看了一眼,忽然道“那位和剑天青君一起的,可是秦弈”

  一群排队的豁然转头看他,这秦弈近来可是风云人物,这几天走到哪里都能听见谈论此人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当然对剑阁而言最大的爆点是此人把他们剑阁的唯一一朵花摘走了

  没想到这么个仇恨人物居然偷偷躲在他们后面排队,长得也一般般嘛,没我们帅,师妹什么眼光。

  秦弈有些尴尬地拱手“正是秦弈。”

  大汉道“大长老有云,近日秦弈来访,各堂口尽量予以方便,此乃待客之谊。你先上来吧。”

  排队一群人神色都变得悲愤。

  “算了也不是他故意要插队。”

  “他倒不是插队的人,他只是插了对的人。”

  “老兄高见,哪个峰的,以后多亲近”

  李青君面红耳赤,秦弈便扬声道“何用走后门我按规矩来。”

  说着随手摸出几块材料“有资格优先不。”

  众人瞬间鸦雀无声。

  因为秦弈摸出来的东西,众人一个都没见过。

  秦弈一戒指各种稀奇古怪的藏品,有裂谷所得,有天上人那里缴获的,这两种地方特产的话外界一般都休想见到。尤其天上人的,有的东西流苏都不认识,那是这几万年天上特殊环境所诞生的新东西。

  楚剑天也很无语,他也没一件认识暗道万道仙宫都未必有这些奇怪玩意,这货到底哪来的

  大汉很是惊奇“妖荧铁,玄武鳞石还有这长得跟牛子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众人哗然“铁师叔都不知”

  秦弈淡淡道“这是按规矩优先了吧”

  众人无言以对,破浪般分开了一条路。

  秦弈握着李青君的手,大步上台。

  李青君心中极为欢喜,秦弈这是处处为了她争面子,连一点让她被人嘀咕的可能性都不愿意。

  到了台上,大汉接过那材料翻来覆去地看,越看越惊奇“此物像是那种长期沐浴天光而生的奇物。用于炼器,可以蕴藏收容强大能量,制成高阶法宝。用于铸剑,很适合我们剑阁凛日神剑的发挥模式,大约可以使凛日神剑的威力增幅三四倍。单论材质品级,起码晖阳巅峰级。”

  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全都变了。

  秦弈便道“那就给青君添加一些材质,重铸一下枪。”

  “此物品级对于贤侄的修行来说颇为不易了,算个宝贝关键在于世间真的没见过这种东西,秦贤侄何处得来”

  “也是意外所得”秦弈当然不会把这个来历到处说,很快就转移话题“不知前辈可有妙法,遮掩兵器的材质特性”

  “看兵器级别,一般兵器随便抹点幻神水就可以了,不是专精此道者认不出来的。”

  “要是很高级的呢”

  “真正高级的,用幽幻沙,加上月胧沙,合炼一下,涂抹祭炼就可以了,除非对方真到了无相,一眼勘破真实,否则无人能识。”大汉看了看李青君的枪“我看这枪上就抹过幽幻沙看来你们已有此物,那就不是问题,月胧沙我们剑阁就有。”

  秦弈长长吁了口气,心中大石完全落地,拱手笑道“那就劳烦前辈帮青君重锻一下枪。”

  大汉奇道“你特意来此,从来没见过的稀奇之物,只为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和为青君铸枪”

  简单的问题流苏都不会诶,毕竟术业有专攻,你觉得简单,实际是个冷门知识点呢。

  秦弈拱手道“这问题对在下很有用便是不为此,只要能为青君铸枪,那便已经是最大的意义。”

  李青君今天笑容绽放得真是停不下来。

  一群剑阁弟子默默看着,他们三年来从没见过李青君这样的笑容。

  有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以为李青君是个冰山美人,不爱说话更不爱笑。

  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只不过因为别人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的笑容只为了他而绽放。

  李青君留在铸剑台等铸枪,楚剑天便先带了秦弈去材料仓库找月胧沙。有李断玄的“予客人方便”在前,一路畅通无阻,外界很难寻求的月胧沙便直接到手了。

  秦弈也没白拿蓬莱剑阁的,还是依价格留下了足够的灵石。

  楚剑天看看秦弈,叹了口气“秦兄品行,确实没什么可说的。师妹真的没找错人。”

  秦弈笑笑“剑阁人士的品行也挺好的。”

  楚剑天摇摇头“剑阁刻板孤高,自以为是者众。如秦兄这样能替人着想、面面俱到的,还真没几个。”

  秦弈叹了口气“练出来的,我当年比你们更直男,说点屁话能把青君气死。”

  楚剑天哑然失笑。

  “青君这些年,变化挺大的。”秦弈有些出神地道“可我回顾一下自己,似乎变化同样很大。”

  楚剑天道“无论怎么变,本心不变即可。”

  秦弈哈哈一笑“说得是。”

  两人来到药材仓储,秦弈笑眯眯的表情就没了。

  流苏需要和幽魂珠一起祭炼,用于恢复乾元魂力的药材,剑阁也没有。

  秦弈暗自咬牙“果然,别的事都一帆风顺,一旦涉及到你的事情,都是最难的。”

  流苏在棒子里打滚“有了老婆不要师父,这边欢天喜地帮人铸枪,回头就嫌我麻烦。”

  秦弈汗都流了下来“哪有,哪有只是客观说难,又不是不做。”

  流苏抽着鼻子“不是我难,是乾元难。乾元帮手,爱要不要”

  秦弈抽了抽面颊,只得叹气“楚兄,海外仙人坊市在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