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万界最强之光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一言出六界惊!
  一柄剑,无尽杀气,煞气中,自九霄处,直直没入无穷妖邪大军之中。

  魔剑,真不愧是魔剑。

  无量剑光横扫,不仅扫掉了妖邪联军中,无尽的生灵,还有极其浓郁的气血。

  以及头顶天空,那团凝聚不散的军煞之气。

  如长琼吸水般,尽数没入了魔剑之中。

  如同吃饱了肚子一般,本就威能无限的长剑,更是来了一小波的爆发。

  “该死!哪儿来的孽障!”妖邪联军高层暴怒。

  这剑对于它们而言,都是魔性十足。

  能吞噬气血以及无量战场气息爆发的武器,对它们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天时地利人和,此剑于这无尽战场中,可谓是真正占全了。

  这要是不阻止,任其滚雪球一般下去。

  说句梦幻般的话语,没准儿仅凭这一柄剑,就能改变整个战场的态势。

  “这话还是还给你,比较合适!”女子眸色冷然,手中杀伐无量的剑一转,一道剑气,直劈那话语飘荡之处。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砍了一个统兵大将,其实际意义要超过数十甚至数百的妖邪。

  “小丫头,不自量力!”极其不屑哼声中,一只大手将那道剑气,握在了手中。

  “但愿,你能继续说这话。”少女眸色再次闪烁,手中光芒一闪,一张宝弓出现在手中。

  魔剑剑柄顶在了弓弦之上,满月状态之下,一柄剑以肉眼难辨,神识都无法捕捉的速度,划破无尽虚空。

  “不好!”一种被锁定的危机,刹那间弥漫心头。

  出于下意识的反应,身子往旁边勉强闪躲。

  然终究是有些来不及了。

  光芒急速一闪中,一柄剑硬生生将胸膛穿了个通透。

  魔剑,可是一柄威力不俗的剑。

  连魔尊重楼的躯体,都能穿透。

  何况这一名不见经传的。

  魔尊重楼不死不灭,纵然身躯被魔剑给穿透,也不至于有什么影响。

  但其他生命,就没有这个特权了。

  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出现在胸膛之上。

  纵然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挣扎,也只能眼睁睁,体会着生命不断流逝的恐惧。

  瞬间的死,来不及反应的死,自然算不上什么。

  唯独这种慢慢体会生命不断流逝的煎熬,心头无尽的恐惧······

  剑,不仅能杀命,更能诛心!

  “找死!”那一剑,终究太快太快,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透明大洞已然出现同僚胸膛之上。

  尤其如此杀命又诛心的一剑,气的都快浑身哆嗦了。

  暴怒,如火山喷发,又似寒冬腊月,冰寒掉落在了极限之外。

  一些士卒猝不及防中,身躯被逐渐冰化,硬生生僵在了那里。

  “哼!”一声冷哼中,气血如骄阳般,冉冉升起。

  温暖驱散了无尽的冰寒。

  然陷入冰雕中的生命,终究不可能再次睁开眼眸,紧握手中枪,奋勇杀敌。

  “这笔血债,你得用自己的命,还回来!”森寒杀机之语,伴随着滚滚浩瀚骄阳气血,荡漾整个战场。

  如果这些士兵的生命,陨落在普通妖族手中,战场规则下,也只能各安天命,无话可说。

  然死在这种不讲规矩之中,这笔债若还不回来,岂非彻底乱套?

  “有能耐,这条命归于你又如何?”那尊大妖极为霸气一笑。

  “不过这丫头的命,留不下了。”一只遮天辟日般的巨大黑影,向着龙葵镇压而下。

  “丫头?哼!老娘活着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冷然哼声中,龙葵手中剑倒转,锋利剑气,已然有了切割时空的威能。

  连时空都能切割,砍在终究是血肉的躯体上,后果可想而知。

  “该死的丫头!”讶然惊喝声中,眼睁睁看着那道切割时空的剑气,轻松破开了那遮天辟日般的黑影,生生运作在了自己身上。

  那庞大的黑影,本就是他本体的显化。

  锋利的切割,等同砍在身上也没什么区别。

  有些凄厉的喊声中,尚且来不及收回的巨大黑影,生生剑气切割中,一团血色漫撒而下。

  巨大黑影终究收回,化作一只有些白嫩的手掌。

  深深切割伤痕,印在掌心之中。

  除了血色与皮肉翻滚之外,隐有森白骨骼之色显现。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隐隐气息,乱窜于体内。

  气息刹那间,如遇到风暴的大海,激昂澎湃。

  一口逆血,涌上了喉头,再也无法按耐。

  手掌之上的伤势,本就麻烦了。

  这一口血吐出来,却是锋利的剑气,伤损了内腑。

  两者叠加之后的伤害,可真的有点儿重伤难以治愈的意思。

  极短时间内的变故,让一旁关注的诸多妖王以及邪灵将领,着实有些发懵。

  再然后就是滔天愤然的怒火,这般的肆无忌惮,简直是欺负到家了。

  “这是哪儿来的姑奶奶,这般的生猛!”营帐之内,本打算出手救援的人族将领,也是一脸的发懵。

  从来没有看不起女子的意思。

  然发出这一剑的女子,未免有点儿太厉害了吧?

  “不好!”一道如凶兽苏醒的悍然气息,飘荡战场,也将这尊人族将领,以及无数人族高手惊动。

  下意识的反应,便是一道赤血骄阳,护持在了龙葵头顶。

  莫名中的直觉,这道凶兽苏醒般的气息,就是那一剑给惊动了的。

  “小小人族,自不量力!”护持的气血骄阳,随着这一道似是不屑冷哼中,飘然而散。

  噗!一口血,自嘴里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

  深深骇然于人族大将眸中闪烁,仅是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语,至少废了自己大半儿修为。

  “就算是老妖怪,想杀本姑娘,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龙葵手持魔剑,冷然而立。

  无尽压力,让她暂时顾不得,护持自己而受伤的人族将领。

  本该享受安乐的柔弱女子,终究被这时代,逼成了沾染血色的铁血女将。

  “这倒是一柄好剑!”漫不经心的态度中,意志无比强大。

  “是妖界的那个老妖怪?”海底城中,温和如水的水碧,两道眉陡然一挑,着实彰显了几分神界女将军的本色。

  “我们是不是要出手?”按照溪风的意思,早就出手了。

  然水碧不同意,并非无情。

  只是当时的战场态势,本不宜太多的搅合。

  神界的领军女将,水碧焉能不明白,战场的根本真谛。

  高手对决,固然是极其重要的一步。

  更重要的,却依旧还是无数生命的比拼。

  若是几个高手,便能决定一场战役。

  还费尽心力,银钱,培养那么多士兵做什么。

  现如今,随着战场态势的胶着,无情的血肉机器发动。

  已然到了高手交手的时刻。

  之前两方的诸多高手,也已然出手。

  现在,随着这个老怪物的出手,她似乎也无法安然待下去了。

  说起来,她跟这个老妖怪,还有一点儿渊源呢。

  当然,不是关系好的那种。

  如今的战场形态下,若是出手,怕是新仇旧恨得一起算。

  当然,水碧还不至于怕这些。

  于是一只玉手,划开了无边水浪,无尽时空。

  向着出手的那尊老妖怪,拍了下去。

  “哪儿来的无耻之辈?!”一尊老妖本因为龙葵的出手,而有些诧异。

  心头警兆突生,抬头一看,一只玉手,似是绽放着寒冰之气,向自己镇压而来。

  老妖顿时暴喝出声。

  这一场大战,真的越来越邪门儿了。

  人族本身的实力,超出预料之外也就罢了。

  这一个又一个高手,算是怎么回事儿。

  “这话,也该出自你的口中?”神女毫不掩饰的嘲讽。

  “到底是何方高手,现身吧!”听着一个女子的嗓音凸显,老妖警惕中,又似是有点儿疑惑。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

  可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听过。

  “当初,你肆意妄为,搅扰六界难以安宁。我奉命出手,将你镇压。”

  “你我之间,也算是多有交手。”

  “如今虽过去了些许岁月,然也不该连我声音都忘记才是。”

  神女悠然中,诉说了一段往事。

  而随着神女的话语,清晰的记忆,立刻蹦入脑海之中。

  “是你?你们神界,也要插手此事吗?”滚滚暴喝声,再一次掀起了无尽风云。

  “什么?神界也将插手?”惊疑不定之语,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开战到如今,诸多交手,人族的实力,着实极大出乎预料。

  若是神界插手,结局就更加难以预料了。

  本想着吃口肉的,别到最后,肉没有吃着,将自己生生搭了进去。

  “你自己猜呢?”神女有些玩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东西,这一刻倒是惊疑不定了。

  不将你吓得再也不出老窝,算是对不起那番交情。

  “你们神界究竟想要做什么?真的想掀起六界大战吗?”老妖怪暴怒狂吼中,有着说不出的心慌。

  一旦真的六界大战,它们妖界,恐怕第一个会被灭掉。

  纵然有多年底蕴,在那种时候,也算不得什么。

  就显得你自家有底蕴,我们就没有似的。

  再加上以往的一些因素,妖界危机实在太大了。

  当初五界出手,封印了老祖宗。

  谁能保证,这一次,他们不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