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卯初时分(早上五点)顾琰就被香雪拉了起来,然后再加上苹果香梨齐娘子把她团团围着沐浴更衣、梳妆打扮。

  泡在洒了药粉的香汤里她又差点睡过去了。昨晚没睡好,这会儿真的是犯困。当然不是因为和欧允共同研究进步的关系。昨天他刚想在床边坐下,顾琰当即就将画册合上,那两个仿佛不知疲倦的小人儿也一并收起。

  “你不是会么?到时候就靠你了。我要睡了,明儿要早早起来,我可不想两眼黒黒的上花轿。”顾琰耳根有些发红,她可没豪放到临嫁前一晚和未婚夫婿共读避火图。那后果搞不好就是提前洞房了。没得临门一脚出这种状况。可不要说她一个现代人还不如顾大姑无拘束,他们那是没办法。如果可以想必姑祖母和师爷也想要正常的、可以名正言顺相守的关系。

  欧允被从床边推开,嘟囔道:“躺下也睡不着的。”他就是太兴奋了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这才跑过来看看她的。

  “那就躺着养神,听说明天好累的。快回去!”

  欧云可不怕累,以前去潜伏,三天三夜不合眼都有过,还不是一样的要打仗。再说了,明天就是再累那甘之如饴啊。他巴不得受这个累啊!

  看他还赖着不肯走,顾琰下床去推着他往外走,“来日方长,你快回去啦!”

  听到她又娇又软的声音,欧允道:“好吧好吧,来日方长。”再几个时辰,她就彻彻底底属于他了。

  看他越墙而出,顾琰关上窗,幸好送走了,她手脚都有些发软了。

  躺到床上,果然是睡不着啊。她明天就要成亲了,嫁个一个将她捧在手心的男人。前生的爸妈还有今世的娘,你们都看到了么?

  思绪纷飞,自然是临到快起了才合上眼眯了一会儿。感觉刚闭上就被香雪推醒了。

  “琰姑娘,快醒醒,怎么又睡了?”还是香雪把她推醒。

  “好困哦!”

  香雪笑了,“这会儿可不能睡,事儿还多着呢,小心误了吉时。”

  穿好衣服,便是梳妆打扮,尤其是用棉线弹脸的时候,顾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然后,三夫人进来了。

  “怎么样了?”三夫人问道。

  香雪和齐娘子苹果香梨等人一起福身,由香雪答道:“主子放心,按部就班,没有问题。”

  顾琰看到她还掏了一张流程表出来,忍不住一笑。这四人都是没有成过亲的,香雪好一点,作为三夫人的陪嫁丫头,她好歹还经历过一些。虽然当时她也才八九岁。

  几人伺候着顾琰穿上大红嫁衣,这是齐娘子操刀完成的,其精美绝伦自不必提。就是衣料也是欧允不知从什么门路弄来的千金难求的雪缎。顾琰自己完成的便是盖头了,虽然一直被拘着,但后来欧允时时跑来,她也坐不住,又有齐娘子这样的神针妙手,她便躲了个懒。如今上身,就连一向挑剔的三夫人也啧啧赞叹了两句。然后是配合欧允这个偏将职级的凤冠霞帔,再然后是满头珠钗,顾琰只觉脖子的承重能力很受考量。

  三夫人请了洛阳远近闻名的的全福夫人进来,自己又出去张罗去了。外头客人陆陆续续到了,她招待女客,耿舅舅和顾珉招待男客。寅正即起,沐浴、更衣、梳头、化妆最后穿上大红的嫁衣,竟然已经近午。(听说87红楼梦拍摄时,演员每天花两个小时梳头。所以应该是要这么多时间的。)

  外头热闹吃喝的时候,顾琰也没闲着,她坐在喜床上由苹果喂着一口一个不会弄花唇彩的汤圆。香梨在一旁小心的将一段人参切片,等下顾琰就要靠参片垫着了。大红嫁衣实在不方便去方便。

  齐娘子看顾琰的样子似乎有些紧张,虽然不是太明显,忙笑着缓和她的情绪。

  “姑娘末担心,小爷简直是千辛万苦才抱得美人归,不知道以后多疼姑娘呢。”

  顾琰扯了扯嘴角,她也知道,可是还是难免担忧紧张。看来恐婚还真是个必经的过程呢。她闭上眼,“你们也都去吃点,我静一下。”

  坐在喜床上闭眼默念了两遍《清心咒》,这才好些了。

  外头吃酒宴的动静也小些了,香雪几人也吃过饭陆续过来。

  “姑娘,四少爷在为难姑爷了,不给他进二门呢!”苹果跑进来报告。

  顾珉可是武进士、文举人,要为难未来妹婿甚至都不需要请帮手,自己上阵就两手抓两手都硬了。

  “呀,姑爷请的迎亲的伴当都好生厉害!”苹果继续报道进程。

  顾琰笑笑,废话,欧允肯定早有准备了。就是他对洛阳不太熟,可欧哲既然出面了自然会把人脉都用上,武不用说了,本身就是人才济济,文的话,当地青年俊彦肯定也会被一网打尽的请来。从之前送进来的几首催妆诗就可以看出来,里头肯定有高手。而且,四哥只是要为难一下迎亲队伍,又不是真的要拦门。顶多也就是作为大舅哥给妹婿一个下马威而已。新郎官叩门,被调侃为难,大舅哥收下红包这便完成了进门的流程。

  “姑娘,姑爷进来了。”伴着院子里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苹果的声音再次响起。

  香雪拿起大红绣凤凰于飞的盖头给顾琰盖上,顿时她视线里就变成了一片喜庆的红。

  顾琰只听到一个稳稳的足音想起,然后停在自己的面前,欧允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琰儿,我来接你了。”

  然后便是两人一同去拜别顾家的祖宗牌位。这里自然是有顾家历代祖宗的牌位的,前些日子再添上颜氏的。欧允牵着顾琰,虔诚的拜倒,三叩首之后扶了她起身。

  再然后是作别父母,母亲方才已经拜过了,可父亲,渣爹既然怕事儿又觉得没有利用价值没有来,那便不配为父,不用理会了。于是,伯母代母,舅父代父,二位长辈端坐太师椅上,受了顾琰和欧允的拜别礼。

  三夫人忍不住流了眼泪,她是真心将顾琰当自己女儿在爱护的。如今闺女出阁成大礼,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娘家能给予的庇护就更少了。舅舅也是感概良多,之前站在门外看顾琰拜别顾家祖宗,看到颜氏的牌位,想到那个美好却早早逝去的小妹子心头忍不住的酸楚。这会儿见到满身红妆的外甥女,刚强了一辈子,只在妻儿被西陵人杀害的时候流过泪的汉子眼眶也湿润了。

  按规矩,做父母的此时要对出嫁女有一番嘱咐,舅舅先道:“往之汝家,以顺为正,勿忘恭肃。”三伯母强忍着眼泪也说了一句:“必恭必戒,勿违舅姑之命!”

  顾琰肃然下拜,“是!”

  本来应该只是对出嫁的女儿叮嘱一番,可二人都没忍住,又对欧允道:“小允,琰儿前半生孤苦,命运多舛。以后,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待她啊!”

  欧允也肃然下拜,很郑重的应道:“是!”

  哭嫁的传统,顾琰一向挺不理解的,这会儿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三夫人的腿哭了出来。又两眼红红的隔着盖头哀声喊道:‘舅舅’,再转过去对着顾珉叫道:“四哥”。虽然是命不好遇上个渣爹,可是她并不孤苦,还有这些真心对她好的亲人。

  顾珉应了一声,他方才一直两眼灼灼的盯着欧允,听他郑重答复。

  一时离别的悲伤气氛笼罩了屋子,接亲的媒人经验老道,立即道了声:“吉时已到,起行——,还请大舅哥背新娘子上轿咯——”

  顾琰被欧允牵着站了起来,然后趴到顾珉背上,被他一路背上了花轿。欧允骑上白色的骏马走在前方,他不知道为什么顾琰指定要白马,但是既然她中意他自然是寻来一匹神骏的白马迎亲。顾珉骑上自己的马跟在轿子后面送嫁。

  两家隔得实在是太近了,于是选了洛阳的正街绕行一圈再抬进新房。顾琰坐在轿子里一路听着外头的唢呐吹着喜庆的曲调,不知走了多久,听到了放鞭炮的声音。她知道到了。从顾家出来的时候正是申初(下午四点),此时已近申正,想来是看来的申正(下午五点)进门。

  进去便是拜堂,顾琰只看得到一双双不同的鞋子,听着人们走动的声音。她看到高堂的位置上有两双脚,这是欧允从京城赶来的三舅和三舅母。他这位三舅也是同云夫人关系最为亲近的兄长。想来看着外甥成亲,心态和耿家舅舅也差不离。顾琰好歹还在颜氏身边长到三岁,云夫人却是拼着一口气生下孩子便撒手人寰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顾琰手里握着红绸,被媒人扶着一次次的下拜。

  听到‘送入洞房’,欧允喜滋滋的握着红绸牵着人往洞房走。顾琰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小子记得出来敬酒啊!”想来是欧哲,除了他也没人这么叮嘱。依着欧允的性子,还真有可能丢下满室的宾客不顾,直接提前开始洞房了。

  “知道了。”

  顾琰在喜床上坐下,听得欧允道:“琰儿,我要挑开了。”然后眼前出现一根绑着红绸的秤杆,轻轻挑起了盖头,眼前终于一片光亮。

  欧允在她旁边落座,掀起喜服下拜压在顾琰的大红嫁衣上。这是意味着以后她得以夫为尊。顾琰做出害羞的样子低着头撇嘴,你以为这么压下来以后就能什么都压着我?要不是屋里还有喜娘等人,她才不会安安分分的坐着呢。就当在外人面前给他留点面子吧。

  然后就是有人拿了枣子、花生、桂圆、莲子之类的抛洒在他们身上,口里说着祝福的言辞。有人喂了一口吃食到顾琰嘴边,她知道是夹生的,便只轻轻咬了一口,在喜娘问她生不生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生’。

  “也喂我一个,我们一起生。”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出来,顾琰心道,你能别那么二么?转头看欧允,就见他笑得嘴巴都快裂到耳朵背后去了,正等着吃夹生的吃食。忍不住心头一暖,虽然二了一点,却也蛮可爱的。眼见屋子里那些妇人都拿艳羡的眼神看着自己也微微有些赧然。

  之后就是喝合卺酒了,剖成两半的壶做盛酒的工具,交杯喝下,四目相对时眼底都是满满当当的喜悦。终于是完成了这个程序,可以打赏将喜娘们都请出去了。

  欧允一把将顾琰搂进怀里,“我让人在外头守着呢,没人敢来闹洞房。”

  顾琰伸手托住凤冠,“你先帮我把这个取了吧。”顶了大半天了。

  欧允便帮她取了下来。他笨手笨脚的,所以取下来以后,顾琰上午小心盘了一个多时辰的发髻也乱得差不多了,索性伸手都打散,然后麻利的盘了个卧髻。她在盘的时候欧允就托着腮在旁边笑吟吟的看,末了道:“真是不想出去了。”

  “好像来了很多客人啊?”

  “嗯,大多是大哥的袍泽。听说他义弟成亲,能走开的都来了。”所以,不出去肯定是不行的。欧允凑过来偷香,抱着顾琰亲得难分难舍的不肯松开。

  “快去吧,别让人久等。”

  “嗯,放心,我不会喝醉的,挡酒的人多着呢。”

  顾琰点点头,目送他出去。

  齐娘子和苹果又进来了,“我让香梨去歇着了,明早来伺候。”齐娘子示意苹果将端来的面条放到桌上,早找折腾到这会儿,顾琰还真是饿了。偷偷带的小吃食,路上穿着服也没吃两个。她直接宽去嫁衣,只穿了大红的中衣坐下就开始吃了起来。

  “你们也都吃了么?”

  “嗯,我们都吃了。”趁着你们在洞房里腻歪的时候。

  面红劲道,汤味好,很快一碗便都下了肚。苹果另取了一件大红的、轻便些的衣服服侍顾琰穿好。

  外头喧闹的声音都能传到洞房里来了,都是军汉,倒是难免。

  坐了一会儿消食,齐娘子道:“姑娘,哦不,少夫人,您趴到床上我帮你按按放松一下。”

  “嗯,好。”顾琰听话的趴了上去。齐娘子的认穴精准,力道适中,她浑身放松着,很快又昏昏欲睡起来。结婚累人啊,而且最累人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之前欧允忍了几年,今天怕是再难忍得。就像是大坝要泄洪一样吧。

  看顾琰睡了过去,齐娘子弯弯嘴角,睡着了歇歇也好。小爷绝对是龙精虎猛的啊。

  饶是有很多人挡酒,但镇东军中层那些军官岂是好打发的。说你媳妇儿害羞不能闹洞房也就罢了,但你喝酒绝不能含糊。尤其是知道欧允是镇西军中的偏将,那些人就更是有理由了。不能怂,不然就是丢了军人的脸。

  所以,欧允最后被扶回洞房的时候,还是有些上头了。外头还在热闹着,欧哲何山等人继续帮他陪酒。他走到喜床前挥手让齐娘子等人退了出去,然后看着睁开眼的顾琰笑:“琰儿,来,我们洞房了。”

  好大一股酒味儿,顾琰指指桌上齐娘子准备的醒酒药,“把那个喝了,去洗洗再上床。”

  欧允呼出一口气,自己抓了一把到鼻间闻闻:“好、好吧。”虽然上头了,但还是下意识记得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一定得郑重对待。

  屏风那边传来浇水的声音,还在边洗边哼小曲。很粗犷悠扬的小曲,听着像是边城的调。顾琰坐在床上抱膝等着,轻声合着他的曲调。

  喝了醒酒药又洗了澡,欧允整个人都精神了。当然,身下的小欧允更加的精神。饿了好多年了,大餐终于摆在了眼前,能不兴奋么?跨出大浴桶,他随手扯过浴巾在腰上一系就走了出去。

  抱着顾琰躺倒在松软的床铺里,欧允笑道:“来,琰儿,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三百回合,会死人的!不过顾琰已经没有机会说话了,欧允一把挥开了床帐的挂钩,大红的纱帐像海一般的弥漫开来,被翻红浪,一夜春宵……

  欧允起先还想着听说从女孩子变成女人会很痛,想着要温柔一些,给顾琰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到后来,体内一浪接着一浪,一波还未停息,一波又来侵袭,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温柔。直到终于听到顾琰喊叫的声音都已经嘶哑,他才稍稍回了些神。

  这一夜到底几个回合,彼此都记不清了。待到体内终于平息,积攒多年的存货一起清空,欧允也感到了酣畅淋漓过后餍足的疲倦。再看身下的顾琰,红唇潋滟,眼底迷蒙,身上满满都是他制造出来的爱的痕迹。欧允这才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将人搂进怀里。

  “我、我要喝水,还要洗一洗。”顾琰的嗓子有些难受

  “哦。”欧允翻身下床倒了温水过来,扶她起来喝了,又套上寝衣要了水。屋子里浓郁的栀子花的香味让送水的苹果吓了一跳。水是廖勇等人提到外头,她提进来的。等少爷抱少夫人去洗,她要快手快脚的把被褥枕头都换了。少爷看起来神仙一样的人,可真能折腾啊。天都要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