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望族毒女 > 492 受封(2)
  萧允一步一步的走上祭坛,眼角余光瞥到肃立两旁的文武百官、勋贵宗室,直到最上方的诸皇子他的兄弟们。他受封太子,晋王作为亲王正在众人之巅,躬身立着。上方目前唯有身着天子大礼服的皇帝。

  萧允脚步轻微的从晋王面前经过,就将身后的臣工、兄弟统统抛下了。然后腰背挺直,跪在了皇帝身前。皇帝头戴旒冕,看他一眼然后转身背对众人展开祭天的文书朗声诵。,骈四俪六的文章做得相当华丽,想来是出自翰林院哪位大才子的手笔。祭坛上的气氛庄重肃穆!

  萧允却是没怎么听进去,那些溢美之词说得仿佛是他不认识的另外一个人。直到看到皇帝也跪拜下来,他才开始跟着叩头……

  整个仪式在礼乐声中显得冗长而繁复。虽然是一大清早但太阳已经很烈,哪怕有黄罗盖伞遮着也是很热。他看到汗珠几颗几颗的从老头子额上落下,不由得有些担心。便对国师所在的方位微微侧目,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才稍微放下心来。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仪式终于结束。明晖上前扶住皇帝,“皇上,先到那边歇歇。”

  萧允也跟了上去,走到渝王跟前停下脚步,“五哥,让众人散了吧。”

  “是,殿下。”

  萧允微微一愣,心头感觉有点奇怪。没错,从此时此刻起,他就是天朝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了,是半君。他的这些兄弟和他也有了君臣分际这道天堑。正式的见礼都需要二跪六叩。

  看到晋王沉默着往台阶下方走,萧允道:“三哥的身体好些了么?”

  晋王停住,躬身道:“臣,时好时坏。幸而今日精神还不赖。不过既然父皇都能撑下来,臣没有撑不下来的道理。”

  “得闲我去看三哥。”萧允说了这一句就朝皇帝和明晖去的侧殿方向追去。这种时候,如果晋王继续心平气和的辅佐他,那才是有问题呢。告病韬光养晦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入得屋内,刘方已经替皇帝宽去了大礼服,正在脱靴。明晖坐在椅子上伸手给他搭脉,见萧允盯着自己便道:“皇上没有大碍,歇一会儿就好。”

  萧允点点头,“今儿让父皇受累了。”

  皇帝闭目不语,一会儿睁开眼道:“以后别让老子再受累就成了。准备回宫!”

  明晖道:“回去也没什么急事,左右还有太子监国呢。不如等太阳落山再动身。”庆贺国有储君的宫宴在晚上,所以迟一些回去也无妨。

  皇帝想了想:“也好!”

  萧允道:“那儿臣就先走一步。”

  方才让众人散了也只是散到阴凉的地方,皇帝跟太子都还在这边呢,肯定得等着。而且那些王爷们除了是儿还是臣,还得关心一下老父的身体才行。

  萧允出来说了两句,皇帝身体没有大碍,就是累着了需要多休息一阵。又点了一些人留下,然后他就带着其他人回宫了。今天还有日常政务、军务需要及时处理的。

  东宫这会儿也挺热闹,几位王妃、老王妃都来恭贺顾琰了。

  一早团子听说又得了个表妹,嘟囔道:“不是方方。”

  元元道:“会有的。”她又跟顾琰申请了一次回家,她要看小妹妹。这回顾琰答应了,让她等着一会儿派人送她回去。顾琰有礼物要送给新出生的小侄女。她一开始让齐娘子准备的物件就是男女双份的,如今送去女娃娃的那一份就好了。顾琰知道三伯母还是难免会失望,想了想铺开宣纸写下‘阮阮’二字。然后对齐娘子道:“这是我送给小侄女的小名。”

  齐娘子等墨迹干了便收起来,然后牵着做了姐姐的元元往外走,把她交给代表东宫送去贺礼的雪梨。这会儿东宫客人众多,齐娘子还得帮着照应。就连团子,都被顾琰留下招呼一众小皇孙一起玩儿。等一会儿到晚上太极殿上还会有庆贺的宴席。因为在打仗,范围就小了些。四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参与。中午的时候,东宫也有一场小宴。就是这些近支的兄弟叔伯以及其女眷儿女。顾琰许诺了到时候会带团子去看小表妹洗三,又说大球小球都帮不上忙,只有靠团子了,他这才没有闹着要跟元元一起去。

  今天东宫有一个特殊的小客人——晋王嫡子承治。他已经一岁多了,正式的场合也该露露脸。何况东宫还有团子三兄弟在。他要是再不露脸,外头该传他病得快不行了。这会儿大家看着,也就是显得瘦弱些,一看就先天不足。但后天显然养得很精心,倒不是风吹吹就要倒的样子。今日,晋王妃与顾瑾都来了。晋王妃的气色很不好,可今日她再不能回避,只能亲自来道贺。

  顾琰牵了团子过去告诉他,“看,这是承治弟弟。”

  团子乐了,“橙子?”

  “是承治。”顾琰无奈的道。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要搞怪。

  “哦,橙子弟弟。”团子含糊不清的念着,伸手摸摸承治的小手。然后他看到了顾瑾,高兴的喊:“十四姨”

  顾瑾点点头,“团子”

  团子惊讶的指着小承治问顾瑾道:“你的,儿子?”

  周遭的声音一下子就停顿了,都不由得看向了承治以及晋王妃、顾瑾。这实在是一桩悬案,由不得众人不好奇!

  虽然团子极有可能一个不小心真相了,但没有证据这话可不能乱说。顾琰俯身道:“团子你忘了,十四姨生的是承曦妹妹哦。承治弟弟是你三伯母的。”

  团子挠挠头,想了想点头,“哦,我忘了。”又问顾瑾,“怎么,不带来?”他还没见过承曦妹妹呢。嘻嘻,从爹那边算是妹妹,从娘那边算也是妹妹。那比其它的妹妹就要亲一些哦。怎么可以不带来给他看呢?

  顾瑾道:“团子想见妹妹啊,那十四姨下次找机会带来。”今儿来的都是嫡出的,承曦不够格。

  团子用力点头,“嗯。”说着又伸手牵承治,“喊哥哥,带你玩。”除了小师叔,终于有个比他小的了。小师叔是长辈,得尊敬。还是弟弟比较好玩,嘻嘻。

  承治是真正的长于妇人之手,不过平日他是极喜欢和晋王呆在一块儿的。这会儿看到高高壮壮的小堂哥,有点羞涩的咬了咬曲起的手指节,偷眼朝团子看去。

  团子道:“橙子,不能咬,手手,脏!拿出来,哥哥,带你玩!”

  承治想了想,把手指节从嘴里拿出来。团子看他没有别手绢在衣襟上,便掏出自己的手绢给他擦了擦手。这活儿他经常干算是熟练工,因为大球小球经常流口水。当然,一开始他可没有这么温柔,直接团起大球脖子上的围兜兜把嘴堵住省得他总流口水。被顾琰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才学会了给弟弟擦口水。

  燕王妃道:“哎呀,我们团子还真有哥哥的样子。”

  团子咧嘴笑笑,一副你说得对极了的样子。他擦过承治的手,就拉着他到旁边玩耍去了。承治倒也肯跟着他走。团子时常牵小棋儿,也知道矮一些的腿短一点,走得慢,要放慢速度等着。两人手拉手往外走的背影很是和谐。

  顾琰和晋王妃不小心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招呼人跟上去。

  “九弟妹,把球球抱出来吧。”蜀王妃特别眼热顾琰的双胞胎儿子,看团子也走开了便提出了要求。一群女人在一处,还是逗着娃娃最好玩。不然,说话都要多费心思,怪累的。

  顾琰点头,“苹果,去看看。如果二公子三公子吃好了,就把他们抱出来。”

  大球小球差不多八个半月了,和团子一样肉呼呼的。刚生下来的时候比他那会儿小,长大些就看不大出来了。他们被抱出来,一看到顾琰就咿咿呀呀的朝她伸手。

  蜀王妃和渝王妃都伸了手去接,最后一人抱了一个,大球小球盯着她们看看,倒也不排斥。今天在场的女人穿得都很华丽,尤以顾琰为最。小哥俩就挨个盯着她们的衣服看,看得很专注。

  东宫的宴席只是小宴,到了晚上才是真正的热闹。顾珉也带着元元进宫了。武英伯在今晚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虽然离龙椅稍远了些。可是他要是不来,顾家就连个代表都没有了。那样,实在是很扫顾琰的面子。所以,虽然还没有好完全但是行动无碍,他也就来了。

  不少人恭喜他又喜得千金,说是先弄瓦再弄璋。不过,要不是秦茵是三夫人嫡亲的侄女,这会儿大概就有人想把庶女、侄女许给他做二夫人了。准太子妃最看重的堂兄,救了皇帝一命新受封的武英伯,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儿子,娶个二房生儿子也是说得过去的。

  至于把元元又带进宫来了,是因为今晚他们几个小家伙在洛阳排的节目终于要上了。说起来元元可是女主角啊。这会儿一到便被团子和乐乐、小棋儿几个拉去东宫最后排练去了。

  萧允的位置自然是越过众兄弟高高在上,就在皇帝的手边退后一步的位置。顾琰带着三个儿子一起陪在他身旁。如今众人还是称顾琰‘王妃’,因为她的册封礼是定在半月后。不过,太子其实也是王,所以这个称呼倒没什么不妥。皇帝的精气神这会儿也养回来了,身边只有何皇后和淑妃一左一右的陪着。他看着旁边三个胖乎乎的孙子,忍不住微笑。大球小球坐在圈椅里听着场上的乐舞声不住的手舞足蹈。顾琰只得安排了阿大和阿二扶着圈椅,省得他们坐翻了。众人看到两对双胞胎都纷纷露出笑意。

  团子在扳着指头数到第几个节目了,他们的节目排在第七个。到第五个的时候,他就站了起来,“娘,我进去了。”

  “去吧,好好准备。别怯场哦!”

  “才不会呢!”怯场是什么东西,团子根本就不懂,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

  大球小球看他走开了,伸手指着他的背影呀呀的叫。俩小子下午睡得饱饱的,这会儿也忒精神。顾琰就是为了让他们也看到团子等人的表演。至于其他的看不看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们只要来露个脸,展现出东宫人丁兴旺的一面就够了。如此,那些大臣也少了个拿子嗣不广说事儿的理由。

  阿大阿二是群众演员,也跟着团子走开,换了两个小太监来扶着小圈椅。大球小球这会儿也没那么兴奋了,舒服的靠到靠背上。

  轮到第七个节目了,团子穿着轻巧透气的小铠甲第一个上场,一下子就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被阿大阿二等人扮演的秦王府家将簇拥着,临危受命奔赴镇东军营。

  顾珉虽然离得远,只听得到鼓身听不到团子背台词却也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能听到团子那发电报一般的台词声的皇帝、萧允等人也是失笑。团子很有台风,理都不理他们径直演下去。

  然后是元元上场,手里还抱了了布偶娃娃,正是‘团子’,她摇着手道:“要小心——”

  何皇后一下子没忍住,以袖掩面大笑出声。这出戏后来一直没演给帝后看过,就是为了追求此时的场面效果。十六公主和十七公主也在一旁笑得不行。

  再然后,元元进去换了一身和团子同款的铠甲又出来,这个时候场面上已经是一片乱象。一群扮演洛阳灾民的小演员上场,做冲击状。元元朝着皇帝坐的方向跪拜,奶声奶气地道:“儿臣领命!”这是受命镇守行宫,平定洛阳局面。

  顾琰也笑了出来。大球小球虽然看不懂,但是看到哥哥和小姐在上头,还是高兴的去拍圈椅。皇帝也笑出声来,“有板有眼的啊!”

  就连常年没有笑容的淑妃,这会儿也是嘴角上翘。

  再然后,是以战报形式引出西线作战的乐乐。他一出来,就是手按长剑的造型。活脱脱一个小‘孙小丁’。大公主和汪翎羽也是笑得不行了,坐都坐不稳当。

  小棋儿手持羽毛扇,站在乐乐旁边,羽扇清点,状似在指点场中的排兵布阵,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他没台词,只需要摆出这个范儿就行。然后乐乐有一句台词,“好!军师所言甚合我意!”

  又到团子了,他吃了败仗,摆出一副‘胜负乃兵家常事,最后的胜利肯定是老子的’臭屁样。旁边还有人在大声解读剧情,以便众人理解。这会儿便说到镇东军几十年都没有什么仗打,比起镇西军的军事素养低了不少。如今是秦王在以战养战。

  团子那臭屁样让皇帝差点把泪水都笑了出来,萧允以手掩面,却也是忍不住的笑。

  洛阳这边,元元十分焦虑的样子,这是到皇帝失踪了。然后便是以身诱敌,团子则是在旁边做骑马赶路状。这出戏,后来顾琰也动手修改过。融入了很多后世的舞台艺术,就譬如团子骑马的动作。而代表洛阳军营的道具小城墙上则挂出了‘免战’牌。

  末了,是皇帝终于被找回来,团子回返军营,这一次是大获胜利扬眉吐气……

  最后,团子、元元、乐乐、小棋儿还有阿大阿二以及小群众演员牵着手出来鞠躬谢幕。先朝着帝后的方向鞠躬,然后又转过来对着群臣的方向。

  皇帝大笑道:“好、好、好!统统有赏!”

  团子等人谢过赏又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一坐下就仰起头看顾琰,满脸‘表扬我吧’。

  顾琰点头道:“嗯,真的很不错!进步很大!不枉排练了这么多场。”

  团子咧嘴笑开,他身旁坐着元元。小姑娘觉得她爹的位置太远了,便挨着姑姑这边坐了。团子左右看看,看到承治正看着他,便朝他挥挥手喊道:“橙子——”

  晋王的位置离东宫的位置自然也是不远的。他听到这声‘橙子’微微挑眉,然后就见到一向内向的小儿子也伸出手挥了挥回应团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晋王妃为此心头有些发堵。当年萧允就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让王爷一直对他不设防,在废太子和齐王相继落马之后突然蹿了出来。哼,如今儿子辈又来这套。

  顾琰道:“都说是承治了,你别乱叫。”一边歉然向晋王夫妻微微躬身。

  “我是团子,他是橙子,有什么不对嘛。”团子嘟囔道。

  晋王笑道:“不妨事,团子爱怎么叫随他好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