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1515章 建议
  第1515章建议

  牧霖的假期是先到的,所以率先独自回到了血刃,而林颜夕却回到了北江。

  这次并不是回到北江的家中,而是来看一个人。

  一直留在北江的军区医院的罂粟,她的治疗是一个很漫长的阶段,所以这么久过去了,甚至还没有出院。

  罂粟身体内的病毒和林颜夕的不一样,林颜夕的虽然也是有潜伏的倾向,但却并不需要治疗,暂时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而罂粟的却不一样,她不但需要治疗,甚至还在隔离之中,到不是还有传染性,而是病毒已经破坏了她身体内大部分的免疫力,使得她不能接触任何一点点的细菌。

  也许对其他人不会有任何影响,甚至是有益的,到了她这里就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当林颜夕到达医院的时候,看到罂粟的状态似乎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好了些,但人坐在医院的隔离室中,却依旧看着很不好的样子。

  从玻璃窗外,看到了她,罂粟还有些意外,随后看向她笑了出来。

  林颜夕瞬间被她的笑容感染到,待一阵又是消毒又是换隔离服的走进她的房间,便率先开口说道,“我今天回家,顺便来看看你。”

  “唉,还以为你想我了,特别来看看我的。”罂粟说着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想想也是,你这么讨厌我怎么可能想我。”

  林颜夕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如果我真的讨厌你就不可能来看你?”

  说着便又问道,“最近怎么样?”

  罂粟却笑着给她展示自己,“这不是好好的。”

  “医生说治疗还是有效果的,也明显在好转,现在吃饭睡觉一切正常,只是除了要留在这里,其他都和正常人一样。”

  林颜夕又哪里不知道她这话是自欺欺人,不过看到她这样的乐观,却也放心了不少,看着她笑着点了下头,“你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当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罂粟说着不禁笑了出来,“我这性格是变不了了。”

  “虽然放下了snu的事,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去以那样的方式去思考问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改变了。”

  林颜夕听了心中一阵难过,她不是同情罂粟,但此时却也能感同身受。

  想想如果换了是她,因为这种不可抗拒的原因,要离开血刃甚至脱掉军装,她的心里会是怎样一种滋味。

  现在只是想想,都觉得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罂粟还是亲身经历了。

  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还是不想在罂粟的面前表现出来,将心中那丝异样的感觉压下,看了看她才又说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能对自己狠得下心,那也就足够的乐观,这对治疗有好处。”

  “我还在想,如果这些放到其他人的身上早就崩溃了,可到了你这里,却一定能挺过去。”

  罂粟不禁笑了出来,但想了下马上又说道,“不过你今天应该不是只为了看我而来的吧?”

  “主要是想找你聊聊。”林颜夕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我打算会成立一个小队,但现在小队的情况有些不确定,所以有些不知道怎么界定。”

  罂粟顿时恍然,“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听我的建议?”

  “算是吧。”林颜夕点了下头,“血刃的人虽然也会给我建议,但他们都跳不出那个原本的思维圈子,可你不一样,你是snu的人,并且接触过太多的任务和做战小队,我想你应该能给我一个特别的建议。”

  罂粟听了不禁笑了出来,“没想到你还这么信任我。”

  “不过我到明白你的纠结,血刃现在的配置已经很齐全了,你如果再建立新的小队,与其他小队的模式重合,不但会造成资源浪费,也没有什么实际用处,所以你才会如此纠结。”

  而说到这里,却突然看向她,“不如这样好了,你建立一个小队,然后来我们snu,我们现在就缺少你们这样的做战小队。”

  林颜夕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想都不要想,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再说了,你在这里天天看电视、上网的,难道就没看到我现在的照片满天飞,还能再去执行snu的任务?”

  罂粟听她这么说,一下笑了出来,“你还别说,你现在也真是火了,到处都能看得到你,不过是几张照片能被炒了好几天,说是明星也不为过了。”

  林颜夕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所以你觉得我这一张快被全国人民认识的脸,还能去snu吗?”

  “能啊,大众脸有大众脸的用法,名人脸也有名人脸的用法,只要你敢来,我们就敢用。”罂粟马上说道。

  “行了,我知道你还热爱着你的职业,但我是真的不太适合你们那种氛围。”说到这里不禁停顿了下,“更何况,去了snu就和牧霖离得更远了,我暂时还没打算。”

  “哦,原来这才是主要的原因。”罂粟说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调侃完她,才又说道,“既然snu不行,那我到是还有另外的一个想法。”

  “在这之前,我其实一直想做一个假想敌。”

  林颜夕听了一怔,顿时来了点兴趣,忙说道,“来说说看?”

  “其实不管是你们血刃还是snu,都已经建立的很完善了,但不管是哪个部门,都一直缺少一块磨刀石。”

  “我们一直自己训练、自己计划,甚至自己执行任务,按照我们的模式,直到接触到了外军,吃过了亏之后才意识到我们有些东西是错的。”

  “可这样一来,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却有可能是巨大的。”

  说到这里,罂粟也收起了笑意,正色的看向林颜夕,“所以我想过,也许可以模拟外军建立一个假想敌。”

  “这个小队可以专门研究各种国外的做战方式和我们自己的弱点,并且通过各种演习、比赛来达到磨刀石的目的,让他们在演习和训练中找到自己的不足,而不再是用鲜血的代价去换取这些。”

  林颜夕听了不禁沉默了下来,心中却也开始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行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