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1387章 药物
  第1387章药物

  威尔终于发现,不管是在利益的诱惑还是言语上的激将,都没办法让林颜夕慌乱,甚至是失了分寸。

  反而是他处处落了下风,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而这时有人进来,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让威尔顿时笑了出来,“我到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你嘴上说的这么厉害。”

  说着对身边的人说道,“可以准备了,她就交给你们了。”

  在威尔退到后面的时候,便有人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箱子,直接来到了林颜夕的面前。

  威尔狰狞的笑了出来,“乔就是个废物,他一直想用金钱收买你,想让你自己叛变,可我们没有那个时间,所以我们……不如一次性解决好了。”

  看着一旁打开了箱子,威尔直接指着它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这么问,显然是没打算让林颜夕回答,反而自说自话道,“这是我们最新研制的审讯药物,只要它进入你的体内,我们想知道什么你就会说什么。”

  “不过你可以放心,它对人体没有绝对的伤害,不会对你造成过分的伤害,不会影响哪个器官的正常运行。”

  “可不是过分的伤害,不意味着没有伤害,它的副作用就是在药效之后使得你全身疼痛。”威尔说着笑了下,“我这个描述可能不是那么准确。”

  “它不仅仅是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还各种感觉的煎熬,就像犯了毒瘾的人,甚至比那更煎熬数倍。”

  林颜夕听着他的话,明知他这肯定是故意夸大,但心中还是一沉。

  看到她的表情,威尔满意的笑了出来,“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受这样的煎熬,我也不想让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感受这样的痛苦。”

  “不如……现在就承认你的身份,把你心里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你也好受,我也不用再折磨你。”

  而听着他的话,林颜夕却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不是医生,更不是药物的科研人员,只是接受过几次训练罢了。

  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先进药物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么神奇,抑或与她曾经接受的那些训练没有什么区别,但她依旧觉得药物不可能是万能的。

  如果真的这么神奇,那威尔便没必要说这些来让她心态失衡,让她自乱阵脚。

  此时平静下来,林颜夕便也明白了,威尔说这些话,就是要让她心态出问题,而越是激动、越是害怕的情况下,这些药物才越有用处。

  想到这里,林颜夕慢慢的收回视线,看着威尔突然笑了下,“可是……我对你们的药物真的很好奇,还真的想见识一下你们这个所谓的最先进的药物。”

  威尔听了一怔,随后便冷着脸站直了身体,“马上审讯她,我要最快的时间内知道这些东西。”

  早已经准备好的几人马上应了一声,拿着针管刺进林颜夕的手中。

  林颜夕没有反抗,这个时候反抗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用处,只会让她多挨几针罢了。

  此时她明白自己最重要的就是平静下来,不管受什么样的影响,都要控制住自己的意识。

  想到这里,不禁慢慢的闭上眼,安静的坐在那里,任那针管中的药物推进自己的血管中。

  林颜夕本以为不管是痛苦也好、煎熬也罢,会是一点点的递增而来。

  却没想到,待药物进入体内不足两分钟,意识竟一下模糊起来,根本不给她缓冲的余地。

  紧紧的握住拳头,指甲狠狠的刺入手心,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可却发现这根本没有用处,她像掉入了一个深渊,一点点的向下沉。

  恍惚间,耳边似有声音在响起,林颜夕想努力的去抓住那个声音。

  可待听清了后,却发现并不是她熟悉的声音,心底本能的想排斥它、不去听它,可这声音却依旧一点点的进入她的脑海中,让她想抑制不住自己的去回答。

  “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凭着坚定的意志力,林颜夕用力的摇头抵抗那种不受控制的感受。

  却在开口说话之时,她似乎清醒了些,脑海中猛然的想到柳涵阳曾经给她说过的话。

  心中突的豁然了,嘴角慢慢的勾起,“我叫林颜夕……”

  “很好!”那声音顿时欣喜起来,随后马上又问道,“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军人、雇佣兵、武装分子、恐怖分子……”林颜夕喃喃的说着,不停的说出各种身份来,“我游走于各种身份之间,哪一个都是真正的我。”

  “你的国籍是什么、来这里的目的……”那人加重了语气,并且在她耳边反复的问着。

  “我是……”林颜夕想控制住自己不至于彻底失去意识,但却真的很难。

  这时头已经像要炸开一样,身上的血管、神经都像一根根本的针刺了进来。

  “快说,你的国籍、来这里的目的。”一旁的人继续逼问她。

  林颜夕不顾那些疼痛的感觉,将注意力集中在一处在心中默念着,最后几乎是用力的喊出来,“我是米国人,是奉命来这里刺杀将军的。”

  “妈的……”一声咒骂声响了起来。

  而林颜夕却再抵抗不住,意识也深深的沉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林颜夕是被疼醒的,而慢慢的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的时候,似依旧是那个房间,却已经从椅子上被放开了。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那个小窗透过一丝丝光亮进来,月光照树影却有几分阴森的感觉。

  身上的疼痛似乎越来越明显,但却还可以忍受,让她还有心情去观察四周的情况。

  这里似专为关压人而准备的,不管是门还是窗都已经被焊上了栏杆。

  如果说在乔水生那里,将她当成客人,甚至是想以怀柔手段来对付她,那在这里就成了真正的囚犯,甚至还是打算严刑逼供的囚犯。

  才刚刚来到这里,林颜夕便已经体会过了,那种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体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