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784章 怎么会不信你
  可还没等她说完,就听常子安说道,“你这是要道别吗,虽然我也不舍得,可你这道别是不是早了一些,因为不止是你们,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走。”

  林颜夕的确没想到,这次提前离开,常子安竟然也在其中。

  而之后才知道,这次一起离开的除了周惠之外,还有几个重伤员。

  林颜夕他们只能保护安全,却没办法在医疗方面照顾,所以才抽调了医生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而常子安做为第一现场的救治人员,自然也就一起跟着。

  交接很快完成,欧国人也许是刚刚真的吃到了教训,老老实实的交接,没有再有一句废话,更没有在交接上难为他们。

  换了防后,小队的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都撤回营区各自开始准备明天离开的行程。

  哈曼也被隔离看管,新亚小队的人自知理亏,没有人提起要探望他,几名伤员也做着最后的检查,深怕接下来的行程对他们有什么影响。

  林颜夕见周惠睡了也就没再守在这里,走出病房直接席地坐了下来,看着外面重新开始忙碌的人们,一时间心里有些落寞。

  一场境外任务,现在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林颜夕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想想当初他们还是打败了几个小队才拿到了资格的,可现在任务快结束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也许是因为周惠的伤,也许是在出境后看到了太多的无奈,而更多的,却和牧霖脱不了关系。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牧霖真的很适合的,同样是军人同样是血刃的成员,一起执行过任务,一起同生区死过,相信应该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的了。

  可当真正的以男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林颜夕才发现,她之前的想法似乎太过天真了。

  她可以在牧霖是战友的时候接受他的很多,甚至感动于他的照顾,可人就是这样,当那个让你感动的人成了最亲的人时,那些关心和照顾就成了理所当然,而那些缺点却会被无限的放大。

  想想如果当初两人没有在一起的时候牧霖现在的所做,似乎真算不了什么,顶多会让林颜夕背后骂上几句,但心里却还是感激他骂醒自己。

  可当他已经变成了另一个身份的时候,林颜夕却感觉到一阵阵的委屈。

  她是血刃的狙击手,也是第一个通过了血刃考核的女兵,甚至是第一个成为特殊小队成员的女兵,能做得到这些,不仅仅是体能和技巧方面的优秀,在心理上无疑也是很强大的。

  但任何人也都有软弱的时候,更何况正是周惠受伤之时,所有让她软弱的因素都凑到了一起,而这时候牧霖的呵斥,让她那些一直压在心底的恐惧、软弱甚至是惧怕,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冷静,她已经不再激动,甚至已经能够理解牧霖的所做,想想如果是她身边的人这样,最快速、最有效让对方清醒的方式,似乎她也会如此做。

  抛开牧霖的另一层身份,他似乎并没有做错。

  而之后哈曼的事,也的确是她想的太简单,这件事的确不是牧霖所能处理,更不是她所能管得了的。

  牧霖能在有限的条件内,让她做到那些来报复哈曼,也算是极限了。

  可明知道这些,心里的那个结却还在,原本的再适合不过,现在却成了障碍。

  因为她清楚,如果两人继续下去,这样的事也还会再发生,到时也许她就不会再像这样能想得开,矛盾日积月累的下去,也许到时再分手会更难看。

  可一想到与他就这么分开,林颜夕的心却是不自禁的一疼。

  却在这时,感觉到有人接近,林颜夕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却看到是莉拉走了过来,不禁一愣,但随后也反应过来,几人虽然被限制了行动,却也有范围的,这里他们还是可以来的。

  可虽然她的反应不慢,但莉拉还是注意到了她的反应,却没在意的笑着说道,“不愧是狙击手,我这么轻的动作你都能发现。”

  回过神的林颜夕摇了摇头,“其实你是故意的吧,这么晚了还没睡,明天还要出发的。”

  “你不是也一样?”莉拉直接反问道。

  林颜夕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任她直接坐了下来。

  “大小姐,你现在是不是特恨我们?”看到她的反应,莉拉试探着问道。

  林颜夕听了她的话,却摇了摇头,“我们华国有一句话,叫冤有头债有主,哈曼做的事是哈曼的,这和你们没什么关系。”

  “更何况,我们也算是一起同生共死过了,我何苦为了一个哈曼会骈牵连你们?”

  听到她的话,莉拉显然是松了口气,看着她这才又说道,“其实……我也是恨他的,我姐姐……我从没想过我姐姐的死会和他有关系。”

  “当时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他,但这么多天过去人,冷静了下来,想着他曾经救过我的命,也同样救过我姐姐的命,却又不知应该不应该继续恨下去了。”

  “可现在想想,我恨不恨又有什么,我又左右不了什么,就像当初我一直以为是他们害死了我姐姐,可就算是做梦都想报仇又能怎么样呢,最后还不是一事无成。”

  说着,不禁自嘲的笑了下,“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林颜夕却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侧头诧异的看了看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莉拉却笑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吧,可这些话和我的队友没办法说,而在营区里也就只有和你还能聊得上来。”

  林颜夕听了却有些哭笑不得,“你也真是信得着我。”

  “为什么不信,我们可一个帐篷里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和虱子战斗,你又……又为我抓到了害我姐姐的真凶,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吧?”莉拉说着,对她露出许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