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牧霖他们的控制,众人与接应人员并没有马上接触,甚至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整个救援队被保护在他们的中间,出了港口直接变成车队,向目的地进发。

  在牧霖的控制下,当地维和人员接受了检查之后,进入了他们的车上,与这次救援队的人员商谈这里的事情。

  和在船上一样,林颜夕不需要负责警戒,但坐在车里,还是习惯性的查看四周的情况。

  虽然疫苗已经发明了出来,而这里的传染病情况显然还没有得到控制。

  车队经过的地方,除了非州国家特有的战乱后的各种残垣断壁之外,还有四处病恹恹的人们,甚至随处都可以看得到穿着防护服在处理尸体的人。

  而防护镜中看过去这些,变了形的世界却让这些看起来更加的诡异。

  之前虽然已经有了准备,可看到这里的情况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的时候,还是有些许的震惊。

  “没想到这里的情况会是这样……”不仅仅是林颜夕,其他人也都吓到了。

  而同样坐在车内的周惠直接开口说道,“你们不要拿国内的标准来要求这里,在国内一场重大的传染病,即便是发现时再进行控制,我们也有许多种方式,将它控制在一个小的范围内,而我们的医疗条件,即便是新型的病毒,也可以应对。”

  “但在这里,不要说治疗,就是想控制都不太可能,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已经是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所以我们这个救援队是必须的,不仅仅是要进行救援,还是要帮忙他们很好的控制疫情,否则再发展下去,疫情很有可能会蔓延到邻国,到时想再控制就更不容易了。”

  周惠说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原本我们可以早点到的,看情况说一个月前这里还没有严重到如此的程度,可现在……”

  林颜夕轻拉了她的手,“妈,这些不能怪你们,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里,相信有大家在,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

  周惠轻点了下头,而看着他们,还是开口说道,“这里虽然没有枪、子弹甚至是真正的敌人,但危险一点也不比上战场少,这方面不是你们的专业,一定要按要求去做。”

  林颜夕听了笑了出来,“这个你就放心吧,就算不是专业的,我们也都经过培训,再加上这些天在船上你们天天耳提面命,想不记得都不行。”

  “对啊,您就放心吧,别看我们平时乱开玩笑,真正有事的时候,我们都不会那么大意的。”胖子也忙接话说着。

  周惠听了这才点了点头,只是此时隔着防护面具,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

  林颜夕看着她这样,却有些担心的看向周惠,“妈,我们至少不会接触病人,还是安全的,要小心的明明是你们才是。”

  耳麦中却传来周惠的笑声,“我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么多年做的不就是这个,进入疫区也不是第一次了,在国内都是几进几出,有两次甚至是未知传染病的飞速下,我也还是去了。”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却无奈的叹了口气,“往往我们这种新人的愣头青不会大意,出问题的都是你们这些老家贼!”

  扑哧一声,几人不禁都笑了出来,但因为这玩笑话,到也是让气氛轻松了不少。

  据先来一步的维和人员介绍,这里因为传染病毒,整个国家都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只不过好在因为病毒,而让原本混战的国家短暂的和平下来。

  但却也不代表绝对安全,因为维和部队有药物、有医疗,而这些现在正是这里的稀缺资源,可以说比毒品卖的都要贵,所以偶尔就会有人铤而走险,来袭击维和队伍或是医疗队。

  明白这些,林颜夕却冷下脸来,“将军,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最初我们没派安全保护?”

  “我们这里也有军事人员的,只不过我们忽略了这里的混乱程度,而且都是些普通的维和人员,做战能力相对还是差一些,而且在这之前也没想到这里的海盗这么猖狂,连维和部队的船都敢劫。”将军有些尴尬的解释。

  林颜夕听到他的解释,也知道这个怪不得他一个人,虽然是名义上的将军,可并没有多少实权,所能调派的人员也有限。

  可即便是这样,林颜夕心里也不舒服,毕竟就是因为他们的疏忽而让周惠陷入危险之中,她又怎么能就这样释怀。

  但不舒服归不舒服,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再说任务还没有结束,她也没时间去计较这些,现在要做的自然是要想着怎么应对接下来的工作。

  果然,不仅仅是她这么想,还不等林颜夕想什么,牧霖就直接开口说道,“所有人注意,我们马上就进入医疗站了,鉴于这里情况特殊,我们会重新制定保护计划。”

  “但在这之前,所有人保护好自己的目标,做到寸步不离。”

  “明白!”众人听了马上回答道。

  听到众人的回应,牧霖马上又看向医疗队的负责人,直接说道,“我知道你们急着参与救助,这个我不反对,但我有个要求,但凡到哪里都必须有我们的人员陪同,并且在安全方面我们为主。”

  负责人迟疑了一下,却也还是轻点了下头,“好吧,这个我们可以配合,但你们也要尽量配合我们,毕竟我们是来救援的,不能每天都躲在基地内。”

  “这个您不用担心,我们来这里就是配合你们的,只要你们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们也不会阻拦。”牧霖很是肯定的说着。

  听到这个情况,牧霖到不是担心他们所谓的那些攻击,毕竟连海盗都、佣兵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而怕的是自己的疏忽,毕竟他们可以说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谁也不敢保证能做到完美。

  但这些话牧霖却没说出来,只是下了两个命令之后,自己沉默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