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颜夕轻笑了下,“这个不需要考虑,我是不会去的。”

  而说着看着他,沉默了下,“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其实真的没必要,现在不是以前了,就算是军队也是讲道理的地方。”

  “我这次回去会把这件事说清楚,我相信当年的事不会再发生,你们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的。”

  见她如此固执,卡尔文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这里也是你的家,随时欢迎你。”

  林颜夕这次没有反驳,反而轻点了下头,“我相信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

  而说着,突然笑了出来,“你说我们这是在做什么,这还没分开,就开始想以后的事了?”

  卡尔文也顿时失笑,可随后却沉默了下来,“船上的日子过的还真是快,真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林颜夕听了心里一阵感触,拉着他的胳膊轻轻倚在他的肩头,“我也觉得有个哥哥真好。”

  而聊着天的两人,却没有注意到身后才刚刚从船舱走出来的几人。

  可一抬头,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背影。

  见到他们的动作,几人不禁都变了脸色,下意识的都抬头向牧霖看去,而野狗想也不想就要冲过去。

  却没想到被牧霖一把拉住他,又看了看两人才说道,“都回去吧!”

  几人听了不禁都是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牧霖的脾气他都是知道的,这情况在他们看来就算牧霖能忍住不杀了卡尔文,也不可能这么平静,但现在却像没看到一样,还劝起他们,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看到他们的反应,牧霖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傻了?”

  他们的确是傻了,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他们一定认识了一个假的牧霖。

  这边这么大的声音,林颜夕就是再没警惕性也听得到了,诧异的抬头看了过来,却正看到都是诡异表情的一群人。

  边抬起头来,边看着他们,“你们这都什么表情?”

  牧霖见被发现了,直接开口说道,“刚刚医疗队的来通知,说明天晚上差不多就要靠岸了,我们也该做些准备了。”

  对于这个林颜夕到是早有准备,听到他的话丝毫不意外,直接点了下头说道,“我没什么可准备的了,之前有所准备,都已经整理好了。”

  牧霖点了点头,才又说道,“那就没什么事了,你们继续聊。”

  看着牧霖转身离开,而其他脸上依旧诡异的表情,林颜夕瞬间反应过来,看了眼卡尔文笑了出来。

  随后轻拍了他一下,“没听到吗,该收拾一下,明天就靠岸了。”

  卡尔文看着她暗叹了口气,“你也休息一天吧,不要再训练了,我去通知我的人。”

  见他主动离开,几人都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林颜夕。

  牧霖见了却上前一把揽过她,“好了,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在这里看什么热闹,又没人演戏给你们看。”

  看着梦游似离开的几人,林颜夕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牧霖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换了谁都会误会!”

  林颜夕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尴尬的笑了下,伸手拉着他的手晃了晃,“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他的身份你也不是不知道,而说起来可能有些神奇,我们从小到大虽然从来都没在一起过,但却一直有种不一样的默契。”

  “就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的感觉,虽才刚刚相认,却一点生疏的感觉也没有,也许这就是亲情的力量?”

  牧霖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看在他是你哥哥的份上,他敢这么对你,早把他扔下海了。”

  林颜夕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转移话题的说道,“而且接下来我们马上就要靠岸了,到了目的地我们可能就要分开了,下次再见面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牧霖会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可以理解,只是……你真的确定他不会有问题?”

  “这个就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了。”林颜夕摇了摇头,“之前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甚至连他们死活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没提起过。”

  “但这次意外遇到,并且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那回去也不能再隐瞒,我想有大队里会把事情都调查清,他们有没有问题自然会有一个定论。”

  “而且我也相信他们,即便人不在华国,却也一定不会做出对不起国家的事,我有这个信心。”

  牧霖听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既然你都清楚,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林颜夕知道,他是怕自己因为突然亲人相认,而被眼前的兴奋而忽略到那背后的问题。

  想到这里轻拍了拍他,“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但我还清醒着呢,有我自己的判断力,一定会做到对我自己最好的选择。”

  听到她的话牧霖终于放下心来,“你明白就好。”

  而说着看了看她,“明天就要下船了,今天所有训练都取消,好好休息一下准备面对接下来的任务了。”

  林颜夕会意的点了下头,“明白,我们的假期结束了嘛!”

  “真的是好久没有像这些天一样轻松了,可这人也奇怪,明明闲下来会更好,却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牧霖听到她的话,直接笑了出来,“你又具备了一个特种兵应该有的素质。”

  “什么素质,找死的性质吗?”林颜夕嘴快的说了句,可说完自己却先笑了出来,“可不就是找死嘛,而且还喜欢自找苦吃,明明好好的舒服的环境,却享受不了,偏偏要去找罪受。”

  “没办法,都是这样,你没看这些天都把那群人闲成什么样了,我前天竟然看到胖子在船上跑圈,我都怀疑我看错了。”牧霖边说着,却慢慢的收起笑意,沉默了下才又说道,“可是我却一点也不想你们再去面对危险。”

  林颜夕当然理解他的心情,轻拍了拍他没再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