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惠听了鼻子顿时一酸,轻拍了拍她才说道,“妈都懂,好孩子。”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笑了笑,忙转移话题的说着,“妈,你知道我们这次的新任务吗?”

  “我听说了,医疗队已经在为你们准备疫苗了。”周惠轻点了下头说着。

  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你想想你们的救援日期有多久,那我们就要在那里留多久,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一起多久了。”

  周惠听了也是一怔,随后反应过来看着她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么一件对别人来说又累又苦的任务,对我们母女两个反而是件好事了。”

  林颜夕笑着倚在她的身上,“是啊,接下来我可以和妈妈天天在一起,想想都开心。”

  虽然被林颜夕转移了话题,但周惠哪里是那么容易被骗得过去,脸上虽然带着笑意,看着她才说道,“小夕,那天和卡尔文聊了很多,你……你的亲生父亲他还是很想你们的。”

  “这么多年,他都在想着你母亲,身边也一直都没有其他人。”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怔了怔,“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卡尔文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也许……过去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不想再回忆,我和卡尔文聊起来,发现他不但不知道你的存在,甚至在出国之前的事都不知道,他父亲也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只不过,他毕竟是华**人出身,即便是他觉得被抛弃,受了伤而出国,但骨子里的东西还在。”

  “这些年来,他人虽在国外,但不仅仅是对华人多有照顾,一些涉及到华国的事,甚至是有损于华国的,他能帮忙的也都在帮忙,甚至还暗中传过消息,让我们在国外的情报人员避免了重大损失。”

  林颜夕听了有些意外的看了过来,“这些都是卡尔文说的?”

  周惠点了点头,“虽然现在都是他的一面之词,但他并不知道当年的事,而且也并不受国内的管辖,完全没什么说谎的必要。”

  “而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你也就更没必要担心他们的身份,你到是完全可以去与他们相认。”

  见林颜夕表情怔了怔,她这才又笑了下说着,“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雅维她已经不在了,这个遗憾也许永远都弥补不了,我不想让你再多一个遗憾。”

  “你也不用顾忌我们,我们也都希望你能过的开心,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林颜夕回过神来,好一会才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吧,我的身份不太适合见他们,见卡尔文是个意外,这个没办法,但……其他的就算了吧。”

  周惠也知道她的身份特殊,的确不太适合去见他们,想到这里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这一拖,又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了。”

  “妈,你就别再为我担心了。”林颜夕笑着说着,“你看和卡尔文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遇到,说不定很快也就有机会再相遇了。”

  虽然明知她是在安慰,但周惠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船上的日子的确轻松了许多,护航的军舰承担了主要的安全保护,他们在船上除了欣赏风景就是吃吃喝喝,而和在血加达的各种艰苦不同,船上的补给充足,偶尔还有海鲜、海鱼可以吃,和之前对比起来,简直是享受。

  而林颜夕随着伤口慢慢的恢复,也加入到了其他人的训练之中,虽然到了目的地的任务也没有那么重了,可他们毕竟是唯一的安保人员,松懈不得。

  只不过人在船上,他们的训练也有所局限,除了简单的体能训练保持体能之外,也做不了其他,于是每天就看得到一群陆军在船上利用各种器械做着体能训练。

  和他们不同,林颜夕除了枯燥的俯卧撑、引体向上之外,还可以拿着狙击枪得自默默的隐藏在角落里做着潜伏。

  于是不少海鸟就成了她的目标,虽然没有射击,但到了她这个程度,开不开枪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反而是要找那个感觉。

  尤其是在船上,船身不是稳定的,目标也是动的,这样的情况有些类似于车上的特种狙击,但却又有些不同,却对她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经历。

  意识到这样的情况,林颜夕反而来了兴趣,现在狙击枪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杀人的武器,甚至是给她带来乐趣的玩具。

  所以当发现一种新的玩法之时,也就再不觉得无聊,枯燥的潜伏训练,都成了娱乐。

  对于这样的林颜夕x小队到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些人哪一个没被她狙过,所以看到这样的她真是习以为常,一点也不奇怪。

  可卡尔文还是第一次见识这样训练的人,简直可以当一个奇景来看了。

  林颜夕趴在瞭望台上,看到卡尔文又抬头看着她,不禁枪口调转,直接对着他。

  卡尔文忙摊手说道,“你现在可是在狙杀平民。”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冷笑了下,没再理会他。

  “你都趴了三个小时了,再晒下去就成鱼干了。”卡尔文见她没有下来的意思,直接开口说着。

  林颜夕瞥了眼时间,的确已经三个小时,三个小时说长到是不长,可海上的太阳的确有些毒,也容易晒伤,所以她自己也会控制时间。

  所以听了他的话,想了下也收起枪走了下来,“你天天都这么闲吗,除了吃就是睡,脸都圆了。”

  “要不然怎么样,陪你们一起做俯卧撑?”卡尔文撇了撇嘴,“真是接受不了你们,好不容易度个假,你们还自己折腾自己。”

  “这不是折腾,是保持状态,否则等登陆了连跑都跑不动的时候,再练就来不急了。”林颜夕无奈的说着。

  虽然这些天他们的训练单一枯燥,但却也不是毫无意义,对于x小队的人来说,他们就是在这样枯燥的训练中一直保持着最好的状态的。

  而卡尔文一直都是野路子,在没有人监控的情况下,自然也就不会坚持。

  但看到林颜夕他们,却也感慨的点了点头,“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我的狙击手可以那么轻意的被你狙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