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747章 终于相认
  林颜夕听到不禁一惊,侧着身掩饰着系好衣服,这才转身看了过去,“妈,这边不安全,你怎么过来了?”

  也还好她身上之前就有血迹,再加上一路过来身上的沾上的淤泥、污迹,将新染上的血迹已经掩盖住,根本看不出新染上的血迹。

  可周惠听了却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既然知道这里危险怎么还在这里?”

  “我问一下伤员情况,这就回去了。”林颜夕忙找了个理由,随后忙推着她回去,边走边说着,“您现在就老实的呆在队伍里,千万别出来,要不我不放心。”

  林颜夕的话半真半假,她是真的担心周惠的安危,她留在队伍里自己也会放下心去拼命,而另一方面却也是不想她发现自己的伤。

  所以边走着,背后却给常子安打着手势,让他赶紧销毁证据。

  常子安见两人离开,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收拾起自己的医疗装备,也跟着走了过去。

  整个队伍经过了短暂的停留,又重新开始出发,林颜夕虽然受伤了,但都是外伤,她又刻意没有让常子安用麻药,虽然代价是疼的直冒冷汗,可还是值得的。

  至少现在对她没有太大的影响,而她也正是要的这个结果。

  林颜夕到不是觉得队伍没了她不行,更不会觉得缺了她就没了狙击手,但她不想拖累大家。

  而现在,伤处虽然还有些疼,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行动。

  待整个队伍走出树林,林颜夕才远远的跟上。

  独自一个人落在队伍后面,四周早已经恢复安静,那队佣兵似从没有出现过一样,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

  虽说天还亮着,也已经出了树林,可这草原也不见得多安全,如果有人真的埋伏在其中突然袭击,对他们来说也是个打击,他们再也经不起再度伤亡了。

  而看着这四周一片寂静,经过了两次被突然袭击,连林颜夕自己都没了信心。

  于是看了看前面行进的队伍,想了下还是对着通讯器说道,“独狼,我觉得你有必要安排一个人在常子安的身边,他的直觉是真的很准,连我都不行。”

  独狼当然知道之前就是常子安给他们的警报,虽然有些诡异,甚至有些说不清他到底是如何警觉的,但却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

  可此时听到林颜夕的话,牧霖却迟疑了下,“你确定找他有用,真的能保证次次都准吗?”

  “他既然说中了一次,也不能不信,多一个他总是多一层保险嘛!”林颜夕说着又随后想到了什么,“不过派个人保护他的安全,他是医生没有战斗力。”

  “你到是很了解嘛!”牧霖轻声的回着,声音虽轻但还是能听得出来他语气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林颜夕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还不等她说什么,胖子的声音就突然传来,“我说独狼,你什么情况,水壶里没水了吗?”

  听得牧霖一怔,就传来一阵笑声,野狗更是还替他解释了一句,“是啊,只剩醋了。”

  “看来以后我们得离大小姐远一点,独狼现在可真的是无差别攻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误伤了。”

  牧霖轻咳了一声,“都没事做了是不是,都给我扩大侦察范围。”

  “是”几人都拉着长音回答着。

  林颜夕顿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却不小心拉疼小腹的伤疼得一咧嘴。

  边忍着笑边按住伤处,不敢再乱说话了。

  虽说战斧佣兵团是卡尔文引来的,可现在他们是大家共同的敌人,而此时几个不同的队伍混在一起,竟有了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敌人,竟也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看到这个情况,林颜夕也没有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不可能停下来去查,而且现在也查不清。

  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维持现在这个状况也还算不错的,只不过林颜夕在注意着四周的同时,也还要注意着前方的人群,随时有异动随进处置。

  血加达白天的气温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可之前经历了两场偷袭,谁也不敢再提意停下来。

  也还好距离港口越来越近,虽然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却是一直前进的。

  而远远的已经能看得到海的时候,林颜夕突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些不对,总是似有似无的被监视的感觉。

  林颜夕不敢大意,忙转身停了下来,边小心寻找着有可能存在的敌人边对着牧霖说道,“独狼,让他们加快速度,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听到她的示警牧霖也不敢大意,忙命令加快了速度。

  而刚布置完任务,要转身来支援林颜夕的时候,就听她说道,“你们不用来支援我,现在也只是我的猜测,还是先带着大家上船要紧,我自己留下来可以见机行事。”

  牧霖听了顿了下,但最后还是没有反对,“你自己小心,有什么情况马上求救!”

  “放心,我明白!”林颜夕轻声的回着。

  而随着他们的离开,林颜夕静静的潜伏在草丛之中,紧紧的盯着他们走来的方向。

  却在这时,身后一阵唰唰声传来,林颜夕一个激灵猛的抬枪指去。

  “是我!”枪口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随后就是那张每天都能在镜子中看到的脸。

  暗自松了口气时,也放下了枪,“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多危险?”

  “听独狼说你在断后,我就直接过来了。”卡尔文边说着直接趴到了她的身边,随后马上说着,“我说……你是不是腿受伤,脑子都出问题了?”

  “还有独狼也一样,发现身后有问题竟然留你在这里,你说你一枪一个就是再准又能有什么用?”

  听他这么一说,林颜夕才终于反应过来,似乎……是有些不太对。

  轻笑了下,才看向他说道,“我们是知道你在保护那个公主,不敢打扰你撩妹。”

  “撩妹?”突然听到这个词卡尔文不禁疑惑的看了过来。

  林颜夕这才反应过来,他虽然华语说的好,但许多新流行词却是不行的。

  可笑过之后想了下,这个词还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看了看他只能说道,“我是觉得这种英雄救美的情节,都应该是有后续故事的,我们是怕打断你的情节!”

  卡尔文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一眼瞪了过去,“我脑子被门夹了才去追什么公主。”

  两人开过玩笑,也都正色起来。

  既然卡尔文来了,到也不再需要她死死的守在这里,悄悄的退后掩护着他,也边欣赏一下他那艺术似的布雷。

  大部队已经快速离开,而卡尔文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防线后两人开始慢慢的后退。

  其实卡尔文的爆破手段虽然高超,可这里不比城市甚至是有路的地方,这里一片草原到处都可以通过,即便是有敌人也不可能绝对的从他们身后的方向追过来。

  但林颜夕感觉危险的方向就是那里,虽然只是感觉,还是小心的好。

  在两人布雷之时,牧霖带着队伍已经只剩下影子了,卡尔文回头看了眼,确定有足够的缓冲距离,这才说道,“应该可以了,我们也走吧!”

  林颜夕看了眼空旷的草原,没有再反驳,轻点了下头,转身和卡尔文一起向队伍的方向走去。

  而边走着,卡尔文看向她忍不住问道,“林颜夕,你之前……说的话是真的?”

  林颜夕这时终于明白他追来是做什么了,轻笑了下,“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吗?”

  得到她的肯定,卡尔文眼前不禁一亮,怔怔的看着她,“你真的是我妹妹?”

  “说不定也有可能是姐姐哦!”林颜夕看他那表情,忍不住调侃着。

  而卡尔文却直接摆了下手,“不可能,你一定是妹妹,来,叫声哥哥听听。”

  见他这么轻意的就接受了事实,林颜夕不禁疑惑的看向他,“你就这么相信我说的,一点都不怀疑吗?”

  “如果其他人这么说,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意的相信,可是你……”卡尔文指了指她的脸,“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吓到了,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和我长得这么像的人,心里也怀疑过。”

  “还有你母亲在看到我的表情时,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也是知道些什么……”

  可说到这里,他却突然停了下来,一把拉住林颜夕,“等一下!”

  “怎么了?”林颜夕抬头看向他,“我知道你想知道其实的详细故事,但这些我说不了,得等安全的时候让我妈说给你听吧。”

  卡尔文却摇了摇头,“我现在不是特别想知道这些,而是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既然你是我妹妹,你的妈妈她?”说到这里有些忐忑的看着林颜夕,深吸了口气才小心的问道,“那是不是也就是我的……”

  林颜夕一下明白了他什么意思,看着他期待的目光竟有些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也许林颜夕被瞒着那么多年,甚至从没有和亲生父亲见过面,和其他人比起来似乎有些可怜,但她这么多年却也感受到了父爱、母爱,并没有缺少什么。

  如果不是当年林万年生病的时候心生感慨,把这件说了出来,也许到现在都被瞒着,还像一个普通的女孩享受着他们的关心、疼爱,甚至还会和他们耍耍脾气、撒撒娇。

  但卡尔文却没有这些,虽然一直和父亲在一起,但这么多年毫无音讯,连林建文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亲生母亲任雅维的情况,又哪里能告诉卡尔文。

  所以他应该还一直以为母亲还在世,但却多年不得相见,甚至一天母爱都没有感受过,一定心心念念盼着有一天可以见面。

  想到这些,林颜夕却突然有些不忍心告诉他真相了。

  卡尔文原本满是期待的神情,在见到她的迟疑时,眼睛慢慢的暗淡了下来,“她不是,对吗?”

  林颜夕心里虽不忍,却也还是点了点头,“我是他们养大的,她可以算是我的养母,而除了那个从没见过的亲生父亲,我还有一个爸爸。”

  “而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以为他们就是我的父母,而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我也从没有怀疑过。”

  “如果不是之前一个机会,他把曾经的那段故事说给我听,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些,也许这次见你也不会多想,只会觉得是一个和我长得像的华人罢了,哪里会想到我竟然还有个哥哥在世界的另一边,甚至在这里相见。”

  可听到这些失落的同时,卡尔文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看他的神情,林颜夕也知道他大概猜到了什么,想了下才说道,“我也没见过她,从我记事起就是现在的爸爸妈妈,也只是在知道真相的时候见过她和……亲生父亲的照片。”

  卡尔文脸色一沉,不再开口只是慢慢的向前走着,似连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见他这付模样,林颜夕心里也一阵的酸涩,可以说她自己和卡尔文还不一样的,虽然在知道亲生母亲已经离世的时候,心里也会难过,可毕竟没有那么多年的期待,也就不会那么失望。

  可卡尔文不一样,他一定从来没想过这样的结果,这么多年,一定还在想着有见面的一天,有叫着妈妈的那一天。

  现在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相信就是换了谁,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这些林颜夕都能理解,甚至可以感同身受,虽然没有他那么强烈,却不代表她不难过。

  想了想,林颜夕还是上前一步,轻拉了拉他的衣服,“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她如果看到你这样,也一定不会开心的。”

  “我相信,如果她还在,一定希望我们都好好的。”

  卡尔文听了她的话,终于抬头看了过来,而怔怔的看着她,眼中却不知是什么情绪。

  林颜夕见了却勉强的笑了下,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叫了出来,“哥,还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