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颜夕毫不迟疑的跳了出去,周惠脸色变了下,下意识的伸手想叫住她。

  可张了张嘴却没开口,就又忍了回去。

  卡尔文看了出来,却没时间安慰她,只能拉起她快步的跟上去掩护林颜夕。

  林颜夕所说的那一处缺口,的确是一群佣兵已经顶不住压力开始撤退,甚至撤退得都有些慌乱。

  当林颜夕带着狙击枪追上来的时候,他们还在退着,却丝毫没有停留下来的意思,边打边退着,似乎是真的在逃命了。

  而牧霖的话也没错,说不定不是真的撤退,而是想利用这个缺口吸引他们出来。

  “大小姐你小心,他们开始上重武器了,看来是想鱼死网破了。”此时掩护她的可不止卡尔文一个,胖子远远的就看到她的行动,于是马上提醒她。

  林颜夕听到只是应了一声,就继续向前追去。

  当正逃跑的一群佣兵终于进入了她的射程之时,林颜夕一个急停,快准狠的一枪枪点射。

  正在逃命的佣兵一个没有准备,被打了个正着,一个两个的倒下,才反应过来,开始各自隐蔽。

  可一个是突然被狙击手袭击,躲得慌乱,选的地点不可能那么安全,再加上这里的建筑物很少有钢筋混凝土的设计的。

  林颜夕只扫了一眼,快速的换上了穿甲弹,没做任何的停留,一枪枪的又打了出去。

  惨叫声一阵阵的响起,甚至也有人试图还击,但依旧阻挡不了林颜夕像死神镰刀一样的狙击枪。

  而这时卡尔文带着周惠也终于跟了上来,待看到她的动作时,马上停了下来,躲在不远处观察着那群人的动作。

  对方撤退太过慌乱,其中也没有狙击手,此时突然被林颜夕偷袭,虽然一直也在还击,但根本不是林颜夕的对手,此时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这样毫无难度的击杀,林颜夕却并没有在觉得庆幸,而是觉得这胜利太过容易,这似乎并不是一个佣兵团所应该拥有的。

  心里虽然疑惑却并没有停留下来,反而加快了扣动扳机的速度,不管对方是真的溃败也好,是假逃跑也罢,总之解决掉眼前这群人是必须的。

  如果他们是真的溃败,那就解决掉他们为牧霖和那群人质打开通道,可如果是个阴谋,那也正好把他们都引出来,她不相信佣兵会用自己人来布下这个陷阱,即便是真的,也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损失。

  果然如她所猜测的,就在她不停的猎杀着那群撤退的佣兵时,终于发现了异常。

  “哒哒哒!”一阵枪声突然响起,子弹扫视而来。

  林颜夕一个侧身翻滚下自己的掩体,也正躲过了他们的攻击。

  也许是再看不下去林颜夕这般的虐杀他们的人,一直躲在暗处没有攻击另一群佣兵终于冒了出来,而距离林颜夕并不远,这么一攻击却对林颜夕构成了威胁。

  被人偷袭,林颜夕不气反笑,躲在掩体后在枪声中大声的叫着,“卡尔文,这里有埋伏!”

  卡尔文顿时会意,“交给我吧!”

  “我掩护你!”林颜夕说完突的窜出了掩体,子弹打在她脚下、身旁,溅起的碎石打在身上的疼痛感都异常的清晰。

  可林颜夕却顾不得这些,不停的变换方向,加速、急停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隐蔽动作来躲避子弹。

  而人是跑不过子弹的,林颜夕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而且也清楚随着体力的流失,她不可能一直这么快,当速度慢了下来、反应迟钝起来,那就不是她吸引火力,而是子弹追着她打了。

  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没跑出多远,就突然停下反手就是一枪,又瞬间隐蔽。

  林颜夕清楚自己这一枪精准的命中了目标,但敌人的子弹如不要钱的一般瞬间打了过来。

  感受着身后的掩体几乎被子弹掀起一层,林颜夕只能避其锋芒,想了下小心的趴了下来,一点点蠕动到另一处,随后又是突然冒头就是一枪。

  一声惨叫,异常的清晰,可这次对方的反击却没那么激烈了。

  “大小姐,他们都快被你玩死了,还要我干什么?”卡尔文嬉笑的声音传来。

  “你还需要多久?”林颜夕可没时间和他开玩笑,直接开口问道。

  此时她的情况看似轻松,但其实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看着像在玩,可其实是在拿命玩。

  她可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极限游戏,可以说每多一分就多一分的危险,她又怎么能喜欢。

  听到她的话,卡尔文忙说道,“很快,再等我五分钟!”

  林颜夕知道这已经是很快了,但对于此时的林颜夕来说,却真的是度分如年。

  敌人完全的火力压制,甚至已经开始有意的在包围她,如果只是躲着不还击,根本拖不到两分钟。

  但为卡尔文拖延出时间来,却是她现在必须要做的。

  抬头下意识的看了眼周惠的方向,卡尔文离开没有人保护她,林颜夕还是有些担心的。

  可不得不说,上过战场和没有上过战场的人的确是不同的。

  能帮得上忙的时候,开枪丝毫不含糊,而此时她也知道自己上来根本帮不上忙,于是只小心的躲在远处,没有突然过来打乱林颜夕的节奏。

  看到这样,林颜夕也就放心了,至少她有自保的能力,林颜夕也可以专心的应对眼前的状况。

  而马上收回心神,快速的转移隐蔽位置,猛的一个转身抬枪打去。

  可那一瞬,却看到敌方突然一个榴弹射来,林颜夕开枪射中对方的同时,对方却也发射出榴弹。

  顾不得多想,猛的向一旁扑去,又是连滚带爬的翻滚着,却‘轰!’的一声,爆炸声响起。

  被榴弹炸起的碎石和尘土与爆炸带来的气浪一起袭来,不但砸在身上生疼,也震得她眼前突然一黑,脑袋里也嗡嗡作响。

  “小夕!”一声声叫声让林颜夕清醒了几分,手撑着地用力的摇了摇头,终于缓和了一些。

  而听着那声音,林颜夕也知谁在叫她,深怕周惠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过来,忙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倚着墙角坐了起来,对着她的方向摆了下手。

  本想说话的,可才想到她是没有通讯器的,只能笑着对她竖了下大拇指。

  周惠的确险些冲过来,还好她慢了一步,当看到林颜夕的动作时终于放心下来,又强忍着冲动退了回去。

  而林颜夕用力敲了下头,抓起狙击枪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抬枪看了过去。

  也许是刚刚的爆炸正中她的位置,敌人也在确定她有没有被击中,此时的火力并不那么大了,而且林颜夕的那一枪击中了榴弹手,上他们没有机会马上打出第二个榴弹。

  而从狙击镜中观察过去,却正看到他们有人慢慢的围了上来。

  林颜夕没有马上还击,边转移着视线去看其他人的情况,边也为卡尔文拖延时间。

  却在这时,也许他们以为自己真的死在榴弹之下,围上来的人突然加快了步子,直接冲着她而来。

  见了这情况,林颜夕冷笑了声,摸出一颗手雷对着不远处直接就扔了过去。

  “轰、轰、轰!”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可除了她的手雷之外,却是更多的爆炸。

  林颜夕身子一矮,直接躲好,而听着身后的爆炸声、惨叫声,却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悦耳过。

  边轻笑了下,边对着通讯器叫道,“独狼,你们可以带着人出来了,道路清理完毕!”

  她这边的情况牧霖是看不到的,可从枪声中也能听得出来战况有多激烈。

  但现在也知道不是关心她的时候,听到她的话后,马上下着命令道,“所有人掩护,我们带着人质冲出去!”

  爆炸声响过,地下留下了一处处的残垣断壁,和一群佣兵的尸体、伤员,几乎都已经没了战斗力。

  再度架起狙击枪,看着眼前的这个场面,林颜夕不得不感慨卡尔文的爆破能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厉害,而暗自佩服的同时,却也不禁有些庆幸他不是敌人。

  而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手上却没有半点犹豫,狙击镜扫过,一枪枪的打出,开始清理战场。

  林颜夕也知道这么做有些不人道,但牧霖和几十个人质马上就要从这里通过,不能留下任何的隐患,他们既然来救人的,那就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质出问题。

  而经过了刚刚卡尔文的攻击,这么一小撮伏兵都没了战斗力,再经过林颜夕的清理,也就彻底的安全了。

  再看之前被当成诱饵的那一群人,却早已经消失不见,看来这次是真的逃了。

  “看来我们配合的还真是完美。”这时卡尔文也已经撤了回来,正看到林颜夕的动作,顿时笑了出来,而黑暗中却看到她额头的血迹,不禁脸色一沉,“你受伤了?”

  林颜夕眼都没抬一下,“我没事,你先带我妈离开吧,我来掩护他们。”

  “都受伤了还掩护什么,你先走!”卡尔文却突然严肃起来,直接靠近她的身边,似要取代她的位置。

  林颜夕听了终于将注意力从狙击镜中移开,抬头看了他一眼才问道,“你要怎么掩护,没听说过爆破手还能干狙击手的活儿,你们佣兵还真是特别!”

  卡尔文听了一窒,也只能又爬了起来,“说实话,你的伤重不重?”

  “放心,不会影响到我逃命的。”林颜夕随后说了句,“你只要把我妈带出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卡尔文这次没有拒绝,拿出几颗手雷放到她的身边,转身就向后走去。

  而周惠担心的看了眼林颜夕,显然是不想就这么离开,但在卡尔文的催促下,还是咬了咬牙离开了。

  林颜夕没有回头,她怕周惠看到此时脸上满是血迹的她会担心,也怕自己看到她的脸而心有波动,所以索性强忍着回头的冲动,一动也没有动。

  在两人离开之时,牧霖他们一行人终于出现在林颜夕的狙击镜中。

  林颜夕曾经看过他们的资料,知道这里大多数都是军人,而这时他们也不仅仅靠牧霖他们的保护,不少人都拿起了武器走在队伍的外围,将一些需要保护的人护在中间。

  这样一来,到也可以让牧霖分出精力来全力的对付外敌。

  而此时其他方向的敌人到是都被牵制着,这里竟难得的平静,看着牧霖带着他们快速的通过自己的眼前,林颜夕也开始不停的转移狙击位置。

  刚刚的榴弹虽然没有炸个正着,可躲得急,不但被炸起的碎石砸到,躲避榴弹的时候直接扑到了残垣断壁中,刚刚还不觉得,此时才发现不止是伤了的额头上疼,身上的腿上也一阵阵疼痛。

  此时的感觉有些麻木,林颜夕也不知道那是外伤还是什么其他的伤,但也来不急多看一眼,只能一瘸一拐的跑着,为他们断后。

  “大小姐,独狼他们右后方有一小股人好像在追过来。”却在这时,林颜夕听到胖子的提醒,“武器精良,像是海豹佣兵团的精锐,你自己小心。”

  林颜夕应了一声,马上向胖子所说的那个方向看去。

  果然,黑暗中一个小队追了上来,不知是也逃出来的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

  可不管是为了什么,林颜夕都不能让他们接近独狼他们,起身向前走了几位,换了个狙击点,沉下气来看着越来越近的人。

  “嘭!”一枪响起,有人一头栽倒在地,却再没起来。

  其他人反应却不慢,枪声响过顿时顾不得自己的同伴,马上各自隐蔽。

  林颜夕快速换位击枪,又是一人倒在掩体之后。

  却没想到,这时对方一人突然抬枪打来,林颜夕心里一阵警觉,一个翻身滚到一旁,子弹嗖的打了过来,正打在她刚刚所停留的位置。

  “狙击手!”林颜夕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还有狙击手,而且一直隐藏到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