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696章 和你好像
  之前还正色听着任务简报的几人,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色不禁都是一变。

  胖子也苦笑了下,“这船上的人和我们一样,都是各国所派出来的医护人员,桑加的疫情最近突然严重,他们本国的医疗条件有限,根本控制不住疫情的传播,所以国际救援组织从各国抽调了精英医疗团队去支援。”

  “可桑加四周都是战乱国,几乎已经禁飞了,为了他们的安全所以用船只被送进来的,可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听到这里,林颜夕不禁皱了下眉头,“这么重要的船只怎么会没有军舰护航的?”

  “本来是有的,可军舰进入桑加海域的时候就离开了,谁知海盗竟然埋伏在桑加海域,不但来了个突然袭击,甚至是趁黑上船,直接切断了船上的通讯,让他们求救都没来得急。”胖子说着叹了口气。

  看了看牧霖,这才又说道,“资料已经发过来了,我这就拿给你看。”

  牧霖却摆了下手,“这个先等等再看,就算是要救人救船也不是说救就能救的,至少要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否则我也不安心。”

  而说着看了他们一眼,“哈曼他们已经过来了,我们找地方安营,把这情况向大家说一下。”

  听了他的命令,众人也不再迟疑,转身向前走去与哈曼他们汇合。

  当再见到新亚小队的人,牧霖却注意到他们似乎没有自己这一方幸运,不但有人受了伤,似乎伤的还不轻。

  “庸医!”牧霖见了没有犹豫,马上叫道。

  李鸿云顿时会意,上前接过伤员,“交给我吧。”

  几人愣了下,下意识的看向哈曼,见他点了点头,这才将伤员交给了他。

  而哈曼直接走到了牧霖的面前,“你不用觉得愧疚,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怪你。”

  “而且你已经够照顾我们的了,下次可以把更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而不是全都是你们去冒险。”边说着,想到自己的人就算是没执行重要的任务都受伤了,这话似乎有说大话的嫌疑。

  于是忙又说道,“这次只是个意外。”

  牧霖笑了下,“我明白,不过我们似乎真的马上就有新任务了。”

  几人听了都是一惊,而哈曼直接问道,“还是在血加达?”

  牧霖想了下,指了指四周,“我们就在这里安营吧,一会慢慢说,我也还没看到资料。”

  见他还不急,哈曼也放心下来,轻点了点头。

  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此时竟和x小队的一样,他们竟也已经开始依赖牧霖,当他表现得沉稳的时候,也会受到影响,竟瞬间可以冷静下来。

  当众人在这里安营之时,牧霖却走到了林颜夕的的身边,“被劫持船只的事我们去研究,你现在的任务是把那两人的画像给我画出来。”

  “你确定现在这个时候还要去想这件事吗?”林颜夕却有些不确定了,这些人虽然重要,但却也没有任务重要吧,更何况被劫持的船只上还有他们自己人。

  牧霖却说道,“不冲突,我们分工合作。”

  “这两个人目的不明,不能就这么算了,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出现,更不知道下次会不会对我们有敌意。”

  “所以一定得先搞定他们,至少应该先搞清楚他们是什么人,否则我们就是救人也不会踏实。”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尽量。”

  牧霖听了无奈的笑了出来,“这可是你的强项,怎么会这么没信心?”

  这的确是林颜夕的强项,不管是人脸记忆还是画像,正常情况下是绝对没问题的。

  可这两人都化了迷彩,甚至还有一个是黑人,要知道华人的习惯,不管是对黑人还是白人,都会多少有些脸盲,连林颜夕也不例外,所以才会这么没有信心。

  但林颜夕拿起笔,还是先画出了记忆中那个狙击手的模样。

  好久没拿笔,突然还有些不顺手,似乎真的已经没有拿枪来得习惯,也没有那么自然了。

  而自己想到这里,不禁笑了出来,突然自嘲着想着,如果自己现在这样子去考美术学院,一定连艺考都过不去。

  不再胡思乱想,边回忆着那个狙击手的模样,原本就脸盲,再加上迷彩,所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在别人都在商讨营救计划的时候,林颜夕却独自在角落里画着画像。

  当狙击手的画像结束,轮到另一人的时候,那双熟悉的眼睛却率先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毫不犹豫的将它画到了纸上,却越看越熟悉,“奇怪了……明明不可能认识这么个人,怎么会看着这么熟悉?”

  对于这个人,林颜夕画起来就顺手多了,即便是有迷彩掩盖到也是难不倒她。

  可越是画下去,那种熟悉的感觉却越是强烈。

  “大小姐,怎么样了?”另一边显然结束的比她早,胖子听到她在画画像,直接走到她身边看了起来。

  却正看到她对着两张画皱眉头,不禁又问道,“怎么了,还没画出来,不像你的风格啊!“

  林颜夕却摇了摇头,“那个狙击手是个黑人,也没什么特点,我感觉我画出来的……和其他人似乎没什么区别。”

  胖子听了也跟着看了过去,不禁笑了出来,“没错,你把哈曼他们的爆破手拉过来照着画就是这样。”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林颜夕更是丧气,额头险些没垂到下面。

  “别这么急着否定自己嘛,不是还有一个?”胖子说着已经看向另一张,“你不是说另一个是华国人,这个总是好认的吧?”

  可接过另一张画的时候,却是一愣,“咦,怎么感觉看着这么熟悉,难不成还见过,可也不太可能吧,我也没接触过佣兵啊?”

  “你也有这种感觉?”林颜夕听到他的话,眼前不禁一亮,猛的抬头看向他,“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可她一抬头,胖子突然指着她,“你……是和你长的好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