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尼亚的问话,几人还有些意外。

  即便不是林颜夕与牧霖的关系,他们小队间的感情也摆在那里,就像胖子所说的,他们可是共患过难,这都不算什么,更是同生共死过的。

  所以就算是平时出任务,在不是那么紧张的时候开个小小的玩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但没想到看在尼亚的眼里就成了特别的好。

  林颜夕怔了下后开口问道,“我们的确很好,大家都当彼此是家人,难道你们不这样?”

  “我们……”尼亚有些迟疑,但随后却说道,“我们的关系不太好说。”

  也许是说出来感觉不太对,忙又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应该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林颜夕也听出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又听她这么说,于是也不再多说,马上放轻了脚步,狙击镜中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掩护他们。

  在这时,尼亚突然停了下来,给了配合她的胖子一个信号,两人一左一右的绕开向前悄声走去。

  林颜夕见此马上向前看去,密集的丛林阻挡了她的视线,但这时却也可以看得到模糊的两个身影,虽算不上衣衫褴褛,但身上都是破旧的衣服,从在丛林里走路的状态,看着更像两个平民而不像军人甚至是武装人员。

  可偏偏林颜夕看到了他们肩上的枪,就那么随意的背在身后的两个不同型号的突击步枪,告诉着她这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甚至不可能是平民。

  “他们有武器,你们两个小心!”林颜夕在注意到他们的情况时,还不忘提醒两人。

  而狙击枪却一直紧紧的咬着他们,以防万一。

  这两人可以说是他们落地之后所见到的第一个人,林颜夕也还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如何,毕竟她也是见识过普通人拿起枪后的潜力的。

  所以就算胖子两人是在偷袭,林颜夕也不禁打起精神掩护两人,如果目的不是抓活的,她到是更希望远距离解决。

  而在锁定对方之初,林颜夕还在小心的试探,如果是战斗力强大的人,即便不是狙击手,她这样毫不掩饰的锁定,也很容易被发现。

  可是在试探了几次之后,到是发现她的对手并没有这些经验,甚至没有任何的警惕心,可以说和她这个狙击手比起来,是真真正正的菜鸟。

  于是也就放下心来为胖子两人做着警戒,没再担心。

  而绕过去的两人很快接近他们的身边,尼亚给了胖子一个信号,两人嗖的下几乎同时跳了起来,扑向对方。

  两个正在树林中行走的血加达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连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得出来,就被控制住。

  “胖子,他们身上有武器。”林颜夕再度提醒了一句。

  胖子会意,马上将两人身上的枪都卸下,而当看到枪的型号时,不禁笑了出来,“我们这是进了枪支博物馆了吗?”

  “再旧的枪也能杀人。”林颜夕不客气的说道。

  胖子顿时想了起来,直接说道,“像你那把旧手枪?”

  “好了,都别废话了。”牧霖直接打断了胖子的话,命令道,“你和玫瑰分开,一人审一个。”

  听了他的话,胖子两人拉着他们各自走开,到了根本听不到对方说话的地方才停了来。

  狙击镜中看着胖子的动作,林颜夕才收回视线,“独狼,你说……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许是走散的两人而已。”牧霖直接说道,“情报上显示,这里的海盗在曾经就是自行组织起来的。”

  “也只有在出海的时候才会集结在一起,平时就会散到各地,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加海鲜的海盗这么难打的原因,你只要在海上没有消灭他们,那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林颜夕听了一阵惊讶,“这是游击队啊?”

  牧霖顿时失笑,“差不多吧,但性质完全不同。”

  而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对着她说道,“你也别琢磨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并不急,时间都是我们自己掌控,只要没有万全的把握就不会去行动,有这个时间你还是想想在这里怎么生存下来吧。”

  林颜夕听了不禁苦笑了出来,“在这里生存……看来又有吃不完的野味和海鲜了。”

  “就当是野外生存的训练了,在国内想找个无人的海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牧霖也开起玩笑来。

  却在两人说话之时,林颜夕注意到胖子已经拖着人回来,忙收起笑意,看向其他方向警戒起来。

  从刚刚两人的战斗力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做战能力真的不怎么样,这样的警戒似乎也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必要。

  可和章胜训练了这么久,这种狙击手的警戒能力几乎已经成了她的本能,不要说深处在危险之中的血加达,就是在血刃的训练基地中她也慢慢的开始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远远的看到林颜夕的动作,牧霖却暗自一叹,看到这样的林颜夕,他真的不知高兴的好还难过的好。”

  在她沉默之时,胖子已经走了回来,将那人推倒在地,直接就不屑的说着,“真是太怂了,只一问就什么都说了。”

  “是干什么情况?”牧霖没有理会他,直接开口问道。

  “这两个人是居住在这附近的村子的,你说的没错,这里的人几乎个个人都海盗,他们整个村子的人几乎人人都有枪,人人都出过海。”胖子边说着低头看了那人一眼,“就是我们抓的这个,从几岁就已经开始跟着出海,见过的死人可能比我都多。”

  “说重点。”牧霖打断了他的话,直接说着。

  胖子笑了下,也不生气,“这就是重点啊,就是这个村子的人,原本他们都是散兵游勇,就算是他们自己也会分开几伙,有条船有枪就能出去,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的。”

  “但就在今年,一个叫赫克托的人偷袭了这里,杀死了村子内反抗的人,集结了剩下的那一部分,从那时起,他们不仅是出海要听从他的命令,连抢到的东西都要上缴按功劳大小进行分配。”

  “这个赫克托几乎用着同样的方法袭击了附近海边的大部分村落,我们所处的这一狭长的海岸线已经在他的势力范围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