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颜夕毫不犹豫的站起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对于这些有怀疑有惊讶,甚至还有不屑的目光,林颜夕却丝毫不在意,背挺得笔直,昂头挺胸,只看着高智。

  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这根本不应该属于一个菜鸟应该有的态度,却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的同时,也让高智笑了出来,“林颜夕,虽然你们小队不是唯一一个新成立的小队,但在这里,我想你是唯一一个新进入血刃的人。”

  “所以我想你应该最有言权,做为一个没有经验的菜鸟,你觉得你能完成这次的任务吗?”

  林颜夕听了他的话有些意外,怔怔的看了他一眼,见高智点了点头,才知道他们不是搞不定这些人,而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在这些人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

  虽说嘴上说的不如真正去做的,但现在的她也只有这个了,想了下,林颜夕才开口说道,“我承认,和在座的各位比起来,我的确是菜鸟,也的确没有什么老道的经验。”

  “也许在你们眼里,我还是一个不受血刃欢迎的、从未有过的女兵,我知道在座很多人可能都不屑,觉得女人做特种兵根本就不现实,或者是队里装装样子而已。”

  听到她的这些话,大家自然还是有些意外的,谁也没想到她开口就点破了众人的心思,而且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一时间表情都有些诡异。

  林颜夕却似没看到一般,接着说道,“可你们心里怎么想的,我左右不了,也影响不了,更不可能因为你们的不欢迎、不屑就打背包滚回去,反而是你们越不相信我,我越是要证明我自己。”

  “我知道,嘴上说算不了什么,而且我的所做也许在你们的眼里不过是小儿科,但在我自己心里,我没有对不起我自己,我的努力也足够让我问心无愧的站在这里。”

  “刚刚中队长说过,一群没上过战场的菜鸟担负不了如此重要的任务,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的情况,但先,我自己是上过战场的,我经历过阿尔萨几方势力的战乱,带着一群并不专业的当地武装人员冲出重重包围活了下来。”

  “我和独狼以一已之力为我们国家解决了边境旁一个危险的定时炸弹,我还冲过敌人的围追堵截将走私机密的头目带回,至于其他的大大小小的任务更是不少。”说着,她指了指自己还带着伤的手,“就在来参加会议之前,我们刚刚执行了一个突任务,险些没能回来。”

  “也许就差那么一点点,你们就没机会看到我站在这里了,那么,我想知道,如果这不算上过战场那什么才算?”

  “我肩膀上的肩章和各位一样,是用命换回来的,从一个列兵、士官到现在的中尉,我用了不到三年,我想问一下大家,当兵三年的时候又在做什么?”

  刚刚问出这话的中队长不禁一窒,他当然不是指林颜夕来说,而且他并不是负责小队的,自然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所以现在却也一阵尴尬。

  也许和他们比起来,林颜夕这并不算什么,可对于一个仅仅不到三年的新兵,真的足以让人竖起一个大拇指了。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不是没有人比她更厉害,而是比这个根本没意义,因为在刚刚进入血刃就已经参加了这么多的任务,可以说比在场的大多数人的经历要丰富得多,那她就已经够资格了。

  林颜夕见到这样的场面,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深吸了口气这才又说道,“今天这个会议原本应该是我们队长才有资格前来的,可他现在人在医院,我才会代替他出现在这里。”

  “我是个新兵、菜鸟,甚至连你们所说的国际特种兵联合维和的任务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我想既然是代表国家、代表血刃出征,那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我既然代表独狼站在这里,那我现在就代表他来向大队长请求,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小队。”

  “我以我军人的荣誉保证,我们一定完成任务,绝对不会丢了血刃的脸。”

  话音落下,林颜夕一个立正,对着所有人一个军礼。

  高智目光扫过,“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中队长看了林颜夕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轻点了下头,其他人虽然没有表态,但也的确都没有反对。

  高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又看向彭钟,“彭队,你们现在手头的任务应该还算不紧,能不能利用空闲时间帮忙训练一下?”

  彭钟迟疑了下,最后还是点了下头,“训练是没问题,可我们手里也有任务,时间也不充裕。”

  “这样好了,谢立斌!”高智突然看向一旁雷霆小队的人,“你们协助一下彭队。”

  “是!”谢立斌可没有彭钟的资历,对高智也没那么熟,听到他的命令,马上一个立正大声的回答道。

  可看到这个人,林颜夕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人她不是不熟悉,而是在这些队长里相对比起来还算是熟悉的,但这个印象,似乎并不好。

  不过就算是印象再不好,这个决定也不是她能改变的,更何况这个任务还不是他们的,似乎新成立的小队也不止他们,能进入血刃的人哪个也不普通,这还有得争呢!

  会议就这样来得快结束的也快。

  在血刃没有闲人,难得招集回来一次,但当会议一结束,都马上各自离开。

  看着快空掉的会议室,林颜夕却没急着走,待他们都离开,林颜夕才戴上军帽整理了下军装走到了高智的面前。

  “受伤了?”高智低头看了看她的手,直接开口问道。

  林颜夕直接伸手给他看,“是啊,疼着呢,你也不心疼你妹妹我,伤还没好就把我弄回来架在火上烤。”

  “你这不是做的挺好的?”高智说着看了看她,“再说了,现在心疼也不是我心疼,应该有人心疼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