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开放的洗手间内漆黑一片,也许因为太久没有人使用,静得竟有些阴森的感觉。

  林颜夕对此到是早有准备,直接拿出手电筒边四处看了看,和记忆中的没有什么区别。

  到处都是灰尘和干涸的水印,角落里还能看得到蛛网和蟑螂。

  林颜夕只扫了一眼,就不再理会,而是径直走到了最里面。

  角落里不但更黑,也更脏,一眼扫去都没有落脚的地方,林颜夕嫌弃的看了眼,但行动上却并不慢,推开最里的门,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卫生间,除了一堆杂物之外没有任何的特别。

  但看着那还是他们摆放的杂物,脸上顿时露出笑意。

  体育场的卫生间设施大多也会比正常的要高一些,北江体育场建成的时间比较早,所有的设计还都是比较老旧的。

  林颜夕从小就经常来这里,原来的体育场平时并不像现在一样开放的,他们想进来并不容易。

  于是经常偷偷跑进来,从门上、窗上跳,甚至翻阅矮墙。

  可这些漏洞很快就被管理员发现,基本上都堵上了,让他们没有空子钻。

  但又有什么能档得住他们呢,即便几个可以攀爬的地点都被档了,但林颜夕和李飞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这个体育场内虽然也有天花板和下水管道,可天花板不是相通的,下水管道也容不下人爬过去,而这个常年不用,甚至可以说是废弃了的卫生间与休息室只有一墙之隔。

  经他们观察发现这些场外的卫生间在建立的时候本是同里面场馆相连的,可后来肯定是发现这样不方面,才改变了几处直接对外开放。

  而被改造的几处在施工的时候显然就不像建设时那么用心,墙体会比正常的承重墙薄一些。

  于时几人就趁着黑天无人之时,在这里开了一个能钻进钻出的洞,并在里面做上了一个假门,还进行了伪装,也就是说从里面看起来,和其他处没有半点区别,如果不是知道这个隐藏的暗门,根本不会知道这里竟是通着的。

  而当初怕再被发现,还故意将门做的很高,虽然爬起来麻烦一点,却也更隐蔽了。

  果然,他们从这里进进出出不知多少次,都没有人再发现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只是后来体育场开放了,而他们也找到了其他的娱乐场地,也就再不需要了。

  这次再度来到这里,甚至还要在红方层层戒严这下进入会场,她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这里。

  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再来这里,可并没有封死,而除了他们又没有人知道这里的存在,所以就算没有来,也能大概确定这里应该还是存在的。

  当然,什么事也不是绝对的,如果她的猜测有误,这个通道已经没有了,那就得用备用方案了。

  不过现在看到这些还是当初他们为了掩人耳目而放的杂物,顿时松了口气。

  并没有拿开那些东西,只是两脚一个借力,撑着两边的墙向上攀爬。

  曾经没经过训练的她想爬这个,可是又借力又要靠别人帮忙,至少两个人相互配合才能爬得上去的。

  但现在,还没有二楼高,对她来说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几个动作,林颜夕就站到了那个矮墙之上,而当站直了身体,一伸手就摸到了那个假门。

  笑了下,轻轻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探头看了过去。

  这面墙是直接连通体育场的室内走廊的,但这么久没有再看过这里的情况,她也不敢保证对一墙之隔的后面是什么。

  开了一道缝隙,一道光马上透了过来,依旧还是体育场室内的走廊,不时的也会有人走过。

  而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来来往往的除了工作人员之外,竟也有进场的观众,只不过并不多,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

  轻放开那个假门,拿出手机对着胖子说道,“把体育馆的设计图发给我,另外从网上调一下在演唱会时北江体育场内各区域都有什么用途。”

  “你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图纸?”胖子听到她的话,顿时没好气的问道。

  “别废话。”林颜夕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确定一下我要进去的地方是什么情况,当然,如果能看得到体育场内的监控情况就更好了。”

  胖子虽然这么说着,却也还是很听话的为她查到了设计图,边发过来边说道,“监控是不可能了,这里是他们重点防备的地方,我入侵监控会引人注意的,毕竟他们也是有高手的。”

  “设计图我到是找到了,你现在所在的……应该是会员入场的必经之路,从这里通向内场就是会员专区,因为这里通向坐位都是最靠近舞台的。”

  而边说着却又想到了什么,“可也不对啊,有点偏了,大小姐,你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呢?”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撇了下嘴,“你管我在什么地方,你刚刚说的能确定吗?”

  “我查了最近几次北江演唱会的情况,都是这样的情况,我想这个关昱应该也不会太特殊吧?”

  边听着他的话,林颜夕自己也看起他发过来的设计图,正如胖子所说的,她所紧邻的这条路是直通舞台最近的区域。

  开演唱会,那距离最近的不管是谁,应该也都会把这里设成座席。

  如果是这样,也怪不得她刚刚看到的有工作人员也有观众入场。

  不过这种情况对她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人多虽然可以浑水摸鱼,但怎么出去却是个问题。

  而现在来往人员并不多,想闭开他们却一点也不难。

  确定了外面的情况,林颜夕也不再犹豫,收起手机再度探头向外看去。

  此时正有几个工作人员匆忙经过,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头顶距离一米多的上方有一个不起眼的暗门被打开。

  看着了两边一眼,并没有其他人经过于是在几个工作走过之后,马上悄悄打开暗门,一个跃起蜷缩的蹲在上面。

  在几人一个转弯急冲冲的离开之时,林颜夕毫不犹豫的跳了下来,身体轻轻一跃,悄声落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而刚落下来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而林颜夕马上站好,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边不紧不慢的向会场内走去。

  果然,不等她走出几步,身后就已经有人又走了进来。

  同样急冲冲的脚步很快超过了林颜夕,前面一转弯走了出去。

  看着这些人离开的方向正是会场的座席,林颜夕也直接跟了上去,而边走着却对牧霖小声的汇报,“独狼,我已经进来了。”

  “很好。”听了她的话,牧霖顿时欣喜的回答,“一切你自己掌握,注意安全。”

  “明白!”林颜夕听了他的叮嘱不禁笑了出来。

  而边走着已经到了室外,从这里可以看得到,体育场的正中央的空地已经被布置成了奢华的舞台,连座位上也已经被装点上各种装饰。

  各区域的观众已经入场了大半,虽然人不少,但还算守规矩,虽然听起来很吵,但却并不混乱,各自在自己的区域整齐的喊着他们的口号。

  而林颜夕注意的自然不是这些,才一出来就看到了每个区域都增加了不少的保安,如果仔细看去,人群中还有四处走动的便衣。

  只不过从他们的动作能看得出来,大多数都是警方的人。

  这个到是也可以理解,入口处检查甚至快比得上机场的安检了,他们的人手又不可能都安排到这个演唱会上,所以只能外紧内松,尽量的把危险档在演唱会之外。

  没有看到四团的人,林颜夕放松了不少,虽然她现在这模样被认出的几率并不大,但也还是怕遇到熟人的。

  边观察着这些,林颜夕已经隐秘的将‘炸弹’一个个的安放好。

  这里可是区域,除了真正高价票买票入场的人之外,还有各种邀请嘉宾、关昱的朋友,不管是哪一种,能坐在这里的都不会是普通人。

  如果她真的想袭击演唱会,那只将这里一处炸了,那影响力就已经足够大了。

  而在她安放好这些炸弹的同时,却已经把目标定以了其他地方。

  牧霖虽然给她的命令是自行决定就好,可在她看来,只一个区域还是不够的。

  可现在现场虽然验过票的人都可以自由行动,可每个区域都被隔离开,没有这个区域的门票想进都进不去。

  更不用说她连这里的门票都没有,所以现在看来,似乎马上原路返回是最安全也是最保险的。

  不过想想却怎么也有些不甘心,既然进都进来了,只是这样就算了,似乎太对不起大家这么配合她了。

  可她虽然这么想着,却也不会太过莽撞,她可是有技术含量的袭击,接下来的演习她还想参加呢,当然不想就‘死’在这里。

  眼见再这么走下去就要引人注意了,小心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却没想到她才刚刚坐下,一个工作人员自她身边走过,在面对面要擦肩而过时林颜夕认出了他,下意识的想低头却已经来不急,两人瞬间却已经面对面了。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对方竟然也认出了她来,还一脸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来做什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